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24章 给过你机会
    唐文末整了整西装,坐在了大会限产的椅子上,一脸的得意。

    刚刚他算是威风了一把。

    丁家一家人被他亲手送了进去,不关个几个月别想出来!他不能让他老婆一个人关在里面,得拉人当垫背的。

    想想就觉得痛快。

    正想着,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陌生号码。

    唐文末皱了皱眉,怎么会有陌生号码打过来?谁?

    他选择了接通。

    “喂,请问哪一位?”

    “江策。”

    一听到这两个字,唐文末情绪有了极大的变化,他对这个男人痛恨到了极点,不过他知道江策这会儿打电话过来是为了什么。

    还能为什么?

    肯定是为了丁家之人的事情呗。

    果不其然,江策在电话里开门见山的说道:“唐文末,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我决定给你一次机会,现在立刻去牢里把我家人接出来,赔礼道歉,这件事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今天日子特殊,我不想惹出太多的事。”

    唐文末听了心中发笑。

    呵呵,这算什么?威胁吗?

    要知道,唐文末可是东域的副统,而他江策只不过是一个窝囊废上门女婿,听说最近工作还丢了。

    两个人身份地位如此悬殊,江策居然还敢用‘命令’的口吻对唐文末说话,简直疯了!

    唐文末冷笑着说道:“江策,你以为能靠着一点小聪明为所欲为吗?告诉你,今天丁启山一家是出不来的。我还告诉你,不光今天出来不,明天、后天、大后天,全都出不来!三个月,我向你保证,他们至少要在里面关三个月。并且我还跟你说,他们在里头的日子肯定过的不好受!你那如花似玉的老婆,出来之后就成瘦骨嶙峋的老太婆了!哈哈哈哈。”

    唐文末放肆的笑着。

    他以前被江策羞辱过不少次,这回总算是找到机会狠狠的报复。

    电话那头再也没有一句话。

    啪嗒,电话挂断。

    唐文末看着电话冷笑,“区区蝼蚁,也敢跟我这么说话?真是不知死活。”

    他都想好了,等今天的退休大典结束,就立刻去丁家把江策也给抓起来,理由就是丁启山一家的同党。

    正美着,一抬头,唐文末看到几个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领头之人气宇轩昂、一身正气。

    是沐阳一。

    谁都知道,沐阳一是总负责人的左膀右臂,总负责人有什么事情都会通过沐阳一来处理。

    对待他,就要像对待总负责人一样尊敬。

    即便沐阳一的职位比唐文末要低一点,但唐文末不敢丝毫大意,立刻起身笑脸相迎。

    “沐长官,你好。”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面对唐文末的笑脸,沐阳一却根本不留情面。

    他冷着脸说道:“唐文末,唐副统,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声音浑厚,语气凶狠。

    即便是唐文末,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吓得半死,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他咽了口吐沫,依旧笑着脸问道:“沐长官,何出此言呐?”

    沐阳一瞪着唐文末,“呵呵,你还问我?你做了什么心理没点数吗?”

    唐文末心理发苦。

    他做了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做啊。

    他跟总负责人都没有见过面,按理说,根本就没有可能得罪总负责人,为什么这会儿沐阳一会亲自来兴师问罪?

    实在是想不通。

    沐阳一继续说道:“我问你,丁启山一家人为什么会被押送进警局?”

    唐文末恍然大悟,赶紧说道:“他们几个贱民伪造总负责人的邀请函,企图混入大会现场,幸亏被我及时拆穿、押送走了。”

    “放屁!”

    沐阳一瞪着唐文末,“丁启山一家,那是总负责人的座上宾,是本次大会几百位出席者中最最尊贵的嘉宾!没有他们,今天这大典都没有开下去的必要!”

    唐文末都被说懵逼了。

    丁启山一家有这么大的能量?

    试问,今天出席的每一位嘉宾,哪一个不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非富即贵。

    放眼望去,每一个都比丁启山他们身份尊贵。

    但沐阳一居然说今天开会最最重要的是丁启山一家,这是跟他闹着玩吗?

    如果是其他人说这种话,唐文末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开什么国际玩笑?但这话是从沐阳一的口中说出,那份量可就重了。

    沐阳一是总负责人的‘代言人’,他的话,就是总负责人的话。

    含金量极高。

    唐文末有点慌了,他着实没有料到丁启山一家居然会如此重要。

    现在怎么办?

    沐阳一指着他说道:“唐文末,我现在给你20min的时间,给我把丁家之人安安稳稳的护送过来,赔礼道歉。”

    “然后,你主动向东域的统帅提交辞呈,选择退隐。”

    唐文末彻底傻了。

    什么情况这是?

    让他把丁家的人给接回来也就算了,居然还要他自己选择退役,这是跟他开玩笑吗?

    “不是,沐长官,这惩罚是不是有点严重啊?”

    “呵呵,严重吗?”沐阳一冰冷说道:“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选择了放弃,那就怪不得别人!”

    “不是,您什么时候给过我机会啊?”

    “自己想。”

    唐文末脸色发白,突然之间,他想起了刚刚江策的那通电话。

    在电话中,江策明明白白说过,只要他把人接回来、赔礼道歉,那么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不会再追究。

    但唐文末根本就没有把江策放在眼里,还狠狠的羞辱了一顿。

    现在想想,如果早早的听从江策的指示去做,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说是这么说,问题是,江策跟沐阳一、跟总负责人又有什么关系?

    唐文末发现自己是真的越来越看不懂江策了。

    这个男人的背后,究竟还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啊?

    沐阳一看了眼手表,严肃的说道:“你现在还有18min,时间不多了;人接回来,你只是丢官;人接不回来,要我亲自去接的话,那你丢的可能就是命了!”

    话狠了点。

    但唐文末深信不疑。

    总负责人的身份地位崇高无比,就算是东域的统帅见了都得低头哈腰,大气都不敢喘,更何况是他这个副统?

    唐文末心理后悔啊。

    为了一时的争强好胜,给自己惹来了这个不必要的麻烦。

    你说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招惹丁启山一家?

    那邀请函他也看了,确实是真的,可他为什么当时就硬要说是假的了?他就不想想,能被总负责人邀请,那必定是有原因的。

    现在好了,事情闹到这步田地,根本收不了场。

    能把人请回来,那只是丢官;请不回来,连命都得赔在里头。

    唐文末叫苦不迭。

    他连连说道:“接,我这就安排人把丁启山一家接送过来!”

    不敢大意。

    唐文末立刻拨通了手下警员的号码,大声吼道:“命令你们,在15min之内把丁启山一家安安稳稳的护送到大会现场!”

    “啊?副统,您不是说他们企图对大会搞破坏吗?”

    “你少tm给我废话,按我的命令去办!对了,把手铐都给我松了,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送回来,现在立刻马上,速度越快越好,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

    挂掉电话,唐文末看向沐阳一,“沐长官,这样总可以了吧?”

    沐阳一冷哼一声,“可不可以,现在还不知道,得看你手底下的人办事效率如何了。”

    说完,沐阳一带人离开。

    唐文末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刻都待不住,在大会现场来来回回的踱步、转圈子。

    3min过去;

    5min过去;

    10min过去;

    依旧还是没有半分动静。

    唐文末的手心里头全部都是汗水,他现在等的可不仅仅是丁启山一家,他等的是自己的‘命’!

    再送不过来,那他的命可就不保了。

    “混账玩意,怎么这么慢?”

    唐文末出了会场,在入场口垫着脚往外看,就等着看警局的车子开过来,着急坏了。

    “快一点啊,快一点啊,都在磨叽什么了?”

    他身上的冷汗直冒,衬衫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又过了3min,终于,一声声的警笛声传了过来,警局的车子开了过来。

    “来了!”

    唐文末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嗖的一下就冲了过去,还没等车子停稳,他就把车门打开,满脸堆笑的对立面的人说道:“三叔、三婶、梦妍、丰成,你们怎么才到啊?我都等你们半天了,退休大典就要开始了,可千万不能耽误了。走,我带你们进去。”

    丁启山一家互相看了看,个个脸上都写着问号。

    前前后后拢共不超过一个小时的功夫,怎么唐文末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先前还口口声声说他们的邀请函是假的,不让他们进去,利用手里的那点权力横加阻拦,一副面目可憎的样子。

    短短一个小时不到,就变得满脸堆笑,说话客客气气的,说着喊着请他们几个进会场。

    这中间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

    实在值得人寻味。

    丁启山是老江湖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知道唐文末一定被人给‘修理’了。

    于是他坐在车上翘起了二郎腿,故意刺激唐文末:“抱歉啊,我突然觉得这大会没啥意思,不想进去了;文末啊,你还是自己去参加吧,我们就不奉陪了。”

    “啊?”

    唐文末一听,又急又气。

    不奉陪?

    呵呵,你们要是不进去,唐文末的命可就没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