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72章 冷暖
    淑妃被说动了。

    或者不如说,她自己其实亦是如此想的。

    此前,靠着东平郡王幼子递来的条子,她方才得以击败强敌,随行伴驾。而为了掩人耳目,她还捎带着把敬妃也拉了过来,敬妃蒙在鼓里,只以为是运道好,却不知这其实是淑妃送她的机缘,目的便是不让自己显得太突兀。

    如今,行宫突然走水,她们这些伴驾之人,便也被推到了浪尖儿上,一旦有个差池,那可是能要命的事。

    “你这话很是。”淑妃笑道,伸出纤纤十指,垂眸打量着指甲上新染的丹蔻:“这几天我冷眼瞧着,陛下竟是没去过玉清殿呢,倒是常往我和敬妃这里来。”

    玉清殿乃是荀贵妃的住处,建昭帝已经快半个月没去了。

    这可不算什么好事。

    荀贵妃的那一个“贵”字下头,不知压着多少人的尸骨血肉呢,得罪了这一位,日子可就难过了。

    “正是这话,娘娘比奴婢更明白。”康寿薇奉承了一句。

    淑妃笑了笑。

    不过,很快地,她的眉尖便又轻蹙起来:“我还是有点儿不放心。你也知道的,前儿晚上郡王求见,到底也是我多说了一句话,陛下这才召了他进来。你说,陛下会不会以为……”

    她抿了抿唇,一脸地忧心忡忡。

    康寿薇倒是比她看得更通透,笑道:“娘娘这么做没错儿的。人都有私心,娘娘的私心放在明处,任谁都是一眼看到底,就算有些闲话,也没多大要紧。”

    她在宫里呆了十来年,早将这些门道摸清了,建昭帝的脾气,她也多少了解一些。

    相较而言,淑妃虽然不笨,进宫的日子却短,比不得她这当老了差的。

    “嗳,你这话倒也不错。”淑妃颔首道。

    语毕,自嘲地一笑:“我啊,就是有时候思虑太浅,不够周全,还好阿薇帮我。”

    她柔声细语地说着,眉轻颦、眸蕴水,点点清愁,大有捧心之态。

    康寿薇冷眼瞧着,心下无比地服气。

    淑妃这伤春悲秋的模样,在宫里也算少见,难怪陛下对她如此上心呢,委实是这一款儿的美人,实芯的少、假装的倒挺多。

    陛下眼睛又没瞎,孰真孰假,他能瞧不出来?

    放眼望去,这宫里风吹就倒的嫔妃多了去了,何以独淑妃一人得宠?还不是因为她是“真性情”?

    九成九的真,再掺上一分的假,建昭帝就爱这个调调儿。

    敛敛了眉,将这些念头抛开,康寿薇斟酌着又开了口:“娘娘,奴婢这里倒有个消息。前两天,奴婢打听到了郡王妃的生辰,好像就在十月里……”

    她意味深长地停住了话头。

    淑妃眼神微闪,低低地“唔”了一声,正欲说话,蓦地,院外响起一声通传。

    “启禀娘娘,陛下叫侯二总管送东西过来了。”

    小宫人毫不掩饰的欢喜音线,隔一院秋雨,遥遥送至轩窗。

    淑妃怔了怔,旋即,柳眉一扬、双眸一弯、唇角一翘。

    刹那间,清愁散尽,春风潋滟,那清丽的容颜拢在氤氲烛影下,若海棠春醉,美得动人心魄。

    “快请罢。”她自美人榻上起了身,不疾不徐地说道,拢在袖中的手指,轻捻着袖畔繁复的绣花。

    陛下并不曾与她生分。

    他的宠爱还在。

    康寿薇此时亦是喜动颜色,疾步行至窗前,朝外头那几个小太监一点手:“你们都过来,掌灯。”

    乾清宫二总管亲自送东西,自然是陛下有了赏赐,若是黑灯瞎火地迎着,却也太过简慢了。

    见她喜得眉眼都活泛了,淑妃倒有闲情打趣她:“瞧把你给乐的,比我这个主子还欢喜。”

    康寿薇欢喜地道:“主子好了,咱们做奴婢的自然也会跟着好。这是奴婢的私心,主子千万恕罪。”

    淑妃心情大好,自不会计较她的玩笑之语,摆了摆手作罢。

    康寿薇亦快手快脚阖窗落帘,又替淑妃整理衣饰。

    不一时,侯敬贤便领着几个小太监,徐步踏进内院。

    康寿薇亲挑帘栊,将他们一行人让了进来。

    侯敬贤拢共带了四个小太监,他四个人人都没空着手,一水儿地手捧金漆托盘,盘子上头盖着红布,红布上又罩着极金贵的水晶玻璃罩,防着东西被雨淋湿的。

    康寿薇直是笑逐颜开。

    这水晶罩便已经很贵重了,可见里头的东西更重,由此亦可知,建昭帝人虽去了荣禧殿,心里挂念的,还是她们娘娘。

    一时间,主仆二人俱是心头大定,面上皆露出笑来,被满室红烛一映,格外地喜庆,而琼宁殿内外亦很快明烛闪耀,热闹非凡,与半条街外灯火辉煌的荣禧殿不相上下。

    一得赏赐,一得雨露,无分轻重,宠爱亦是相同的,于是,欢欣雀跃,亦是一样。

    只是,这热闹的烛光,到得荀贵妃所住的玉清殿时,却又变得黯淡了起来。

    微雨凉风、庭户冷落,玉清殿门前,只有一盏宫灯孤零零地亮着,微弱的光晕,被满世界的萧瑟涤尽。

    而皇后娘娘所住的玉华宫,更是黑灯瞎火地,早便人去楼空了。

    这一夜,行宫与皇城之中,自是几家欢喜几家忧愁,说不尽地秋思秋恨,不提也罢。

    次日一早,东平郡王拜别建昭帝,坐马车回转郡王府。

    他在车上盹了一觉。

    他认床,昨晚又想东想西地,便没大睡好,早上起来精神很是不济,这一路马车慢悠悠晃着,他干脆躺平了,竟也睡得颇沉。

    到了地方,东平郡王被小厮唤醒,两手搓着脸下了车,提声吩咐:“走着,去外书房。”

    若换作往常,这一整夜未归,他回府后必定会先去宁萱堂郡王妃朱氏跟前,先行报一声平安,然后再去别处鬼混。

    而这一次,他不知是忘了还是根本就不在意,下车便直奔外书房。

    才将走到院门处,便见一翩翩少年自别路而来,一身簇新的靛蓝宽袍,拿松绿绦子松松环着,乌黑的发髻以一根八仙过海青玉簪贯住,人物济楚、丰神如玉,正是徐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