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2章 寿礼
    在纸上落下最后一字,徐玠抓了抓乱如稻草的头发,又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决定先去净房洗个冷水澡。

    这是他从前世带来的习惯,一年四季皆以冷水冲澡,用以强健体魄。

    而在洗澡的当儿,他仍在思考着那小太监之事。

    说来,那小监身死的具体日子,徐玠并不知悉,只知他是死在今年冬天的。

    故徐玠此前留的也是活话,就是怕万一因他的重生而有了蝴蝶效应,导致这小太监根本不曾遇险,那他这卦就算卜错了。

    神算的名声,他还想留上一段时间。

    一身清爽地离开净房,又细细将诸事回思一遍,理清脉络,徐玠便销毁了所有书面记录,结束了闭关,开门唤进小厮元贞,问他:“我没出门的这几日,可有什么事?”

    元贞闻言,小脸登时皱成了苦瓜,小声儿回道:“回爷的话,别的事儿倒是没有,就是三爷和四爷来过几回,奴才们都给拦下了。您要再不出来,三爷还好说,四爷那神气……”

    他缩了缩脖子,没敢继续说。

    徐玠不由摇头失笑。

    他四哥那小爆脾气,寻常人确实是瞧着怕。

    “罢了,这是我没安排好,你也别怕,四哥虽然爱动拳头,却也并非不分好歹之人。”徐玠笑着安慰元贞。

    元贞强挤出个笑来道:“四爷当然是好人。”

    可好人的眼睛能这么凶?

    好人会一边瞪眼一边把拳头捏得“咔巴”响?

    他弟都快吓尿了,他自个儿也是靠一口气撑着,才把人给拦住的。

    “成,我这就去会会他们,你和利亨把屋子收拾收拾,真是的,一股子味儿。”徐玠嫌弃拿手在鼻边扇着。

    元贞很想提醒他,那味儿都是爷您身上的好不好?

    整整七日足不出户,吃喝拉撒都在一间屋,那味儿能小了?

    别人还没说什么,他自己倒嫌弃起来了。

    正想着,蓦觉眼前银光一闪,元贞下意识闭起眼,脑瓜顶儿上便多出了一只温暖的手:“这个予了你们,和你弟弟平分了,可不许贪墨。”

    将两枚银角子搁在他发髻正中,徐玠偏头看了看,笑起来:“银角大王啊你这是。”

    说完了,背着两手慢悠悠晃了出去。

    元贞抬手摸了摸,便将银角子抓下来,冲着他的背影道:“奴才谢爷的赏,爷中晌回屋吃饭不?”

    “不回了,去四哥那里吃去,你们把饭菜领来自己吃罢。”徐玠头也不回地道,身形一晃,转出了夹道。

    元贞撅起嘴,愀然不乐。

    爷见天不见人影,他就想好生服侍,也没个机会。

    愁死了。

    小老头似地叹了一口气,他也学着徐玠的样儿,背着手踏下了台矶。

    出了影梅斋后,徐玠便加快了脚步,不想,才穿过第一重庭院,迎头便见徐珩、徐瑞皆披着鹤氅,联袂而来。

    “嚯,道士出山了。”一见徐玠,徐珩当先打趣。

    徐瑞则面无表情地望着徐玠,并不说话。

    徐玠见状,一时倒也有几分慨然。

    前世时,他与兄弟们都不大亲近,嫡出的两个也就罢了,徐珩和徐瑞倒是曾拉他一起玩过,只他那时候委实太不成器,总惹事儿不说,且因嫉恨他二人在朱氏跟前有几分脸面,竟还与外人合起伙来对付他们。

    也不知那时他是如何想的,魔障了一样,越是被朱氏冷落,便越是对“母慈子孝”渴盼得不行,为了得她一句温言,无所不用其极,实是卑微到了极点。

    如今想来,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

    少年时的徐玠,还真是可怜、可悲、可叹、可哀啊。

    嗯,活该他活到最后。

    徐玠笑了笑,将衣袖一拂,鼻孔朝天:“既见了本尊,何不跪拜?”

    竟当真摆起了仙道的款儿。

    “喝,你倒真有脸,皮痒了是吧。”徐珩登时大呼小叫地起来,作势要打。

    徐玠立时拉开架势,一脸一夷然不惧:“小辈,动手罢,看本尊不动如山仙功。”

    徐珩当下“哈哈”大笑,险些不曾打跌。

    一旁的徐瑞便用一种“你俩二傻子别说爷认识你们的”的眼神看过来,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不过,他却也不曾走开,仍旧冷着脸站在那里,嘴角还不定时地抽一下。

    徐玠见状,便知事情算是圆回来了。

    同为庶出子,本就容易走到一块儿,再者说,他也愿意与这两个庶兄交好。

    在府里总得有俩帮手不是?

    退一万步说,纵使拉拢不成,轻易树敌亦是不智,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活了两辈子,他早便悟明白了。

    说笑了几句,兄弟三人便勾肩搭背地去了徐瑞的住处。

    相较于影梅斋的冷落、洗砚斋的偏僻,徐瑞的院子略好些,毕竟他生母尚在,枕头风还是有几分效用的。

    行至院门处,徐玠仰头看去,便见门楣上写着“横秋堂”三字,也不知是何人笔墨,字迹劲瘦,大有残秋萧索之意。

    “好字。”他点头赞道。

    徐珩便冲他挤眉弄眼儿:“哟,五弟也懂书法?哪时候儿用的功啊?”

    徐玠的功课突飞猛进,他自也知晓,此时便调侃起来,倒也没别的意思。

    若换作前世,徐玠这时候就该炸毛了,现下他自然不会如此,只负了两手,摇头晃脑地道:“三哥这就不知道了吧,小弟是天才,天才从不用功。”

    “你还抖起来了。”徐珩拿胳膊勒他脖子,二人打闹了一会儿,直到徐瑞不耐烦了,骂了句“你俩有完没完”,两个人才算消停。

    都是一家子兄弟,意气也算相投,哥仨倒也没那一等寒暄废话,先进屋烤了会儿火取暖,因见将至饭时,徐瑞便做东,叫人治办了一桌小酒,兄弟几个便在暖阁里吃喝起来。

    待酒到浓处,徐瑞摒退了从人,徐珩这厢方问:“五弟,后日便是王妃的寿辰,你寿礼可备办好了么?”

    朱氏平素不许他们呼母,除非有外客。故兄弟三个皆以“王妃”相称。

    听得此问,徐玠便作恍然大悟状:“原来你们几次三番来找我,就是为着这事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