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0章 暂约
    下桥的时候,红药恍惚听见了一声叹息。

    很低微,不比河风大多少。

    她佯举衣袖遮阳,袖底之下的眸子里,漾起了一丝疑惑。

    红菱这一叹,又是何意?

    莫非……她也有苦衷?

    思忖间,头顶忽尔涌来一片浓荫,阳光变得斑驳起来,原来,她们已然走进了那片柳林。

    红药遂放下衣袖拭汗,目不旁视,只在心中默默地数着数:一、二、三……

    数到三十七的时候,红菱突然“唉哟”一声,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来了。

    红药想道。

    前世时,她被这惊叫声吓住,懵懂不知所措,而今么……

    “啊呀!”一声,红药用着比对方更大的嗓门儿嚎了一声,飞身扑了过去,撞得红菱身子一歪,旋即又被红药扶稳。

    红药张大了眼睛,一脸紧张:“怎么了?不舒服?难受不?”

    关切三连,夹以粗鲁慌张的动作、惊恐扭曲的表情,同时抓住红菱的胳膊,晃、晃、晃。

    均匀地、有力地、不间歇地晃,以使对方无法反应并难以挣脱,而在晃的同时,红药还在继续发问:

    “你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啊你千万别晕过去?”

    慌乱三连,以嘶吼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嚷出,最富感染力。

    红药自觉感染力颇强。

    汗珠子、泪瓣子、唾沫星子,噼里啪啦砸在红菱身上。

    反正也不要钱。

    红菱两脚几乎离地。

    委实是红药给她晃得太厉害了,她东倒西歪、发髻飞散、银簪子歪去一旁,衣领和裙子也给扯得不成样子,耳畔更如同响起炸雷,炸得她脑壳疼。

    她快晕了。

    本来是装的,这下是真的难受。

    “你停一下,停一下!”就连尖叫都在晃动中一波三折。

    红药动作骤停。

    趁着这短暂的间隙,红菱不要命般地挣出手来,连连后退,一面白着脸大喘气:“我……我肚子疼,你再这样晃……晃……我就更难受了呕……”

    她抱着树呕起来,心慌、气促、太阳穴突突直跳,看什么都在转,转得她两腿打晃。

    红药抬手抹了把眼泪,而后掩袖抬头。

    委屈、惶惑、愧疚、六神无主,丰富的表情层层递进,伴随着哽咽抽泣的语声:“我……我看你脸色那么难看,怕你晕倒,我真的……真的很担心你。”

    担心你不够难受。

    红药在衣袖下翘起唇角。

    红菱哪里顾不得瞧她,管自抱着树干呕,脸如白纸、满头虚汗,像一朵风雨中茕茕独立的小白花。

    “你……可还好?”红药泪眸中盛满了担忧,以及真挚的关切,踏前两步:“你呕完了么?”

    红菱立时警惕地抬头:“你别……别过来,不许……不许过来。”

    她真不行了,本来天气就热,这晃了几十下,任谁也好受不了。

    红药“哦”了一声,听话地停下脚步,身子仍旧微微前倾,精致的脸庞上,有着一抹忧戚:“那你怎么样了呢?要不要紧?”

    “不要紧,不要紧。”红菱飞快地摇手,生怕红药再近前。

    所幸红药只在原处站着,再不往前凑,红菱亦自放心。

    因恐对方起疑,她忙又强撑出笑脸来,颤声道:“我就是肚子痛。”

    语罢,继续闭着眼倒气儿。

    现下还有些晕,她得聚点力气才能往下说。

    红药长长地“哦”了一声,点头不语。

    戏不能太过,过就假了。

    数息之后,总算气息渐匀,红菱这才张眸,双颊已是微微作赤:“那个……那个……我可能要去趟净房。”

    她咬着嘴唇,面上是不多不少的三分尴尬:“今儿中午吃了凉的东西,这会子正……”

    她像是说不下去了,脸红得更甚。

    就跟真的似的。

    红药暗自冷笑,然口中却兢兢业业地念着前世的台词:“好的,我知道了,那你且去,我在此处等你就是。”

    红菱的表现也同样敬业。

    “咱们还是另约个地儿罢。”她说道,一如前世那般,提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建议:“如今歇午的时辰已经过了,这条路乃是办差的必经之路,万一撞上人,又要费口舌,传到于姑姑那里,咱俩都免不了吃瓜落。”

    她停下话声,面上含了一丝歉然:“说来这还是是我拖累了你,我实不忍叫你因了我挨骂。”

    三言两语间,便将事情从“废口舌”上升到的“挨骂”。

    红药如今方知,红菱原来有着这样一副好口角。

    “那……那怎么办呢?”红药应景地问道。

    红菱飞快答道:“我们便约在离储秀宫近点儿的地方见吧,只要进了六宫地界,便被人瞧见了也不会说什么。我记得咸安宫那里就挺好,清静人少,也不晒,你说呢?”

    红药了然地点了点头。

    进出六宫是要验腰牌的,而有了这一道关卡,即便她想回头去找红菱,亦颇烦难。

    由此亦可知,红菱绝非要去净房,而是要去某个她不希望红药知晓的地方,于是便用这一道关卡拦住红菱。

    “好啊,那我就去咸安宫等你吧。”红药的声音很软和,听着就是个没主意的。

    红菱放下心来,笑着向她摆手:“那你快去吧,我过会子就来。”

    红药道了声“好”,果然转头而去。

    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前方夹道转角,红菱方才直起身来,略略整理一番衣物,便急匆匆地走了。

    数息后,红药自巷尾探出身来,目露沉吟。

    猜是早便猜到了,此际亲眼所见,再无相疑。

    却不知,红菱到底要去何处,是办事还是见人?抑或是两者兼顾?

    红药一路思忖着,来到了咸安宫。

    咸安宫本是某太妃娘娘的住处,几年前她老人家病故,这地方便也空置了下来,与慈宁宫的情形差不多。

    不过,比之慈宁宫的冷寂,咸安宫却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这却是因为,此处有一所极精致的园子,里头遍植海棠,春秋两季、花开如锦,常有嫔妃到此赏玩,陛下亦偶尔光顾,是以咸安宫内外皆新,有专人每天前来洒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