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19章 守株待兔
    石宽现在是不想去也得去,他不自己走,那就必须由警察把他带走。

    他冷哼一声,重重的将门给踹开,咧了江策一眼。

    在警察的紧密监控之下,石宽走进了警局。

    倒是没有被直接带进审讯室,而是被带入到了一间休息室,就像江策所说的那样,在休息室里头摆放着已经冲好的上等龙井茶。

    他坐在了椅子上,随手端起一杯就喝,也不管这茶是不是有问题。

    当然,他都已经走到这一步田地,管他茶里头是不是有问题,都已经不在乎了。

    江策随后跟了进来,反手将门给关上。

    他坐在了石宽的对面。

    石宽看都不看他,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一边询问道:“江策,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的逃跑计划,又是怎么把我从机场带过来的?”

    江策也端起一杯茶,轻轻地抿了一口。

    “这很容易啊,我在出租车进入的通道口设置了一块警告牌,上面有你的照片,很醒目的。”

    “只要从那经过,就一定看得到。”

    “所以,每一个出租车司机都会对你的样貌记得非常清楚;你大晚上坐车离开,自然就会被出租车司机给送到警局来。”

    “不用我们出手,你就自投罗网了。”

    石宽眉头紧锁。

    不得不说,江策这一招真是狠,守株待兔,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石宽给逮捕了。

    不管石宽坐上哪一辆出租车,都一定会被出租车司机给送到警局。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

    江策就是石宽的克星,倘若没有江策的存在,石宽早就已经成功了,根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就是因为江策一而再再而三的搞破坏,才害的石宽入狱。

    他愤恨的看着江策,咬牙切齿的问道:“江策,我到底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跟我作对?我知道你是仁治医馆的人,但我医学社跟你仁治医馆的仇恨也没有这么深吧?”

    江策耸了耸肩,“你是罪犯,我阻止你犯罪、将你抓获归案,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每一个好公民都应该这么做。有问题?”

    “哼!”石宽非常自觉地又倒了杯茶,问道:“这些都不提了,反正我已经被抓了,事情也败露了,估计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度过了。但是我不明白,江策,你凭什么坐在这里?你是队长还是局长啊?凭什么坐在这个位置?还有那些警员,为什么对你那么客气?”

    通过刚刚警员对江策的态度,石宽就看出了端倪。

    跟别人不同,石宽非常的谨慎小心,即便被抓了,这种习惯也是改不掉的。

    他细心的发现,警员对待江策态度,就像是下级对待上级的态度。

    所以他不懂了。

    江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顶多还会一点医术,怎么就能只会这么多的警员了?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按照道理来说,江策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此!

    石宽是想要死的明白一点,他不能糊里糊涂的就完了。

    江策点点头,“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也不用再瞒着你。其实我除了商人跟医生这两重身份之外,还有一重身份。”

    石宽笑了笑,“哦?什么身份?你是谢孟智的小舅子?”

    因为江策平时跟谢孟智走得很近,所以石宽才会有此一问。

    江策摇了摇头,“不,谢孟智是我的下属。”

    “下属?哈哈哈哈。”

    石宽干笑几声,这笑并不是嘲笑,而是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恐惧而笑。

    他很聪明,知道江策到了这种时候绝对不会开玩笑。

    江策说的是真的,谢孟智是他的下属,那江策的身份至少也得是副局长,甚至更高。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江策尊贵的身份,石宽那就不会害怕了。

    人怕就怕,明明对方身份很尊贵,你还不知死活的往上撞;如果江策的身份真的很尊贵,那么,石宽一直以来的行为简直可以用‘愚蠢’两个字来形容。

    后怕,才是真的怕。

    “江策你不要跟我卖关子了,你说谢孟智是你的下属,那你是副局还是局长啊?”

    “都不是。”

    “那你是什么?”

    “江南区,总负责人。”

    咣当,石宽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摔成两半。

    空气像是凝固起来了一般。

    石宽刚刚已经尝试过各种幻想,对江策的身份有过很多的猜测,但就是没有猜到江策竟然是江南区总负责人!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如果江策是副局哪怕是正局,都还有的说;可现在江策的身份是总负责人,那就根本没得谈了。

    想想这段时间石宽的所作所为,呵呵,跟作死有什么区别吗?

    “总负责人?”

    “好啊,江策,你真是太能装了!”

    “你tm身份都高上天了,还一天到晚的在我面前装可怜,我真是小看你了,小看你了呀!”

    江策摇了摇头,“我也是没办法。石宽,像你这么聪明的狐狸,如果我不隐藏身份的话,又怎么会让你麻痹大意、露出狐狸尾巴了?”

    是的。

    如果一开始石宽就知道江策的身份,那就绝对不会有今晚的行动。

    对待不同的对手,当然会采用不同的手段,这是石宽一贯的行事作风。

    江策把石宽都研究透了。

    惨败。

    石宽低下了头,他是彻底的输给江策了。

    无论是医术,还是医德,又或者是智谋,无论从哪一方面看,石宽都败的一塌糊涂。

    眼前这个男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实力。

    这一次跟江策的pk,石宽输的很彻底,这一辈子都爬不起来了。

    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被人重重推开。

    谢孟智冲了进来,急忙忙跟江策说道:“总负责人,对不起,我失职了,让石宽那个王八蛋从机场给逃跑了,怎么找也找不到,请您处罚我吧。”

    江策听完笑了笑,轻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笑而不语。

    谢孟智疑惑的刚想问再说两句,结果转头一看,坐在江策对面的那名男子怎么那么眼熟?

    呵,那不就是……

    “石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