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72章 联合抵制供货商
    坐到车上,江策微笑看着妻子丁梦妍,故意问道:“你刚刚的样子好神气啊,心里头高兴坏了吧?”

    丁梦妍假装不介意,“我才不像你,以打击报复别人为乐。”

    “哦,是吗?”

    “当然!”

    嘴上这么说,实际上丁梦妍的心里头已经快要乐疯了。

    虽然好像很不道德,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但话又说回来,这个郝志梅确实可恨。

    “坐稳了,回家吃饭。”

    江策一脚油门下去,车子扬长而去。

    今天虽然没有买成首饰,但是丁梦妍却收获了比首饰贵重得多的东西。

    回到家。

    丁启山跟苏琴老两口摆满了一桌子的菜。

    他们以为丁梦妍会买一些贵重的首饰回来,为了让女儿高兴,老两口特别做了一桌子的菜来给给他庆贺。

    结果只看到丁梦妍两手空空的回来,江策的手上同样什么都没有。

    丁启山皱着眉头问道:“梦妍呐,你这怎么空着手就回来了?是江策嫌东西贵,没给你买吗?”

    苏琴擦了擦手走了过来,“我说策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以前你没钱也就算了,现在你每个月挣那么多,也该好好补偿一下我们家梦妍。说好带她去买首饰的,怎么能空着手回来了?”

    江策一脸无辜。

    丁梦妍替他解围:“爸、妈,这件事不怪江策,是我自己不想要。”

    丁启山冷哼一声,“少来,哪有女人不爱首饰的?你也别替他说话。这男人呐,一有钱就容易变坏。梦妍,你前些年吃了那么多苦,现在该花花,别给他省。”

    丁梦妍笑着搬了把椅子坐下,“江策虽然没有送给我珠宝首饰,但是却送了我一份更大更珍贵的礼物!”

    “哦?”

    丁启山跟苏琴同时问道:“什么礼物?”

    丁梦妍把那份刚签订的合同摆在了桌子上,非常得意的拍了拍,“他帮我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

    工作?

    丁启山更不乐意了。

    他不高兴的说道:“江策你现在挣得不少啊,何必再让梦妍出去上班?你就让她在家休息休息,随时准备生孩子不行吗?”

    丁梦妍嘟了嘟嘴,“爸,我是那种只吃饭不干活的人吗?”

    父女僵住了。

    苏琴走过来拿起合同,“有工作也好,女人呐还是要独立一点,不能什么都吃男人的。就像我,一辈子被你爸管着,一点自由都没有。”

    丁启山白了她一眼,“嘿,我就喜欢听你们女人嚼舌根,我怎么没给你自由了?你说”

    他刚想跟苏琴唠叨几句,结果就看到苏琴像是中风了一样,整个人颤抖不已,两只眼睛瞪得老大。

    就好像是见了鬼一样。

    “老伴儿,你这是怎么呢?”

    丁启山吓得赶紧去搀扶苏琴,而苏琴只是非常费力的转过头,把手中的合同递给丁启山。

    “老头子,你看看这份工作。”

    “工作?有什么问题吗?”

    丁启山接过合同浏览一遍,他的反应比苏琴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惊恐的看着丁梦妍,不敢置信的问道:“梦妍呐,你现在是恒星珠宝江南分部的总经理了?”

    丁梦妍微笑不说话。

    “不得了啊,我们家出大人物了!”丁启山再一次确认合同,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本以为江策当上采购经理就够厉害的了,没想到女儿本事更大。

    这以后一家子就都不愁吃喝了。

    丁启山就算立刻辞职,一辈子都不愁了,有花不完的钱了!

    丁梦妍说道:“这就是江策给我争取来的新工作,爸、妈,你们还有意见吗?”

    “没有,绝对没有!”

    丁启山哪里还有一丁点的意见?

    他刚刚只是以为江策给丁梦妍找了一份普通工作,所以意见才会那么大;现在知道丁梦妍当上了总经了,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产生意见呢?

    不光没有意见,丁启山还高兴的问道:“我的好姑爷,你那还缺人吗?也安排我过去干个活儿。你放心,我不用当总经理,给我当个副总啊、vp啊什么的就行。”

    江策挠了挠头,有些难。

    苏琴白了丁启山一眼,说道:“策儿,别听你爸胡说八道,他一个糟老头子能干什么啊?”

    “嘿,糟老娘们,你怎么还拆我台了?”

    一家人在吵吵闹闹间坐上了饭桌,享用大餐。

    虽然没有买回来珍贵首饰,但那已经不重要,身为总经理的丁梦妍以后还不是想买什么珠宝就买什么珠宝?

    这一顿饭,就当是庆祝丁梦妍的‘升官’之喜了!

    同一时间。

    三大供货商之一的史正刚正坐在办公室里面数钱,看着一沓一沓崭新的钞票,史正刚高兴的嘴都合不拢。

    他笑眯眯的自言自语道:“八个亿啊八个亿,维斯你真是舍己救人,拥有奉献精神呐。“

    “这下我算是赚大发了,怎么花都花不完咯。”

    史正刚已经在幻想如何扩大规模,把供货渠道给扩大,成为江南区第一的供货商,把其他的供货商统统都给打趴下。

    等到他成为业界第一的供货商,那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到时候一边吃原石,一边吃珠宝商,两头拿好处,大赚特赚。

    越想越高兴,史正刚恨不得跳一支舞。

    正美着,传来几声清脆的敲门声,史正刚赶紧把钱给收进了抽屉,“进来。”

    门推开。

    市场部的总监——杨成拿着一份厚厚的材料走了进来。

    “老板。”

    “嗯,小杨啊,找我有什么事?”

    杨成面色难看的说道:“这两天公司发生了一些状况,我觉得有必要跟您详细汇报一下。”

    史正刚皱了皱眉,公司才挣了8个亿,业绩红火,这鸿运当头的有什么状况?

    “说。”

    杨成先打开一份材料放在了史正刚的桌子上,“老板,您过目。”

    史正刚拿起来扫了一眼。

    “嗯?这些珠宝公司怎么突然之间全部都反悔了?”

    杨成点点头,“是的,原本答应跟我们签合同购买原石的珠宝公司,都反悔不签了。不仅如此,那些原本有意向合作的,最近也都纷纷断了联系。”

    “甚至连一些合作多年的老企业,最近也都选择跟我们保持界限。”

    怎么会这样?

    史正刚询问道:“是不是被另外两家给抢客户了?”

    这种事情时有发生。

    杨成摇了摇头,“不是,我暗中的眼线汇报,另外两大供货商的情况跟我们差不多,他们的处境也不好。”

    这就奇怪了。

    既然不是另外两家抢客户,那为什么原本谈的好好的客户,突然之间就都反悔了?甚至连谈的意向都没有了。

    这时,杨成咬了咬嘴唇,非常艰难的说道:“老板,我觉得是那个人在搞鬼。”

    “那个人?谁?”

    “江策。”

    “江策?从何谈起?”

    “老板,根据我的调查,江策跟这些珠宝公司有着密切往来,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江策搞鬼,但是从江策的行动踪迹来看,我们的客户极有可能是被他给掐断了!”

    “哦?”

    史正刚靠在了椅背上,微微皱了皱眉。

    他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当时他过来要求自己不要跟维斯合作,自己不但没有同意,还凶了江策一顿。

    当时的场面闹得非常难看。

    记得当时江策留下一句话: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后来证实,江策只是在演戏,是故意设坑等着维斯去跳,史正刚阴差阳错成全了江策。

    但话又说回来,也因为这件事,史正刚跟江策彻底闹掰了。

    江策会找人对付他也不奇怪。

    史正刚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老子刚挣了八个亿,有足够的资本去耗。这个垃圾江策,还想跟我斗?我倒要看看他拿什么跟我斗!没有老子供货,我看他那破珠宝公司从哪采购原石。”

    说着,他嘱咐杨成:“小杨啊,你把我的话带给另外两家供货商,我们三家同仇敌忾,一起把江策给玩死!!!”

    杨成点点头,“明白了。”

    杨成离开办公室,关上门,史正刚轻轻拍打着桌子。

    “江策啊江策,你以为把大大小小的珠宝公司联合起来,不采购我们的货就能抵制我们了?”

    “呵,蠢蛋!”

    “整个江南区百分之九十五的货都掌握在我们手上。”

    “不从我们三家进货,你们还能从哪进货?恒星珠宝家大业大,或许撑得住,但别的公司能撑多久?一个星期不到就得哭着来求我!”

    “跟我斗,你是找死。”

    在史正刚看来,他根本就没有输的理由。

    反正八个亿可以让他支撑很久,没生意也不要紧;再说了,货掌握在他手上,那些珠宝公司只能听他的调度。

    想联合起来抵制供货商?

    痴心妄想。

    该吃吃该喝喝,史正刚根本就没有把江策放在眼里。

    他估算了一个时间:七天。

    最多七天,那些小珠宝公司就得回过头来求他,跟他连成一片,到时候大家联合起来抵制江策、恒星珠宝。

    “江策,你把老子给惹怒了。”

    “现在就算你来求我都不好使了,哼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