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70章 活路
    第370章 活路

    朱允强跟闫凯文身子靠在墙上,整个人吓得魂不附体,身子是颤抖的、手脚是冰凉的。

    看着外面痛苦惨叫的小弟们,他们两个吓得哭了。

    正在他们绝望的时候,嘭的一声,门被人撞开,一大群全副武装的警察闯了进来,对毒蛇进行攻击、抓捕。

    看到警察,朱允强激动的难以言语。

    “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是来了,我都快要被蛇给咬死了。”

    朱允强非常窝囊的瘫坐了下来,浑身上下有气无力,直到屋子里面的毒蛇都被警方清理干净,他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撤,赶紧撤。”

    朱允强带着闫凯文离开了现场,从办公大楼里面灰溜溜的跑了。

    立刻,一大群记者冲了上去想要采访。

    朱允强哪里管的了那么多,直接把人推开,小跑着去了停车场,开着自己的宝马,带着闫凯文扬长而去。

    这一次能够活下来真算是命大。

    路上。

    朱允强不停的擦汗,“孔光哲那个王八蛋,收了我的钱还故意坑我,这是想要把我弄死了,好把我的钱给独吞了啊!贱货,垃圾,狗东西!”

    闫凯文则摇了摇头。

    “朱董,我看这事没这么简单。”

    “如果真是孔光哲干的,他没必要自己也留在大楼里面啊,这不是找死了吗?”

    “事实上,孔光哲也确实死了,所以我觉得不是他干的。”

    朱允强骂道:“不是他还能是谁?只有他养了那么多的毒蛇。”

    闫凯文眨巴眨巴眼睛,说道:“我觉得是江策,一定是他暗中动了手脚,发现了我们的计划,于是就来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这条毒计用在了我们的身上。”

    听到这话,朱允强的心更加的寒了。

    “江策?又是江策?”

    “这个江策到底有什么样的能耐,能打也就算了,就连智谋跟势力也都强大到令人害怕。”

    “凯文,你没事去招惹这样的怪物干什么?!”

    现在的朱允强是真的后悔了。

    当然,不是真心后悔,而是被江策的实力给震惊到了,不得不后悔。

    闫凯文憋着嘴说道:“还不都是因为您的缘故吗?如果当初不是您眼馋杨君茹的身子,又怎么会惹出后面这一连串的事情?”

    “我靠,你还跟顶嘴?”

    朱允强抬手就是一巴掌,闫凯文很生气却不敢说话。

    一路再无言语。

    他们开到了一片别墅区,来到一栋别墅门前,这里是朱允强的家。

    二人先后下车,走进了家中。

    朱允强把外套直接扔在了垃圾篓里面,然后进浴室冲洗一遍,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也让闫凯文换了一身衣服。

    洗干净后,二人面对面坐在了沙发上。

    朱允强拿起桌上的一颗苹果吃了起来,“说什么都晚了,这一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上了。就连蝮蛇窝这么强大的地下势力都被江策给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了,我们还能拿他怎么办?”

    闫凯文低着头不说话。

    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还能怎么办?

    实在不行,去道歉?

    呵呵,怎么可能,如果是一般的摩擦,低头道歉或许对方也就算了。

    这一次,你可是把人家亲如爷爷的大恩人给逼死了,人家能因为你的一两句道歉就饶了你?

    想想也不可能。

    二人正在叹气的时候,忽然,管家碰上来一个盒子。

    “老爷,刚有人送来一样东西。”

    “谁?”

    “那人没说,只是示意我将这件东西交给你,说会给您一个惊喜。”

    朱允强皱了皱眉,什么人这么神秘?

    他好奇的把盒子接了过来,伸手拆开,将盒子给揭开。

    结果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深褐色的三角蝮蛇!

    “啊~~!!!”

    朱允强跟闫凯文两个人吓得魂飞魄散,一个直接摔在了地上,另一个则双手抱头像是狗一样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可过了老半晌,那条蝮蛇也没有一点动静。

    朱允强这才发现,原来盒子里面的蝮蛇并不是真的蝮蛇,而是一条仿真玩具,按动按钮还会自己游动的那种。

    他松了口气,拍了拍双手抱头的闫凯文,“假的。”

    “啊?假的?”

    闫凯文这才重新坐了下来,气的一把就将玩具蛇给摔在地上,“奶奶的,谁跟我们开这种玩笑?”

    这时,他们都看到盒子里面的一封信。

    朱允强伸手拿过来,打开后,看到信上是一句简单的话:简单的心意,希望你们喜欢。

    署名是——江策!

    “我就知道是这个畜生。”

    “嫌害得我们不够,还用一条玩具蛇来吓唬我们。”

    “狗东西,狗东西啊!”

    朱允强气的直接把信件给撕毁了扔在垃圾篓里面。

    旁边的闫凯文面无血色,眼巴巴的看着那条玩具蛇说道:“朱董,我们没有活路了。江策他这是在告诉我们,我们的生死全部都掌握在他的手上。他说过,在程海头七的那天,就是我们陪葬的日子。我们的死刑已经定了,没法更改了。”

    死,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等死。

    朱允强跟闫凯文,除了等死,别无选择。

    “不,不会的。”

    “我朱允强怎么会等死?我要想办法对付江策。”

    “想办法,对,快想办法。江策也是人,一定有弱点,我不相信解决不掉他。”

    说是这么说,但他们却真的想不出任何办法。

    要是有的话,他们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狼狈了。

    闫凯文绝望的靠在了沙发背上,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绝望之情溢于言表。

    忽然,他想到了一条不是办法的办法。

    这个办法虽然有点难,但如果处理得好,很有可能死里逃生。

    只不过,这个办法不能告诉别人,连朱允强都不能告诉。

    他偷偷的看了一眼朱允强,心中说道:所有的灾祸都是因为你才惹来的,所以,要死就你一个人去死好了,我不陪你。

    知人知面不知心。

    像这种毒蝎心肠的人,你平时再怎么‘喂养’他,到了关键时候,他还是会回过头来咬你一口。

    朱允强,势必活不成。

    但闫凯文,或许还有活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