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82章 冷漠亦或愚蠢?
    昏暗的小屋里面,两个男人非常尴尬的面对面坐着。

    朱允强,闫凯文。

    之前闫凯文设计好了套路想要逃跑,结果怎么跑都跑不掉,想尽了各种办法都逃不出江南区,像他这种脑子的人很快就意识到已经被人当成老鼠‘关’起来了。

    无奈,他只得回到了朱允强的身边。

    朱允强冷眼看着他,嘴撇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小兔崽子,你tm还敢回来?你弄死了我的管家,来一招金蝉脱壳,都不提前通知我的?”

    “你跑啊,你倒是跑啊!”

    “怎么,跑不掉害怕了,又回到我这里了?”

    闫凯文耷拉着眼皮,非常尴尬的说道:“朱董,我也是为了活命,逼不得已;再说了,我俩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距离江策所说的期限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三天一到,我们俩就得玩完,我们现在不能内斗,要联起手来对付江策啊!”

    “对付江策?”朱允强呵呵一笑,“你对付一个给我看看?那狗东西权势滔天、手段狠辣,我们两个加起来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当初要不是你个不长眼的垃圾弄死了程海,我会被逼到这步田地吗?”

    闫凯文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是的,晚了。

    他们两个的命肯定是保不住了,三天时间,他们该想想死后怎么处理后事。

    朱允强越想越不服气,“这个狗东西,要杀要剐一句话的事,非tm的玩弄老子,这几天老子整晚整晚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看到江策的脸。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让老子天天这么等死!”

    “狗急了还跳墙,他这么搞我,我就算死,也得拉个垫背的!”

    说着,朱允强脸色微微一变,“是啊,我不能就这么白死了,就算是要死,我也得拉一个垫背的才行。”

    他询问道:“凯文,你调查清楚江策的家庭情况了吗?他那个漂亮媳妇儿,叫什么在哪里上班?”

    闫凯文摊了摊手,“这不还没来得及调查就被江策给弄残了吗?”

    “没用的东西。”朱允强骂了一句,忽然说道:“弄不了江策的家人,那就去弄杨君茹好了!当初要不是为了这娘们,我也不会闹到今天这步田地。我可以死,但杨君茹,必须给老子陪葬!”

    闫凯文点点头。

    “说的没错,死也要拉杨君茹垫背。不过朱董,我们已经被江策的人24h监控,一出去就会被盯上,怎么下手啊?”

    朱允强冷笑,“我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事都得自己动手吗?等着看好戏吧。”

    他掏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

    在耐心的等待许久之后,电话终于接通。

    朱允强开口说道:“老西,最近胃口怎么样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胃口一直很大,但没有好的货,我都快饿死了。”

    “嘿,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好货的!”

    “哦?”

    “杨君茹,顶级货。”

    一番详谈之后,朱允强把杨君茹的信息都透露给了老西。

    挂掉电话的那一刻,朱允强的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嘿嘿,这一回,我看杨君茹还怎么活?”

    闫凯文好奇的问道:“朱董,这老西是?”

    “一个满脑子只有漂亮女人的亡命之徒,为了享受漂亮女人,什么犯法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杨君茹姿色不错,相信会让他满意。”

    “这种不要命的家伙,下手黑着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某些方面要比那些‘专业’的还要可怕。”

    闫凯文跟着乐了,“这么说起来,杨君茹是没命了。”

    朱允强冷笑,“不光没命,她什么都别想剩下。不是不给老子碰吗?行,那就让老西那些畜生轮着玩吧!”

    屋子里面,两个猥琐的男人咯咯咯的笑着。

    一场灾祸,即将降临

    此时此刻的杨君茹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靠近。

    她在医馆待得乏了,今天就主动跟一名伙计出来进行采购,拎着大包小包往回走。

    二人有说有笑,行走在满是行人的路边。

    看上去一点危险都没有。

    谁知

    走着走着,对面走过来一名中长发男子,穿了一件短背心,上来就指着杨君茹吼道:“好啊,你背着我出来,就是跟这个男人鬼混?拿我的钱去养小白脸,你对得起我吗?”

    杨君茹跟医馆的伙计都愣住了,这哪儿跟哪儿?

    “大哥,你认错人了吧?”杨君茹说道。

    “杨君茹,你少跟我装!”

    这一嗓子直接把杨君茹给喊懵了,对方居然准确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照这么看,应该是认识自己的。

    但不管怎么看,自己对他都没有任何印象。

    这时候,路上的行人纷纷投来奇怪的目光,一个个都躲的远远的。

    别看人多,但仅仅是看热闹的多,一个敢上前帮忙的都没有。

    中长发男子上来就抓住杨君茹的手腕,“跟我回去!”

    杨君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恐怕是遇到了诈骗团伙,她赶紧就大喊:“放手,我不认识你,你给我撒开!”

    “好啊,长能耐了是吧?跟小白脸在一起,都不认识自己的老公了?”

    别人不知道,医馆伙计还能不清楚?

    他上前就推了一把中长发男子,“你信不信我报警?”

    “嘿,打人是吧?兄弟们,打人嘞!”

    一下子,蹿出来四个壮汉,把杨君茹跟伙计给围在了中间,根本就不给他们逃跑的机会。

    两个壮汉上来就把伙计给摁住了,根本不给他报警的机会。

    然后,中长发男子跟另外两个男子拽住杨君茹的手脚就往停靠在路旁的面包车走。

    杨君茹挣扎着,嘶吼着。

    “放开我,我不认识你,你松开我!”

    如此惨烈的吼叫,终于有市民看不下去,走上前来怒斥道:“你们干嘛了?”

    中长发男子这时候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哭了。

    “大爷大妈,你们看看,我辛辛苦苦在外面上班养家,结果呢?”

    “这娘们背着我出来偷人。”

    “如果不是我工友看到通知我,我这辈子都得蒙在鼓里,我苦啊,我苦啊~~”

    他说的跟真的一样,声泪俱下。

    旁边的男子也说道:“老西平时为人老实巴交,谁知道,这坏女人啊,专欺负老实人!这回被我们当场撞破,连老公都不认了,大爷大妈,你们给评评理。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办?”

    几句话一说,原本怒气冲冲过来准备帮助杨君茹的路人都停住了,一个个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杨君茹。

    好家伙,原来是这不要脸的女人背着自己的丈夫出来偷人。

    差一点就助纣为虐了。

    “小伙子,你也是命苦啊。”

    “赶紧把你媳妇带回去吧,家丑不可外扬啊。”

    中长发男子擦了擦眼泪,“唉,我这就回去跟她离婚!”

    说着,他一挥手,让自己的手下把杨君茹给拖进了面包车里面,另外两个直接把伙计给踹翻在地。

    然后,五个人先后上车,扬长而去。

    只留下伙计一个人躺子地上,接受路人的斥责、辱骂。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看着驶去的白色面包车,整个人都傻眼了,又急又气。

    这些路人都是什么脑子啊?

    看不出来这是当众绑票吗?

    嗨!!!

    伙计赶紧爬起身,刚买的药材也不要了,赶紧赶回仁治医馆,找人帮忙。

    再看那辆白色的面包车。

    它很快就脱离了主干道,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开走。

    车内,几名男子用黑色的胶带把杨君茹的手脚都绑了起来,更用毛巾堵住了她的嘴,省得她在路上大喊大叫。

    中长发男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笑呵呵的说道:“兄弟们,怎么样,大哥我的演技可以吧?”

    一男子竖起大拇指,“大哥你这演技也忒棒了,那眼泪说流就流,比那些拿几千万片酬的大明星都强,你都可以去拿奥斯卡小金人儿了!”

    中长发男子哈哈大笑,对于这样的吹捧很受用。

    回过头,他看着满脸委屈的杨君茹,淫笑着说道:“不错,朱董介绍的货质量就是高。妈的,已经快一个月没尝到好货了,我都快饿死了,今天总算可以大饱口福。”

    其他人也都露出了猥琐下流的笑容。

    他们跟着中长发男子的唯一原因,就是臭味相投。

    “老大,待会儿可得让兄弟们也尝尝鲜啊。”

    “当然,等我吃完肉,你们就喝汤。我先帮你们打稳基础,你们直捣黄龙才方便嘛。”

    一群人说着粗言粗语,传入杨君茹的耳中,让她更加的绝望。

    五个男人。

    五个肮脏下流的男人。

    杨君茹怕是要度过最痛苦的一段人生,就算想自杀都办不到。

    中长发男子拿出手帕帮杨君茹擦了擦眼泪,伸手捏了下她的小脸蛋,笑着说道:“妹子,不用哭,我会对你很好的。”

    “我们几个都不是粗人,只要你配合,我们就会让你体验到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对了,妹子你记好啊,帅哥我的名字叫做‘老西’,从今天起,将会成为你的男人,知道了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