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五章:死定了
    她当然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酒店也都是正规的!

    可是……

    可是……

    让她悲愤的是,为什么哥哥可以这么正人君子,将沐安乔安全的送到酒店后,就离开了?而她……

    想到陆霆佑。

    江景夕只觉得气的不行,在心里骂了一句‘禽兽’猛地冷哼一声,转身就走进了房内。

    “哎……”江慕言的话还没说完呢,还没问她怎么这个时间从外面回来,见江景夕转身就走,刚要叫她,就见江景夕带着一身的火气径直走进卧室,砰的一声关了门。

    紧跟着,上锁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江慕言眉梢一挑。

    这一大早的这么大的火气,应该不是朝着他吧?

    这么想着,江慕言自然知道她是冲着谁的,微微眯了下眼睛,也没去打扰她。

    卧室内。

    江景夕直接扑到床上,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又吐出去。

    身体好累。

    尤其是腰间,好像要断掉了似的。

    “禽兽!”江景夕气的又骂了一句,直接闭上眼睛,原本是想休息一下,她却没想到,自己竟然直接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累到了,这一觉,她睡得相当的沉稳。

    如果不是被江慕言的敲门声惊醒,她还没起来呢。

    起身一看时间,差10分钟就十二点了。

    也就是说,她睡了差不多四个小时!把一整个上午都睡了过去!

    江景夕敲了敲昏昏沉沉的脑袋,宿醉加上熬夜,外加……纵欲过度?她觉得整个人都虚的不行,纵然是睡了这么久,也没好受到哪去,反而是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江景夕换了睡衣,推门出去。

    江慕言已经在餐桌前坐下了,桌子上,是他准备的两个炒菜,见江景夕出来,轻声道:“妈出去打牌了,我做了两个菜,你赶紧洗把脸过来吃一下吧!”

    江景夕往桌子上瞄了眼,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便直接转身进了洗手间。

    洗漱完出来,她的脸色终于是好看了些。

    见江慕言已经给她盛好了饭,江景夕心安理得的坐下,开口直接问道:“昨晚加班了?”

    如果不是加班,他就不会一早上回来,更不会在家里呆了一上午,很明显的,在她睡觉的时间,江慕言也是一样的。

    “嗯。”江慕言并没说什么,直接点了点头,将嘴里了的菜咽下去,才继续开口道:“下午有个会,我吃完饭就得走了,碗筷你收拾。”

    江景夕耸肩,没有异议。

    和江慕言随便的闲聊了几句,已经吃得差不多的江慕言便站起身来,面色凝重的盯着她道:“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感情问题自己决定,但我有一句话要告诉你,虽然妈现在比以前开明多了,但是你如果没打算和那个首长以后怎么样的话,行为上最好节制一点,就像夜不归宿的这种事,被骂知道的话,你就死定了。”

    江景夕眉头一跳,立即放下筷子,双手合十的在胸前拜了拜,“阿弥托佛!”

    完事后,她又闭上眼睛,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闭上眼睛默念道:“哈利路亚保佑!”

    “……”江慕言嘴角一抽,完全不知道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哪里学来的。

    “哈哈哈……”江景夕猛地睁开眼睛,对上江慕言无语的神色,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显然,她刚才完全是在装模作样的。

    “江总裁,您不是还要开会吗?赶时间的话就快走吧!”江景夕挑眉看着他道,不想听他说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江慕言蹙眉,盯着她看了两眼,似乎是无奈,摇了摇头便走了。

    房子内恢复了安静。

    江景夕看着房门关上,嘴边的笑容也慢慢的收了起来,再看面前的饭菜,也没了胃口。

    脑海中忽然浮现起陆霆佑的话,“下午五点,市中心的雕塑那里见。”

    再看时间都十二点半了,距离五点,还有四个半小时。

    可她关注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她凭什么要去找他?

    找他又做什么?

    算账吗?

    想到自己的身手不如陆霆佑,江景夕顿时觉得憋屈。

    其实她也弄不懂自己到底想怎样,原本就烦乱的心情,因为发生了昨晚的事情,变得更加的复杂了。

    可是,陆霆佑吃都吃了,她还能怎么样?告他强一奸是不可能了,按照以牙还牙的思想,难道她还能反吃回来不成?

    笑话!那不是羊入虎口,主动把自己送过去吗?

    江景夕如同爵蜡一般的将最后的半碗饭吃完,也没想到要怎么出了心口的这股恶气,就这么纠结着,一直纠结了整个下午。

    四点钟的时候,刘女士准时回家,开始在厨房准备稍后的晚饭。

    江景夕进去帮忙摘菜。

    因为魂不守舍而将菜心扔掉的行为引来了刘女士的不满,在被一通唠叨,打算撂挑子不干的时候,刘女士忽然盯着她问道:“你昨晚干嘛去了?怎么没回来?是不是又去喝酒了?”

    果然是刘女士,观察力如此的惊人。

    江景夕垂眸回道:“和乔乔喝的太晚,怕回来打扰你和爸爸休息,就去我那个小公寓睡了。”

    刘女士不疑有他,但出于母亲的关心,还是叮嘱道:“你喝点酒我不管你,但还是要小心点,现在外面坏人多,你爸局里最近抓了几个,都是给小姑娘下药的,你小心一点别失身了。”

    “!”江景夕眉心一跳。

    在心里默默的说道,虽然她没有被下药,但是身也失了。

    越想越烦,她将择好的菜往水池里一丢,将水龙头开到最大,仿佛把那个开关当成了陆霆佑的耳朵,用力的掰着。

    哗的一声。

    刘女士顿时叫起来,冲过来将水流关了一半,“你这孩子,说是来帮忙,净知道添乱,瞧这台面上让你喷的,都是水。”

    江景夕扫了眼,也知道自己太大力了,无心收拾,她干脆的咬唇道:“得,那您一个人弄吧!我出去看电视!”

    不等刘女士回话,江景夕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刘女士抱怨的声音,“臭丫头,回来帮我干点活,还说不得了,真是越长大越不像话了……”刘女士唠叨起来,绝对就是长篇大论的,很快就扯到了江景夕谈恋爱的话题上:“都快25了也不知道领个男人回来,一个个的,真是让人操不了的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