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章 乘风破浪
    五天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天一大早,丁梦妍早早起床,穿上了一身黑色的正式西装。

    毕竟要去参加祭祀典礼,得穿的浓重正式一点,不能太随便了。

    她走出房间,发现江策已经不在家,拨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的状态,不由得有点疑惑。

    来到客厅,看到桌上已经准备好了营养早餐。

    丁梦妍一边坐下来吃,一边看着桌上江策留下的字条:早10点,我安排了车子接你——策。

    她笑了笑,还真贴心。

    这时,丁启山也起床走到客厅,“梦妍,你真要跟着江策去瞎胡闹吗?”

    丁梦妍皱了皱眉,“怎么就是瞎胡闹了?江策他是去祭祀死去的弟弟,不应该吗?”

    丁启山冷哼一声,“我没说不应该,只是事情要分情况、看场合的。我已经得到通知,今天早上西河沿岸会全部拆迁完毕,江陌的坟是肯定保不住的。江策他这回过去,那是肯定要吃瘪的。梦妍,听爸一句劝,别跟着瞎掺和,一个弄不好进去了,事情可就麻烦了。”

    “放心吧,爸,我心里有数。”

    丁启山叹了口气,“算了,我先去上班了,有什么给我打电话。”

    他拿起公文包走向大门口,半道上停了下来,半转身说道:“梦妍,当初爸执意将你嫁给江策,是爸错了。如果你觉得江策不靠谱,你想要离婚改嫁的话,别藏在心里,跟爸说,爸会全力支持你的,也算是爸对你的一点补偿。”

    丁梦妍愣了下。

    诚然,如今的江策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基本的温饱都解决不了,还得靠丁家养着。

    换成任何一个女人,或许都不能接受这样无能的老公。

    离婚,是最好的选择。

    但丁梦妍想起了江策对她的承诺,想起了她对江策的信任,想起这两天跟江策在一起所体验到的快乐。

    她决定给江策一次机会。

    “爸,我暂时并不想这些。”

    “我还是希望继续跟江策在一起。”

    “至少,目前是这样。”

    丁启山点点头,“好吧,这件事暂时压下来,梦妍,你什么时候反悔了都可以跟爸说,知道吗?”

    “嗯。”

    “那你慢慢吃饭,我先去上班了。”

    丁启山前脚刚开车离开,后脚就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停在了丁家门口。

    一名虎背熊腰的男子从车里走了出来。

    “请问,你找谁?”丁梦妍走上前去问道。

    男子深鞠一躬,满脸笑容的说道:“丁小姐好,我叫天秤,是老大......额......是江策的战友,特地来接您前去参加二少爷的祭祀典礼。”

    “哦,你就是江策安排好的啊?”

    “是的。”

    “嗯,那我们走吧。”

    丁梦妍没有怀疑,关上门,直接上了车,天秤恭恭敬敬的将车门关上,然后上车发动,朝着西江沿岸的方向驶去。

    ......

    西江沿岸,空地上停着一辆白色越野车。

    何耀龙跟侄子何家明坐在车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江面风景。

    何家明笑呵呵说道:“二叔,你可真行啊,真的在五天之内让王秘书把附近全都给拆迁完毕,只是我不懂,为什么没有直接把江陌的坟给拆了?”

    何耀龙不屑的说道:“这你就不懂了。我要等江策祭祀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把他弟弟的坟给刨了!你想想看,到时候他哭着求我都没用,那场景是不是很爽啊?”

    何家明连连点头,“还是二叔你想的周到,一想到上次被江策那王八蛋揍,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说到这个......”何耀龙看了何家明一眼,“江策当兵多年,身手还是不错的,这次你可得多叫点人来,可别像上次那样被他给揍了。”

    “二叔你就放心吧,这回我足足喊了三卡车的人,而且还准备了真家伙!我还就不信了,凭我何家明在苏杭的人脉,还搞不定他一个退伍回来的窝囊废?”

    “嗯,那今天,我们就好好的给江策那王八蛋上上课,让他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有多惨!”

    二人同时哈哈大笑,似乎已经预想到江策被他们修理的痛苦模样。

    ......

    另外一边,丁梦妍在天秤的带领下,朝着江陌坟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她看到江边都被封锁起来。

    “果然就像大姐说的,江边全部都被封锁起来了,外人根本不能靠近江边。”

    “看来,今天是没办法去江边坟旁给江陌祭祀了。”

    同时,丁梦妍发现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丁家的人除了她之外,一个都没有到达。

    看到如此场景,丁梦妍都感到有些凄凉。

    “江策一定会很伤心吧?”

    “今天,看来不会有很多人出席祭祀活动了。”

    她正独自伤心着,忽然,天秤一脚油门下去,车子从一处空隙开进了封锁区,朝着坟墓的方向开了过去。

    丁梦妍吓了一跳,“天秤,你这是干什么?快回去啊!”

    天秤呵呵一笑,“怎么可能回去?我们要参加祭祀活动,不得到坟边才行吗?”

    “你别闹了,今天是拆迁改造的日子,这边全部都被封锁了,外人根本就不让进来。你这么贸贸然的闯进来,万一被发现了,可是会被抓进去坐牢的。”

    天秤大笑道:“丁小姐你就放心吧,就算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抓我天秤去坐牢!”

    说话的功夫,车子已经到了坟边。

    天秤打开车门,恭敬的请丁梦妍走了出来。

    丁梦妍四处看了看,一个人影都没有,紧张的问道:“这......江策了?”

    天秤指了指天空,“在那。”

    丁梦妍抬起头,天空中什么都没有。

    “哪儿了?”

    “三、二、一!来了。”

    这时,就听到一声声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从远处飞来了几十驾直升飞机,每一架飞机的后面都挂着数十米长的白布,以悼念对亡者的思念。

    在飞机的牵引下,江面忽然‘开裂’,一艘巨大的邮轮缓缓驶来,破开江面、惊飞群鸟。

    在那邮轮之上,江策背负双手,傲然挺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