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81章 不计前嫌
    江策一开始就料定汤佳文会来仁治医馆找他,毕竟石宽搞出来的问题,光靠汤佳文是肯定搞不定的。

    就算是江策,也花费了好几个小时才研制出针对的克制药物。

    所以江策在离开学校的第一时间就来到了仁治医馆,目的就是为了抓紧一切时间研制‘解药’,因为仁治医馆的各种药材都比较齐全,所以在这里进行研制也很方便。

    他也想到了汤佳文会来,所以一早就跟辛韫说了,如果汤佳文来了,就暂时让他等一会儿,等到江策能够研制出解药就出来。

    结果却有点尴尬。

    辛韫在得知江策被羞辱之后,小女人心底里的火一下子就蹿了起来,非要狠狠教训一下汤佳文不可。

    喂女子跟小人难养也。

    辛韫可没有江策那么好说话,看到汤佳文来了,直接就让他吃了闭门羹。

    这也算是按照江策交代的去做,毕竟江策只是说让汤佳文在外面等着,又没说怎么等着。

    至于下跪,那也是汤佳文自己的选择,辛韫可没有要求他这么做。

    辛韫也是替江策鸣不平。

    更何况,在辛韫的心中,江策就是完美的存在。

    辛韫深爱着江策,虽然这辈子几乎没有跟他在一起的可能,但辛韫也绝对不允许别人这么羞辱欺负江策。

    江策好说话,辛韫可不答应!

    所以这会儿江策走出来看到汤佳文跪在门口,才会感到意外跟尴尬。

    他摇了摇头,“辛韫,做得过了啊。”

    辛韫甩了个脸色,“他带着全体师生当众羞辱你的时候,做的更过;再说了,是他自己要跪,又不是我让他跪的。”

    门口的汤佳文也不是傻子,通过屋内两个人的对话,已经明白大致经过。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服软,否则可能前功尽弃。

    他主动说道:“是的,江先生,是我自己后悔不已,主动在门口下跪,恳求您的原谅。整件事跟辛医生没有任何关系,还请您不要苛责她。”

    堂堂一个校长,当众下跪还说出这么服软的话,已经足够看出他的诚意,更何况江策本来也没有打算难为他。

    这会儿,辛韫跟江策都走到了门口。

    江策主动伸手将跪着的汤佳文给搀扶了起来,“汤校长,您不必这么做,我并没有怪你,毕竟你也是受害者,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你会选择相信石宽也是正常人的选择。”

    越是这么说,汤佳文就越是感到后悔。

    他眼眶含泪的说道:“我现在是真的后悔,为什么毫无保留的选择相信一个大骗子。江先生,别的不多说了,我这次来找您就是为了寻求解药,只要您帮助我这一次,以后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江策笑了笑,伸手将药方递给汤佳文。

    “这是我刚刚配好的药方,能够针对石宽的药物进行有效的克制。”

    “你拿着这份药方去医院,找靠得住的医生进行配置,相信很快就能让学生恢复健康。”

    汤佳文双手颤抖的接过药方。

    难以相信,他之前那么凶狠的对待江策,接过江策不但没有责怪他,还第一时间回来研制解药。

    什么叫做以德报怨?

    什么叫做不计前嫌?

    今天,汤佳文算是彻彻底底清清楚楚的明白了。

    看来,一个人的品性如何,只有实际了解过才知道,千万不能道听途书,只听名声就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是绝对靠不住的。

    石宽的名声好吧?

    结果呢?

    江策是一个商人,在众人看来,无奸不商。

    但最后名声好的石宽把汤佳文坑的死去活来,而无奸不商的江策却拉了汤佳文一把,这就是差距,这就是事实。

    汤佳文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喉头哽咽,说不出话来。

    江策说道:“汤校长,现在学生们需要你的帮助,就不要在这里逗留了,赶紧去医院吧。”

    这句话提醒了汤佳文。

    现在最重要的是救活学生,而不是感谢江策。

    救人要紧!

    “江先生,您的大恩大德,日后汤某必定重谢!”

    “告辞。”

    说完,汤佳文转身离去。

    他坐上了车子,立刻赶去医院,一到医院就马不停蹄的联系院长,把江策的药方交到靠谱的医生手中,进行解药配置。

    一开始医院还有些不相信江策,于是就先做了试验,让其中一名学生代表来试用解药。

    结果不到一刻钟的功夫,那名学生的症状就缓解了。

    也不呕吐、抽搐了,虽然身体还是很虚弱,但病情明显得到了遏制,身体在逐渐的恢复。

    有了一名学生的成功,医院就放心大胆的使用了。

    短时间内加派人手,对每一名学生配置解药,不到2h的时间内,上百名学生就全部都服用了解药。

    之后,众人的并且也都得到了遏制,身体机能开始恢复正常,不再紊乱。

    看到学生们再无生命危险,汤佳文长出一口气,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他忍不住流出喜悦的泪水。

    虽然还是会遭遇到处罚,虽然还是要面对学生家长的苛责,但至少确保没有学生因为他的失误而丧命,这就足够了。

    “江先生,谢谢你。”

    “谢谢。”

    汤佳文看着天空,发出由衷的感谢。

    而此刻的仁治医馆里面,江策同一时间接到了来自警队的电话。

    “报告总负责人,石宽那边的追踪有了新的发现,还请您回一趟警队,我向您进行详细报告。”

    “了解,就来。”

    挂掉电话,江策冲着辛韫浅浅一笑,礼貌的说道:“多谢你这一次的帮忙,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嗯。”辛韫没有多说什么。

    看着江策离去的背影,辛韫的心里感到酸楚、难受。

    看不到的时候,想念;看到之后,又舍不得他走;这一份注定没有结果的爱,让她身心俱疲。

    她不想这样。

    但控制不住。

    爱一个人是无法控制的,如果爱可以控制,她宁愿一辈子没有感情,也好过于独自难受。

    转过头,辛韫落寞的走向医馆深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