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7章 粉拳(二合一)
    “净房有点儿远,你跟她走便是。”康寿薇说道,似是怕红药不虞,又解释:“这婆子不在主子们眼面前,有她无她主子都不知道,那些丫鬟少了一个,旁人却是能瞧出来的。”

    想了想,又柔声安慰红药:“你放心,若主子当真问起来,由我担着,你慢慢换了再回罢。”

    顺手奉上一个人情,红药还不能不领,再四谢了她,方随那婆子出了院子。

    那婆子一路不敢则声,红药亦是懒怠说话,二人沉默地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直到转过一道游廊时,那婆子才小心翼翼地指着前方道:“前头就是了,老奴在这里等着姑姑。”

    红药谢过她,去净房换上新裙,换下来的衣裳卷成个包袱,拿斗篷掩住担在臂弯,便走了出来,向那婆子笑道:“有劳您等了这许久,这些钱拿去打酒吃罢。”

    说着便将几枚大钱递了过去。

    最近手头紧,只能小小打赏一下了,就这红药还舍不得呢。

    一念及此,她不免又要骂一声“潘老抠”。

    这是她给潘体乾起的绰号。

    自打知晓其人之抠门之后,她对他便再没了敬畏,只有痛恨。

    好容易攒下的体己钱,都快给潘体乾抄底儿了,你说她能不恨么?

    那婆子倒也没嫌少,眉开眼笑地接了大钱,谢了再谢,方领着红药往回走。

    不想,才一走进大花园,那婆子忽然捂住肚子,一脸痛苦地道:“姑姑,小的……老奴肚子疼,得去那一头儿盘整盘整。”

    一面说话,一面那风里便飘来了一股可疑的臭气。

    那婆子老脸一红,忙往后退开了几步,迭声道:“姑姑恕罪、姑姑恕罪。”

    红药也觉尴尬,面上却还是带着笑,和声道:“人有三急么,哪里有那样讲究?那您快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

    那婆子赤红着一张老脸,捂着肚子跑远了。

    望着她消失的方向,红药暗自点头。

    王府的规矩倒也算好,方才她去的净房虽远些,却很干净,可见是给主子使的。而这婆子去的,应该便是下人们的净房了。

    心下思忖着,红药举眸四顾。

    来时尚不曾细看,此时她才察觉,王府花园竟是极大,而她所在之处,是一小片枫林,十来株枫树立于冬阳下,寒枝上缀了几片红叶,随风轻晃着,仿似下一息便将飘零。

    红药信步行至树旁,攀摘下一叶红枫,擎在掌中把玩。

    那枫叶已然半萎了,颜色却还鲜艳,不像宫里的枫树,已是满枝枯瑟。

    手里转着红叶,红药又往周遭细瞧。

    许是此处地气较暖,那秋草倒还有不少,遍地枯黄,阳光照来时,如若点金。

    “咪呜”,脚旁忽地传来一声猫叫,又细又弱,仿佛还带着奶味儿。

    红药一惊,忙循声看去,好一会儿后,才发现那秋草深处,有一团橘色的小毛球。

    竟是一只小奶猫!

    红药一时什么都忘了,走上前去,拨开杂草,便见那小奶猫窝在几片枯萎的红叶上,前爪举着,见了来人,立时“咪呜、咪呜”叫个不停,小尾巴竖起来,看着委屈极了。

    “哟,你这是怎么了?可是伤着了哪里?”红药登时心疼得不行,伸手轻轻摸了摸小奶猫的脑袋并腰背,先将它安抚住了,再凑近去瞧她的小爪子。

    那爪子也就比她拇指肚儿大些,生着粉嫩柔软的小肉垫,因粘了好些泥,视之不清。

    红药便跪于草间,小心地将那泥星一点点地拨掉,终是发现,那雪白又粉嫩的小爪甲里,勾了一小截细草茎。

    它想是自个拨拉了半天了,没拨动,便一直叫唤着求救呢。

    “你倒知道搬救兵。”红药轻笑起来,动作小心地将那草茎拨了,小奶猫便又“咪呜、咪呜”叫了两声,伸着小爪子去扒树叶,阳光投射而下,照见它细嫩的几撇小胡须,油光锃亮,精神极了。

    红药直是爱得不行,伸手便将小家伙抄了起来。

    小东西也就两个来月大的样子,小小绒绒的一团,合起两掌,便能将之捧于掌心,那团团绒毛黄中带红,如握着一小团有了形质的阳光,四只小肉爪软软垫于红药掌心,直将她的心都软得化了。

    小奶猫倒也不惧人,睁着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歪着脑袋看着红药,像是知道红药不会伤它,舔了舔爪子,身子一趴、再一翻,索性露出雪白的小肚皮,四脚朝天,挨个抬起爪子舔着,时不时发出轻细的“呼噜噜”的声音,翠绿的眼睛半眯起来,毛茸茸的脑袋在红药的掌心不停地蹭。

    红药的眼睛里几乎冒出小星星,一刹儿的功夫,想起了前世养的那只肥猫:

    球球。

    球球是她拣来的猫儿,原先也只有手掌大小,不过它长得极快,两年之后,便沉得抱着都压手了。

    红药的眼睛里,渐渐泛出一点水光。

    那松软毛茸的小胖身子,还有那软软的小肥肚子,在无数个孤独的夜晚,暖了她的手,也暖了她的心。

    如今,她重活了一回,却不知还能不能再遇见球球,再抱一抱那只肥肥的胖猫。

    每每思及,她总觉惘然。

    痴痴望住眼前的小毛团儿,红药便想,许是上天听见了她的心思,便把这么个可爱的小东西送到她的眼前来。

    一时间,红药的眼眶竟有些热,忙将小猫儿捧至眼前,望着那双因眼角微有些下垂而显得委屈巴巴的大眼睛,轻声问:“球球,是你么?”

    小猫“咪呜”叫着,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去舔肚皮,小身子蜷起来,越发像个毛球。

    红药的脸上,划过一丝失落。

    它终究不是球球了。

    球球的眼睛是琥珀色的,而它却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球球是三色狸花猫,这一只却是罕见的橘色。

    不是便不是罢。

    红药很快抛去了愁绪。

    她喜欢猫儿,纵使眼前的它并非球球,也与球球毫无相同之处,她也还是欢喜。

    轻轻放下小奶猫,抬手拨弄了一下它颈间的金铃铛,红药柔声道:“去吧,快回家去,外头可冷着呢,你这么小,冻坏了可不是玩的。”

    那小奶猫如何听得懂人话,“叮铃、叮铃”晃着金铃铛,小短腿一纵一跃,却是围着红药的裙角打转儿,一时扑在草丛里,一时绕着圈追自己的尾巴,就是不离红药脚边,仿似知晓,在这个少女的身边,可以尽情玩耍,不必担心会受到伤害。

    看着那草丛里蹦跳的一团绒球,红药心痒难耐,索性席地而坐,在袖笼里翻了翻,翻出一根大红的头绳儿,便拿在手里逗它玩。

    小家伙委实太小了,路还走不大稳,追着红绳跑不上两步便会扑倒一跤,划拉着四只小短腿爬起来,再继续一蹦一跳地追着红绳,摔了跑、跑了摔,真个毛球也似,在草地上滚来滚去。

    红药此时哪还想得到旁的,只笑吟吟地和它玩着,翘起的唇角再也不曾放平。

    自重生之后,她还从不曾如此真切地欢喜过,亦从未如此刻这般,心无旁鹜地专注于快乐这一件事。

    若非这小奶猫已然有主,且宫里也不许带活物回去,她真想将它抱去养着,再给它取个名儿,叫“圆圆”。

    圆者,球也。

    按年龄算,它该当是球球的老祖宗了,这名儿它用着正合适。

    红药想着,满心地欢喜,眼中心里,唯有这可爱的小小生灵。

    “丸砸!丸砸!”蓦地,院墙外陡然传来数声呼唤。

    破了音了公鸭嗓子,听着就扎耳。

    红药心下微凛,只觉此声无比耳熟,正思忖间,忽地一道身影风一般拐进树林,正与她撞个对脸儿。

    两个人同时一怔。

    出现在红药眼前的,是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少年的脸。

    居然是他?!

    红药双唇微张,面上有着难以掩饰的震惊。

    徐玠此时亦瞧见了她,一双凤眸当下瞪得溜圆。

    刘……瘸子?!

    红药吃惊地想道。

    顾……老太?!

    徐玠同样震惊地想道。

    四目相对,一时,竟皆不能言。

    乍遇故人,理当欢喜。

    然这一世,他们初见于混乱的街头,再度遭逢,竟又是在王府的后花园,于是,二人尽皆生出同样的疑问:

    他(她)如何能到得此处来的?

    一念及此,红药不免上下打量了徐玠两眼:

    靛蓝锦袍、麂皮皂靴,披一领雪白狐裘,戴一顶湖蓝底织银线万字纹白狐狸毛锦帽,袖拢金云、腰束玉带,长眉凤眸、面若傅粉。

    刘瘸子……老刘……竟是……贵族出身?!

    红药心底微愕。

    一息之后,又即释然。

    这委实也并不奇怪。

    想当年,刘瘸子的那身作派瞧着便与常人有异,红药亦曾不止一次地疑惑,何以这瘸子一行一止之间,总会让她生出似曾相识之感,每与之相对,亦总觉是在与宫里的某位皇亲贵胄相对。

    此外,刘瘸子调理出的金娘子,那就更是手艺非凡了,便是宫里的御膳房,也做不出那么些个又新鲜、又美味的吃食来。

    此际得见年少时的他,红药多年来的猜想,终是得解。

    看起来,老刘家在京里也是有名号的,否则,他也不会这一身锦帽貂裘的打扮,出现在王府后花园了。

    便在红药暗忖之时,徐玠亦不着痕迹地端详着红药:

    顾老太怎么穿着一身宫装?

    这是他当先觉得讶然之处。

    再细瞧,眼前少女白衫绿裙、发挽宫髻,髻上对称插戴着一对小珠钗,胳膊上搭件宫粉斗篷,立在那寥寥几叶红枫之下,阳光披了满身,真真是雪肤生晕、眉目含光,比那红枫还要夺目。

    徐玠抬起手,捻了捻并不存在的一把老须。

    他就说么,前世石榴街那帮泼妇何以整天找顾老太麻烦,却原来,是这老太太生得好看,招妒嫉了呗。

    不过,最令他震惊的,并非对方的美貌,还是那身宫装。

    莫非……顾老太……顾大虫……从前……竟是宫女不成?

    徐玠凝目数息,复露恍然之色,在意识里用力一拍大腿。

    这还真有可能啊!

    当年他便一直觉着,这顾大虫虽凶悍了些,行止间却自有一番体度,谈吐亦颇不俗,最重要的是,她识字儿。

    石榴街唯一识字儿的女人家,唯顾老太而已。

    那些卖不出去的话本子,几乎被她一个人包圆了。

    如厮老妇,如何会是寻常出身,却原来,她在宫里呆过。

    徐玠好歹也是半个皇亲,自是知晓,宫里也有学堂,好些太监女官都识字,更有不少连四书五经皆是通读过的,学问大着呢。

    思及至此,徐玠只觉心痒难耐,张了张口,忽又迟疑。

    慢着,顾老太……叫啥名儿来着?

    细想来,前世比邻而居几十年,他竟从没问过这老太太的名字!

    咳咳,当然了,他一个孤老头儿,平白问人家老太太的名字,也确实有点太那个了。

    没问才正常,没问才正常。

    一刹时,徐玠思绪翻涌,只觉恍若隔世,下意识向前踏了两步,行至红药身前,温言道:“你……”

    Duang!

    一字未了,一只粉拳已然重重捶上了面颊。

    “啊哟!”徐玠猝不及防,左眼眶一痛,忙伸手捂住。

    然后,懵了。

    红药也懵了。

    咦,这谁打的刘瘸子?

    再一低头,便看见了自己捏得紧紧的拳头。

    这是……我打的?!

    红药简直震惊到无以复加,张着嘴巴抬眸。

    二人相顾无言,四目相对……不,是三目相对,毕竟徐玠把一只眼给捂住了。

    随后,陷入了沉默。

    红药动作僵硬地举着拳头,迎光端详。

    她方才真打了刘瘸子?!

    为什么啊?

    我干嘛要打人哪?

    红药完全搞不懂。

    那一刻,她的手就像是有了自己的意志,突然便紧握成拳,且中指指骨还凸了起来。

    蓦地,红药的脑中,恍惚响起一道男子低沉的音线:

    ……顾老太,打人要这么着打才疼,你那王八拳有个屁用啊……

    那是……刘瘸子的声音?

    红药晃了晃脑袋,那些已然遥远的记忆,在这一刻渐而变得清晰。

    对,是刘瘸子。

    她想起来了。

    突起指骨揍人的法子,确实是刘瘸子教她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