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00章 阴谋,只是开始
    羽惊仙目光灼灼的望着江尘,眼神深处,带着一抹震惊之色。

    “先生,此话当真?”

    “把握不敢说百分之百,但是可以一试。”

    江尘淡淡说道,与羽惊仙四目相对,那一刻她的眼中重燃希望,包括白羽墨等人,都是无比激动的看向江尘,心中不能自已。原本以为父亲必死无疑了,连妙手圣医王灵芝都束手无策,赤霞古藤心,也是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又有谁能够救得了他们的父亲呢?

    江尘看到了羽惊仙眼中灼灼的目光,有些心疼,但却不愿意与她有过多的交汇,江尘没有怨过她,为救父亲,换做是自己,估计也未必会做的比她更好,这便是人性使然,对与错,更不是他能够评说的。

    “先生若能救过家父,做牛做马,羽惊仙没有丝毫怨言。”

    羽惊仙说着,便是要跪下身来,江尘随手一扶,羽惊仙并未跪下去。

    江尘转向白羽墨,说道:

    “我会竭尽全力为你父亲治疗的,你让他们都出去吧,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再有其他人知道。”

    江尘的话,让白羽墨一愣,不过旋即她便是心领神会,江尘的做法,一来是不希望给别人太大希望,再留下失望,那才是最痛苦的,还有一点就是让这个消息封锁,也不会有居心叵测之人前来使绊子。至于另外的一番情况,就是她自己想象的了,羽家如今内忧外患,是时候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大老虎了,这个时候为了争夺权势,怕是谁都会露出真面目了。

    羽惊仙也是紧咬红唇,她感觉得到,大姐带回来的这位先生,似乎对她并不感冒,倾国倾城的姿色,在他眼中,似乎也不值一提,如红粉骷髅一般。

    “你们都先出去吧,这件事情,只能你们三个人知道,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白羽墨冷声说道,这个做大姐的,威严还是有的,羽惊仙等人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床上只有一息尚存的父亲,心中苦涩难挡,但是还是按照大姐的吩咐,离开了房间。

    “先生有话但说无妨。”

    白羽墨低声说道,她跟随夫君征战沙场,这么多年来,为人处事更是极为谨慎,自然知道江尘有话要说。

    “妙手圣医王灵芝,并不想救你的父亲。”

    “什么?”

    白羽墨浑身一震,脸色大变,无比的阴沉,咬牙切齿道:

    “先生这话是真的吗?那王灵芝,究竟何意?如今怕是已经早已跑出九霄云外去了。”

    “他想要的只是赤霞古藤心,而你父亲的生死,也与他没有半分关系。甚至他希望你父亲身死,那样的话,他也能够从中取利,得到的东西也会更多。”

    江尘的话,带给了白羽墨极大的冲击,之所以选择跟白羽墨说,也是因为她识大体,懂得审时度势,这个时候如果自乱方寸的话,那么对于羽家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愿听先生教诲。”

    白羽墨继续恭敬的说道。

    “他们的目的,是你们羽家。王灵芝勾结东坡家族,你父亲一死,家族势必内乱,内乱一旦打响,势必两败俱伤,内忧外患之下,东坡家族趁乱出击,直取羽家,应该不是难题,而这一切的重点,便是在王灵芝身上,他能否救活你父亲,就成了个中关键,那赤霞古藤心是假的,被他偷梁换柱拿走了。你父亲生死,且不说他能不能救,即便是能救,耗费赤霞古藤心,他也未必有把握。”

    “先生,您的意思是说,这是东坡家族与王灵芝的一个阴谋?”

    白羽墨这一次不得不审时度势,重新规划一下自己的想法,现在看来,的确很有可能会是一场巨大的阴谋,山雨欲来,而王灵芝就是最重要的一环。

    江尘反手一转,赤霞古藤心出现在其手中,白羽墨更为震撼。

    “这赤霞古藤心,我便要了,算作是治好你父亲的回报吧。”

    江尘从容说道,白羽墨没有怨言,因为她心中明了,这才是真正的赤霞古藤心,而那颗显然是假的。江尘如此率性,也毫不客气,更是让白羽墨不疑有他。

    白羽墨十分相信江尘,因为他的心本善,他更不屑于做这些事情,整个白墨城若不是因为有他在,都已经付之一炬了,江尘的大义,白羽墨心中永怀感激。

    “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让其他人知道,那样的话,或许你们羽家还会有转机,等我治好了你父亲,羽家的内乱,不攻自破,而羽家如何对抗外敌,出其不意,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白羽墨扑通一声跪在了江尘的脚下,这一跪,是她为羽家千百人而跪,是她为白羽城数十万子民而跪,更是为了自己的父亲而跪。

    江尘的大恩,她无以言表,更不知如何偿还,大义凛然,义薄云天,让白羽墨想起了那个宁可战死沙场与妖兽同归于尽,也不愿意老死床榻的夫君,江尘的伟岸,是她一生之敬仰。

    “你也先出去吧,你父亲的生命力即将枯竭,他中了离魂之蛊,而并不是心脏衰竭,我必定会尽力而为的。”

    江尘屏退白羽墨,白羽墨从房间之中走出来的那一刻,羽惊仙等人也都是眼巴巴的望着她,不过白羽墨的心中,如今却已经是惊涛骇浪,换做是其他人,或许早就控制不住了,这么大的阴谋,一旦处理不好,很可能就会淹没羽家的。

    江尘望着床榻之上昏迷不醒,生机殆尽的羽化乾,摇头叹息,如果不是遇到他,十个王灵芝,都无济于事。

    “看你的了,万物母气鼎!”

    江尘手掌万物母气鼎,一股精纯无比的万物母气鼎,倾泻而出,仅仅只是一缕万物母气,羽化乾便是恢复了大半的生机,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恢复他的身体。只不过这离魂之蛊,就不是万物母气能够改变的了。

    一缕万物母气,莫说是神王境,即便是帝境强者,也是无比的想要得到,只可惜,不久之前江尘破后而立,几乎耗尽了万物母气鼎之中所有的万物母气,万物母气鼎之中有万物母气之根,但是也并非是无休无止的,江尘现在的身体,乃是真正由万物母气所铸就的,现在万物母气鼎之中,已经是所剩无几。

    “大禹结魂灯,给我炼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