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2章 有病(二合一)
    “可我怎么觉着你有病呢?”背着外人,朱氏再无顾忌,语声又冷又硬,面色亦极为难看。

    徐婉顺微觉后悔。

    方才只想着在贵人面前表现,却忘了朱氏面酸心硬,再容不得人的。

    可是,她身为庶女,也是难啊。

    她的生母陈姨娘就说过,在这虎狼之地,不争不抢,便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眼面前现成的例子,便是徐玠。

    当然,是从前的徐玠。

    自从在王爷跟前出了头,又在诗会上拿了头名,王妃便奈何不得他了。

    这也让徐婉顺看到了希望。

    若她也如徐玠一般,出头露脸,竟至入得淑妃之眼,则朱氏想必也不会再对她喊打喊杀了吧?

    可惜,她这厢才冒个头,朱氏便一巴掌拍了下来。

    “怎么不说话了?病傻了么?”见徐婉顺不语,朱氏又刺了她一句。

    徐婉顺咬着唇,垂首低声道道:“回王妃,四娘当真没生病,就是风大了些,有点儿吹着了。”

    “原来你不能吹风啊,这话早怎么不说?”朱氏话接得快极了,面上的笑容笑十分慈和。

    语罢,轻轻将手一挥:“来人哪,快着些把四姑娘送回去,她这毛病娇贵着呢,不能吹风,是我这个做嫡母的疏忽,竟不知咱们家还有个娇娇病美人儿。”

    讥诮的语声和着寒风,直教徐婉顺心底冰凉。

    这是连坐席也不给她坐了,直接要把她撵回屋去呆着,说不得还要派上七八个婆子,把院子围得铁桶一般。

    她藏在袖中的手紧握着,半字不出。

    此时再开口,那就不会只是禁足了,说不得便又要跪祠堂。

    得了朱氏吩咐,婆子们早便一拥而上,堵嘴的堵嘴、拧胳膊的拧胳膊,徐婉顺从头到尾没有半点反抗,由得她们拖了下去。

    看着那群婆子行远,朱氏长舒了口气。

    总算清静了。

    只可惜,她最想辖制之人,此时羽翼渐成,却是已然管不住了。

    不过,没关系。

    大齐律有言,宗室不得参加科考,徐玠再是会读书,也只能一辈子窝在王府里,若有半点不好,连封荫都得不着。

    再一个,不是还有个亲事么?

    到时候给他寻一门最不得力的妻家,他这辈子也就出不了头了。

    朱氏暗自盘算着,深吸了几口气,将那恨意压下,换过一副温洽洽的笑脸来,带着人返回了梅林。

    此时,徐婉贞正命花奴替淑妃折枝,拣的皆是最大、最漂亮的花儿,又笑着向淑妃道:“这花儿开得这般好,便是为了迎接娘娘呢,娘娘清丽脱俗,也就此花可衬。”

    这话恭维得恰到好处,淑妃却也欢喜,含笑点头道:“你这孩子惯会玩笑,这花儿插瓶倒是好的。”又向康寿薇道:“咱们也不能白得了这些花,总得还一份回去不是?”

    康寿薇会意,下去捧来一匣精美首饰,淑妃亲自拿了,交予徐婉贞道:“这是本宫的回礼,你拿回去自个戴着顽,又或是送予家中姊妹、外头的手帕交,都是成的。”

    徐婉贞忙谢了赏,接过一瞧,却见那匣中宝光灿灿,竟是一整匣子的宝石头面,皆是今年最时兴的花样儿,打造得极为精巧。

    她又是欢喜、又是得意,转身看了徐婉柔一眼,鼻孔里轻轻一哼。

    徐婉柔笑了笑,并不说话。

    淑妃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姐妹俩,旋即才发现,徐婉顺居然不见了。

    正自不解,却见朱氏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表姐怎么这才来?本宫还说这花儿少了人赏,也没趣呢。”淑妃含笑相迎。

    朱氏亦是满面笑容:“娘娘见谅,方才四丫头不大舒服,我叫人扶她回屋歇着去了,却是怠慢了娘娘。”

    “如此。”淑妃点了点头,并未多问。

    事情已然再明白不过,徐婉顺方才抢着出风头,定是得罪了朱氏这个主母,被架回去了,所谓的“不舒服”,托词罢了。

    一时间,淑妃倒有些感慨。

    妾不如妻,妾生的孩子,自然也就矮人一头。

    再思及自身,那感慨便又化作了黯然。

    她也不过是个妾而已。

    若得有孕,她生下的孩子,只怕也和这徐四姑娘一样,被“主母”竭力打着压着,不得出头。

    莫名地,淑妃竟对徐婉顺生出了一丝怜悯。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有之处,其实,反之亦然。

    朱氏不知自己无意间败了淑妃的兴,此时还在笑着给徐婉顺上眼药:“这孩子也是,不舒服也不早说,倒闹得我这里兵荒马乱地,忙了半天才好。”

    她摇头叹息着,似是深为有个不懂事的庶女而难堪。

    淑妃微微一笑,不曾接话。

    罢了,她今儿是来见徐五郎的,很不必横生枝节,再者说,朱氏还是她表姐呢,表姐在王府说话算数,也是好事不是?

    再者说,方才康寿薇还悄悄给她传了句话。

    黄杨木百寿图。

    这是徐玠偶遇红药,请她转告的。

    得好生记下才是。

    淑妃忖度着,面上又恢复了笑容,赏花携香、言笑晏晏,待折花已毕,朱氏便请她去了大花厅。

    寿宴备办得极为丰盛,山珍海味、晶杯玉盏,又有姬人献歌率舞,直是繁华热闹到了极致,在此不一一赘述。

    待酒过三巡,淑妃退席更衣,回来时,便遥望着那挂落飞罩的另一侧,含笑问朱氏:“表姐,那屋子里搁着的,皆是今日的寿礼么?”

    朱氏吃了几杯酒,双颊微泛酡红,闻言便笑着点头:“正是,因这屋子根本放不下,便都挪去那里了。”

    同坐一席的成国公夫人此时亦跟着凑趣:“王妃每年过寿,皆是这么热闹来着,真真叫人羡慕。”

    “夫人可莫要这样说,不过就是大家伙图个乐儿罢了。”朱氏笑道,言辞间带了几分夸耀,又故作烦恼地皱起眉:

    “不怕大伙儿笑话,要依着我说,这日子口一年一回,谁耐烦年年过它?随便吃碗面也就过去了。偏王爷定然不允,非要每年都操办起来,我劝了几回他都不肯听。”

    她摇着头,一脸地无奈,偏唇角带着笑,续道:“娘娘不知道,王爷那脾气可犟着呢,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我哪里拗得过他,只能由他去罢了。”

    语中颇有埋怨,然那笑容里的自得却是掩不去的。

    众人闻言,俱皆笑了起来。

    淑妃亦是面含淡笑,心下却直撇嘴。

    王爷夫妇关系如何,宫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拢共起来只有两个字:冷淡。

    这倒并非谁特意去打听的,委实是东平郡王最近风头太劲,宗室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但凡有心的,自能瞧出一二来。

    可笑朱氏还在粉饰太平,当旁人皆是聋子瞎子不成?

    有此想法的,想来绝不只淑妃一人。

    笑声中,便见那锦乡侯夫人拂了拂衣袖,闲闲接口道:“我们侯爷上回和王爷打赌,分明赌输了,我们侯爷说了两句玩笑话,王爷心便软了,倒舍了那彩头没要,真真心善不过。”

    不着边际的一席话,听着似在夸东平郡王心地好,实则却在暗讽他是个软耳根儿,绝非朱氏说的犟脾气。

    朱氏自也品出此言之意,面皮一僵,旋即便淡了面色,正要接话,一旁的淑妃已然笑道:“罢了,王爷待表姐是一等一的好,咱们都知道了。”

    言至此,轻抬玉手、纤指一伸,指向隔壁满屋子的寿礼,又笑:“方才本宫打那里路过,真真是王爷备办得仔细,还专门打了架子来搁这些呢。”

    却是将话头又兜转了回去。

    她身份尊贵,旁人自需给她面子,锦乡侯夫人淡然一笑,举盏饮酒,不再说话了。

    “娘娘这话说的,倒叫人汗颜。娘娘什么没见过,我这里不过班门弄斧罢了,徒惹娘娘笑话儿。”朱氏此时语道。

    话虽如此,她却有一时的错觉,只觉淑妃所言才是真的,而此前夜夜孤衾、暮暮寒枕,方是梦中。

    能把假话说得连自己都当了真,朱氏倒也是个人物。

    淑妃原也不过找个话头罢了,见朱氏满脸是笑,便不疾不徐地道:“说起来,本宫错眼瞧见那里头有一幅字,乃是一幅百寿图,似是拿黄杨木还是松木做的框子,搁在那大案最上头,倒是怪抢眼的。”

    那东西委实粗劣得紧,淑妃再是厚脸皮,也断说不出“精美”二字来,只能含糊其辞。

    一听此言,朱氏先怔了怔,旋即目露喜色。

    哈哈,机会来了!

    她正想着该怎么给那贱种一个没脸呢,淑妃这话就递过来了。

    真是好亲亲的姐妹。

    朱氏心里乐开了花,面上亦是含着笑,竭力抑住满腔讥讽,用一种柔和的语气说道:“哦,娘娘说的那幅寿字啊,那是五郎亲手做的,字也是他亲手写的。”

    贱种,你送的这腌臜东西娘娘都瞧见了,我看你怎么丢人!

    她心下想着,目中笑意却极为柔婉,端是一位最慈蔼不过的母亲。

    “哦,五郎么?”淑妃“讶然”挑眉,目中有着明显的“好奇”:“莫非……便是仲秋夺魁的那一位?”

    说话间,侧首望一眼康寿薇:“阿薇,本宫没记错吧?”

    康寿薇马上回道:“回娘娘,您没记错。仲秋赛诗的状元,便是徐五爷。”

    “原来真是他啊。本宫就说么,那字儿写得花团锦簇的,却原来是咱们状元爷的亲笔呢。”淑妃笑语嫣然,像是开了个很好笑的玩笑。

    康寿薇身为大管事,自然必须捧场,于是立时奉上一阵笑声。

    坐席的众人见状,便也同声附和,一时间,花厅里倒也是笑声一片,听着颇为热闹。

    便在这笑声中,淑妃将衣袖轻轻一拂,缓声道:“难得咱们家里出了个小神童,今儿又是个吉祥日子,便把人叫来给本宫瞧一瞧罢。”

    朱氏被她说得一呆。

    事实上,从方才淑妃说及“魁首”二字时,她就有点转不过来了。

    只那位康掌事接话太快,且用字也太刁钻,竟连“状元爷”都给搬出来了,朱氏虽觉着徐玠根本不配此名号,却也不好当着人的面儿打王府的脸。

    结果,这一不留神,淑妃便把话头又抛了回来,竟是要见那贱种?!

    朱氏倒也想淑妃是要把叫徐玠过来骂一顿的。

    可是,看着那张清丽柔和的笑脸,朱氏觉着,怕是没戏。

    这又是状元又是神童地,骂人也断没这么个骂法不是?

    一时间,朱氏快要怄死了。

    早知道就不该把那贱种说出来的,如今倒好,这坏东西竟还要登堂入室起来!

    虽是悔得肠子发青,只此时话赶话说到这里,朱氏深知,若不应下,那就是在下淑妃娘娘的脸。

    那是万万不可的。

    这时候,朱氏倒希望不拘谁说来句什么,把话头撂开,只可惜,最会说话的徐婉顺早被押了下去,满座贺客,此时齐刷刷看了过来,这其中有一多半儿,皆面现好奇。

    徐五郎的名号,最近倒是时常耳闻。

    据说,东平郡王立下的那个大功里头,还有徐五郎一份儿。

    这是浪子回头了?

    花厅之中,尽是贵妇贵女,而女人们最爱听的,便是这种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如今真人便要过来了,无论出于怎样的心思,她们都想亲眼瞧上一瞧。

    众目睽睽之下,朱氏好容易才维系住面上的笑,颔首道:“那……好罢。”

    语毕,转首吩咐:“葛妈妈去把人叫进来。”

    此声一出,好些人面现了然之色。

    听听,把人“叫”进来,而非“请”进来。

    看起来,外头都传朱氏苛待庶子庶女,只怕不是空穴来风。

    朱氏哪里想到,一字之差,便露了端倪。

    此时,她正趁着背对众人之机,拼命朝葛福荣家的递眼色,那意思是别叫徐玠进来。

    偏葛福荣家的死死低着头,应了个是便退了下去,朱氏的眼风抛了不知多少,全被那花白的脑瓜顶又给弹了回来,直是没把她给急死,手里的帕子都揉成了团儿。

    坐立不安地等了片刻,花厅外便响起小宫女的通传声:“启禀娘娘,启禀王妃,徐五郎求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