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60章 逾制
    周皇后的凤驾抵达皇城时,雨下得正紧。

    八百御林军护卫的皇后安车,在凄风苦雨中伫立着,戟戈间翻卷的五色绣幡,纵使被雨淋得半湿,那斑斓绚丽的色泽,仍旧将天地做了衬,滚滚乌云亦成了它背景,在那高大的宫门之下,分毫不觉渺小,反倒有一种端庄华贵、睥睨众生的气概。

    然而,周皇后此刻的心情,却如那车外飘飞的雨,冷落、凄惶,又带了几分怨苦。

    八百御林军护卫的皇后仪仗,这可是大齐开国以来都不曾有之事,只怕不到明日,那御史言官们弹劾的折子,便能将乾清宫外书房给淹了。

    周皇后蛾眉轻颦,端秀的脸上,是一派温和与恬淡。

    这一刻,她拢在袖中的手,正用力地紧紧绞住,恨不能将那衣袖给绞个稀巴烂。

    那些言官御史们,一个个笔若尖刀、舌如利刃,闭着眼睛就能把那圣贤书从头到尾背个全,再翻回头倒着背一遍,那圣人言、贤人云,可是有大篇不带脏字儿地把你祖宗八辈给骂了的“好话”的。

    偏他骂完了,你还得有“襟怀”、“气度”地听着,还句嘴就要被说成“无道”,等他骂得心满意足了,你才能低头道上一声“您老教训的是”。

    这都什么屁事儿?

    周皇后面含浅笑,眸底的神情有多温和,心里的怨怼便有多深切。

    说起来,这表里不一、外和内愠的本领,她也是进宫之后,方才习得的。

    这后宫么,女人家多,事情便多,戏就更多了,哪天不演上它好几场?是以,旁的不说,单论皮里秋阳、腹内春秋这一项,人人皆是修炼得炉火纯青。

    不知为什么,这一刻的周皇后,竟有些怀念那些演戏、看戏的日子。

    她宁可与那帮狐狸精唱大戏,也不想被御史指着鼻子骂。

    多难看不是?

    再者说了,建昭帝还是天子呢,见了这群嘴皮子又溜、脾气又大的茅坑里的破石头,还不是一样发憷?更何况她小小一个皇后。

    可如今倒好,这八百御林军的超规制护卫,硬生生便将她这个皇后顶上了风口浪尖,周皇后越往下想,便越是觉着,帝心甚黑。

    黑得没边儿了。

    谁不知大齐自太祖皇帝起,便有一道严令,诸后妃需谨遵女德,后宫绝不可干政,后宫之言亦绝不可出四门。

    而此刻,这黑压压、乌沉沉、甲胄鲜明的八百御林军,就杵在周皇后跟前,直将她从后宫给顶上了前朝。

    她还不能不要。

    此乃陛下亲赐,以彰显其待皇后之“恩泽”,她只能“笑纳”。

    虽然周皇后很想笑着一脚踹过去,将这“恩泽”给踹到天边。

    如此隆恩,她这小身板儿怎么吃得消?那可是“媚惑天子”的罪名啊,她哪来的本事担着?

    却不知,当这顶铁帽子盖下来的,她这个皇后,还能不能继续做下去?

    周皇后面上的笑意,有了一丝轻微的裂痕。

    不过,这裂痕也只一息,很快地,那笑容又变得完美无缺,与她皇后的身份极为相衬。

    没法子。

    一点法子都没有。

    正所谓君命不可违,建昭帝不只是皇后的夫君,更是当朝天子,天子命她带着八百御林军回宫,她就不能带七百九十九个,必须足了八百这个数目才行。

    “皇后莫要担心,朕自有定数,绝不会害了你的。”

    临行前,建昭帝拉着周皇后的手,一脸深情地说道。

    若他的手不曾发抖的话,这话还是挺让人安心的。

    而此刻,周皇后只想轻轻地说一声:

    安心你奶奶个腿儿!

    她这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了好不好,再差一口气就能给她蹦出来,还怎么往下安?

    昨晚才被那大火惊了一晚,犹自后怕不已,今儿这一大早地,建昭帝便弄出这么个馊主意来,把她个女人家放在明面儿上,他身为大齐朝最尊贵的天子,却躲在后头看风向。

    还是不是男人了?

    这所谓天下至尊还要点儿脸不要?

    再退一步说,就算要找个人试探朝堂深浅,荀贵妃、淑妃、敬妃不都在么?论美貌、论才调、论智谋,她们中的哪一个都担得起“祸水”的重任,何苦偏要把她这个皇后往外推?

    可别说什么“帝后情深”、“帝心托付”之类的鬼话了。自古无情帝王家,皇陵里头埋着的那些个气死的、病死的皇后,那棺材板儿可都快按不住了。

    周皇后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宝相庄严的脸上,散发出母仪天下的辉光,便连车外飞散的雨丝,亦似在这辉光中变得温柔起来。

    然而,没有人知道,她袖中的帕子,已被拧得抽了丝。

    当皇帝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她微笑地平视前方,眉眼间流转着安详与平静,若不是还在喘气儿,倒与那庙里供的观音娘娘像了个十足。

    凤驾行进西华门,八百御林军便即在宫门处停驻,目送安车驶入宫门。

    他们的首要职责还是保护建昭帝,今日护卫皇后回宫,亦是临时调派,过后仍需回行宫护驾。

    未几时,那隆隆铁骑之声,便渐为四面雨声所掩盖,周皇后动作极微地挑了挑眉头。

    总算清静了。

    下安车、登步辇,在一众宫人的围随下,皇后娘娘安安稳稳回到了坤宁宫。

    此时已是午错时分,饭时早过,尚膳监倒是将午膳备得齐整,精致的菜肴摆满了一桌子。

    只是,这一路车马劳顿,周皇后并没什么胃口,只用了半碗碧粳粥并两味小菜,便命将午膳撤了,带着人去了素常燕息的偏殿,换上一身常服,施施然于东窗之下坐了,方吩咐大总管戚良:“去沏壶新茶来。”

    戚良应声是,正要下去,周皇后又唤住他,轻言细语地道:“本宫记着,那临川玉露这时候也该贡上来了,若有,便沏那个,若没有,便还是云雾茶罢。”

    皇后娘娘素无别的爱好,唯独喜欢品茶,每年贡进来的新茶,她都会尝上一遍,若有好的,便会留下细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