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74章 王妃
    长乐不屑地摇了下头。

    就这么个主儿,竟还妄想着在王爷跟前告王妃的状?

    多大的脸哪?

    别看王爷最近挺近着他的,说不定王妃一发火,他那好日子便没了。

    一路转着心思,长乐先去厨房传了话,掉过头来,便屁颠颠地拐去垂花门,寻了个相熟的婆子,将外书房发生的事添油加酱地说了一遍。

    半盏茶后,宁萱堂中,便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瓷器落地声。

    院子里乌压压站了满地丫鬟婆子,此时却连一声嗽声亦无,便连挂在廊下的雀笼子,亦是一派寂然。

    东次间儿里,东平郡王妃朱氏端坐于紫檀木扶手椅上,脚踏边是摔得粉碎的甜白瓷茶盏,茶水泼了她半幅裙子。

    “下贱东西!”她从牙缝里迸出这几个字,眼神冷得像粹了冰。

    “呼啦啦”,不知哪里来的风,引得锦帘翻卷,屋中亦像是浸了门外寒气,冷得怕人,几个大丫鬟俱皆低眉垂首,噤若寒蝉。

    管事妈妈葛福荣家的见状,忙挥了挥手,将人都遣了出去,她自己则亲取了箕帚,一面扫着满地的碎瓷渣,一面和声低劝:“王妃且息怒。那不过是个蠢人,用了这么个蠢法子告状呢,王爷向来把您放在心尖儿上,断不会听他胡扯的。”

    “这可未必。”朱氏紧紧拧着眉头,保养得宜的一张脸,因了这样的神情,变得有些扭曲起来,语声亦是阴鸷的:

    “那贱种随了他那下贱的亲娘,他那下贱娘的手段可不低,当年蛊惑得王爷留了种,生下他这个小贱种来。老的尚且如此,小的没准儿青出于蓝呢?”

    她发一声冷笑,眼底寒意愈盛:“你瞧瞧,王爷如今不就被他给哄得团团转么?听说王爷最近时常与他书房在里关着门说话,我旁敲侧击问了几次,王爷只说天机不可泄露。”

    她再度冷笑了一声,猛地一拍扶手:“什么狗屁玩意儿!”

    也不知是骂徐玠,还是骂东平郡王。

    葛福荣家的不敢接茬,只能远兜远转地从旁劝解:“王爷向来与您一条心,如果当真有甚么大事儿,必定要先在您这里过个明路,从前那些事,不都是这样过来的?”

    朱氏转念想了想,面色稍霁,“嗯”了一声,自袖笼里抽出帕子来,拭着裙摆上的茶渍。

    葛福荣家的觑着她的面色,又小心地道:“再一个,这府里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头一个就会到王妃的跟前。不说别的,那长乐分明不是咱们的人,不也巴巴地往里头递信儿?”

    朱氏不语,只皱了皱眉,抬手便将帕子向旁一掷。

    绣着兰花的帕子轻飘飘落在案上,半透明的软罗料子摊开,像拢了一层薄雾。

    “当初我也是不想迫得爷太紧,这才松了松手,只想着给爷们儿一个松快的地方,让他喘口气,别哪儿哪儿都是我的人。如今看来,还是失策了。”朱氏声音很平,眉眼间却蕴着薄怒。

    葛福荣家的抿了抿唇,没说话。

    当年的事,根本不像王妃说的这样简单。

    王爷还是生气了的,冲王妃发了好大的脾气,外书房的那些人,一个没留,全被打杀了。

    王妃一病好几日,末了,还是拖着病体,好好儿地发送了那梅姨娘,更请僧道念了好几天的经文。

    拢共看来,这府里死了的几个姨娘加起来,及不上梅姨娘的丧事办得周全。

    这些事,外头的人不知道,葛福荣家的随侍王妃左右,却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而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无论哪家哪户,男主子一旦较了真儿,女主子其实是翻不出浪花来的。

    更何况,王妃的娘家已经破落得那样,阖家就指着王妃过活呢,王妃的腰杆儿又哪里硬得起来?

    再退一万步,就算有个硬仗腰子的娘家,“出嫁从夫”这一条,也能压得女人家抬不起头。

    王妃又怎样?当年先帝还在的时候,那寿安郡王的王妃,不就因善妒被休回家了?

    过后,一根绳子吊死了事。

    那寿安郡王妃的娘家还是个官儿呢,不也照样没个活路?

    身为主母,最怕落个忌残害虐待庶子女的恶名,寿安郡王死了一儿一女,自然要让老婆偿命。

    常言道,“妻子如衣服”,阖家就这么一个外姓人,若是做夫君的容不得了,那就只能一死了之了。

    这话放在东平郡王府,也同样合适。

    徐玠出身再低,那也是王爷的骨血,王爷的意思也很明白,简慢点、轻贱点、薄待点,都没问题。

    却也仅此而已。

    再进一步,那是绝不能够的。

    若不然,这府里三位庶出的爷,又哪能活到现在?

    葛福荣家的暗自叹气。

    王妃样样都好,唯有一个不好,便是眼界太低,偏又把自己看得太高。

    王爷也就是看着不管事罢了,实则这府里的根本,全都在他手上呢,比如那些铺面儿,王妃就很难插得进手。

    可笑底下那些人不明白,还一个劲儿地捧着王妃,还以为王妃就是府里的天呢。

    王妃也是,过了这么些年的好日子,倒把从前吃的苦头都给忘了。

    葛福荣家的无可奈何地想着,忽听朱氏道:“再过些日子便有炭敬,你到时候提醒我,把洗砚斋的炭都给免了,冻死这下贱东西。”

    葛福荣家的一惊,抬头看去,便见朱氏一脸地怨毒。

    洗砚斋便是徐玠的院子。

    葛福荣家的想了想,低声应了个是。

    朱氏还在气头上,一时是劝不来的,先让她顺过这口气,等过些日子再好生劝一劝。

    如今的徐玠,正与王爷父子相和着呢,断不能再如从前那般看待了,便是瞧在王爷的面子上,也要有所改观。

    不然,王爷的脸又往哪里搁?

    这个道理,朱氏也自明白。

    只是,这么些年苛待惯了,也没人说什么,如今陡然让她改,她有点不太习惯。

    “唉,说这些也怪没意思的。”她忽然便泄了气,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有些黯然,僵直的脊背亦往下塌了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