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62章 婆媳
    “本宫来得唐突,怕是扰了母后歇午了吧?”踏上台矶之时,周皇后轻笑着说道。

    李太后素有歇午的习惯,通常来说,这个时辰是不会有人去打扰她老人家的。

    程寿眉忙恭声道:“回皇后娘娘,太后娘娘今儿进膳进得早,已经歇过了,正等着娘娘呢。”

    这倒不是客气话。

    建昭帝是李太后唯一的儿子,儿子出事,当娘的自是吃不好、睡不安。今日午膳她老人家便没怎么用,歇午亦免了,若非怕扰了皇后娘娘用膳,只怕她一早就派人去坤宁宫相请了。

    进得正殿,李太后正立在宝座前,面上带着几分焦色,见皇后进来,当先便念了句佛,疾步上前拉了周皇后的手,红着眼道:“我的儿,可算把你盼回来了,你可还好?身子有没有哪里不舒坦?可吓着了不曾?”

    一连三问,无关建昭帝,亦不及走水之事,只关切皇后的身心安心,当真是字字熨贴、句句暖心。

    周皇后正自满腹委屈,听得此言,眼圈儿立时也跟着红了,微有些哽咽地道:“媳妇无事,谢母后关怀。陛下也很康健,贵妃并淑妃、敬妃也都平安无事,母后且放宽心。”

    李太后闻言,绷紧的心弦先自一松,旋即又疼惜地向她手上拍了几拍:“罢了,上晌小六儿都与我说了,我都知道。如今我只心疼你罢了,可怜见的,教你受了这许多的委屈。”

    言至此,手掌忽地一紧,低声而又坚定地道:“我的儿,你也放心,今儿这事断不是你的错儿,都是我老婆子心急要见你,又怕你路上受惊,这才教陛下多派人护着你回来,任是谁问到跟前来,我都是这个话。”

    斩钉截铁地说罢此言,她又爱怜地向皇后面上望了望:“好孩子,委屈你了。”

    周皇后险些不曾落泪。

    太后娘娘这番话,是在安她的心呢。

    看起来,那八百御林军的风头,也刮到了太后娘娘耳中,故才有方才这一席话。

    虽然明知这话也只能听听便罢,九成做不得真,周皇后却仍旧觉着,心里暖暖的,那被秋雨浇得凉透了的心,也一点一点地恢复了活气。

    她确实很委屈。

    建昭帝不管不顾就把她这个皇后给祭了出来,全不知她有多慌遽、多害怕。

    而今,李太后却表明愿与她共同承担,哪怕只是假招子呢,听着也叫人舒服不是?

    再退一步说,大齐最是讲究孝道,若李太后当真能在前头拦一遭,没准儿能收到奇效也未可知。

    毕竟,“帝心甚爱皇后”,与“帝心甚敬太后”,那可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便是昏君,而后者,却是至孝的体现。

    周皇后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夫君确实差了点儿,婆母倒真个会疼人的,当儿媳当到她这份上,她也该知足了。

    “儿媳谢母后垂爱。”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最后,她也只得这一句可说。

    李太后忙将周皇后扶起来,轻拍着她的后背道:“傻孩子,在这宫里,我就是你的娘亲,这当娘的哪有不护着自己孩儿的?你放心就是,这事儿我替你担着,这天底下孝字最大,我就不信有人会跟我这老太婆过不去。”

    这话越发贴心贴肺,周皇后便是铁石心肠,也要被打动了,更何况她婆媳二人本就颇为相和。

    又说了几句宽心的话,见她神情渐复,李太后方才无声地吁了口气,拉着她归了座。

    此时,一应宫人早便被程寿眉挥退了,程寿眉自己则亲立于殿外守着,空阔的大殿里,再无第三个人。

    待坐定了,周皇后便轻声道:“行宫里如今一切都好,那场火也没怎么烧起来。”

    这不过是个话头,她先递过去了,李太后才好接住了往下问。

    果然,听得此言,太后娘娘便将身子朝前倾了倾,低声问:“既是你说了,我就多问一句,到底是怎么就走了水?早晨小六来得匆忙,也没说上两句话,我就想知道,确实是只烧了两所偏殿么?”

    周皇后于座中微微躬身,说道:“昨晚上的情形,多的媳妇也说不上来,就听见最北面传来了几声鸣锣,影影绰绰听见有人喊‘走水了’,也就一刻不到的样子罢,陛下便派人来传话说无事。今儿上晌离开行宫的时候,媳妇远远瞧见,最北角两所没人住的屋子塌了,听说压死了几个看屋子的,别处都无事。”

    言至此,她将声音压低了几分,面色沉重地道:“不过么,媳妇也不瞒着母后了,这场火,确实来得有些蹊跷。”

    “哦?”李太后神色一紧:“何出此言?”

    若是有人纵火,那事情可就大了。

    周皇后闻言,便摇了摇头,歉然地道:“母后恕罪,详细的情形,媳妇也并不知道。只陛下亲口说了,这事内里有大文章。如今外头都传那屋子里的油灯被风吹倒了,点着了桌子,这才走了水,这些其实都是陛下放出去的风声,暗地里是要派人去查的。”

    李太后悚然而惊,旋即大怒。

    “真是好大的狗胆!竟敢在天子眼皮子底下动手脚!”她放在案上的手攥得死紧,两眼几乎喷出火来,语声却压得极低。

    随后,她忽似起了什么,面色一白:“莫非……是有人听见了风声?”

    周皇后不敢接话,只垂眸坐着,面色很是凝重。

    此次建昭帝前往行宫,明为避暑,实则却是为着一桩大事:

    先帝的遗诏。

    约莫从两年前起,金执卫突然收到风声,说是先帝在驾崩之前,曾留下了一份遗诏,诏书中,指明了继承大统之人。

    这消息来得极为古怪,前不见源头,后不知去所。每每查出一点眉目,它便会销声匿迹,可过不多久,它又会冷不丁地冒出来。

    建昭帝自是又惊又怒。

    这等传言,大可倾天,小亦会形成一股乱流,绝不可轻忽。

    然而,惊怒之余,他又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不安,甚而是恐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