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30章 春雨滋润大地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江策看了过去,不明白江策在说什么。

    他都已经不是江南区总负责人了,以后就是一个在家游手好闲的上门女婿,哪里还用得到这么一帮实力强劲的手下?

    就算是浸梦科技跟忆陌文娱,又或者是恒星珠宝,也根本用不到这些人出手吧?

    江策犹豫再三,也不打算隐瞒了。

    他直接说道:"爸妈、老婆,我还有一件事没有跟你们说,那就是——我决定离开家一段时间。"

    要走?

    丁梦妍精神恍惚了一下。

    还记得当年她跟江策刚结婚,江策就离开家去当兵。一走就是五年,她也因此守了五年活寡。

    如今江策回来,他们俩好不容易建立起夫妻感情,眼看着小日子就要舒舒服服的过起来,江策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

    丁启山第一个表示不满,"策儿,不是我说你,你这刚回来一年多,一家人还没好够。怎么又要走啊?我们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你要离开我们去哪里啊?"

    江策沉默了。

    许久,他长叹一口气,说了一句让丁启山错愕的话:"不,我还有一位亲人。一位至亲。"

    丁启山脸色变了又变,"策儿,你说什么糊话了?"

    江策说道:"爸,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得到了我爸的一些线索,这一次离开就是要去找他。"

    丁启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找你爸?不就是找我吗?我就在这儿啊,策儿,你脑子烧糊涂了吗?"

    一旁的丁梦妍听不下去了,推了推丁启山,"爸,江策说的应该不是你。"

    "不是我还能是谁?"丁启山傻里傻气的说道:"难不成还是去找他亲爸、我那死鬼老同学——江翰非啊?"

    话刚说出来,丁启山就意识到问题所在。

    他瞬间看向江策,不敢置信的问道:"策儿,你该不会是说你得到了翰非的线索吧?"

    江策肯定的点了点头。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了。

    皓月当空,冷风瑟瑟。

    原本丁启山很反感江策又要离开家的决定,但是在得知原因之后,他忽然觉得江策应该离开。

    多年之前,意气风发的江翰非神秘失踪。

    再然后,年幼的江陌成为了浸梦科技的董事长,结果因为太年轻,被人陷害、跳楼自杀。

    江陌是挽回不了了,那江翰非就必须尽全力挽回。

    丁启山咽了口唾沫,问道:"你的线索靠谱吗?"

    江策回答道:"暂时还不清楚。只有调查过才能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我的父亲,如果是,我很想知道他消失的这些年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从不回家。"

    是得弄清楚。

    这里头怕是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而且还有一件事江策没有说,那就是这个"江翰非"是石家父子的幕后买家,是一名罪恶滔天的罪犯。

    江策这一次去找父亲,绝对不仅仅是父子重复那么简单,到时候可能要面对的场景,会比想象中困难十倍百倍。

    丁启山叹了口气,"唉,如果是一般的事我是坚决不让你走的,但如果是为了找回你的亲生父亲,找回我那死鬼同学、老亲家公,那我就真的没理由阻止你了。"

    说着,他伸手拍了拍丁梦妍的肩膀,"女儿啊,老爸我无话可说了,放不放他走,看你了。"

    说完,丁启山转身进了屋。

    大家都散了,该走的都走了。

    丁梦妍跟江策一起进了卧室,刚刚的喜悦瞬间就被冲散了,丁梦妍坐在床上不高兴。

    是个女人都会不高兴。

    江策这一走,不知道又要离开几年。

    运气好很快就回来,运气不好。那就没数了。

    越想,丁梦妍就越觉得委屈,别人家的老公都天天在家陪着,怎么到了自己这,老公三天两头就往外跑?

    唉……

    或许,这就是命。

    江策坐在了她的身边,搂住了丁梦妍,柔声说道:"老婆,我答应你一定会尽快找出我爸的下落,然后跟我爸一起回江南区。"

    丁梦妍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还能如何?

    阻止他?不让走?

    显然不可能。

    她淡淡说道:"走肯定是要走的,但是老公你得答应我两件事。"

    "你说。"

    "第一,绝对不可以在外面沾花惹草!不准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江策笑了,"当然不会,我的心只属于老婆你一个人,谁都抢不走。"

    丁梦妍冷哼一声,"呵呵,说得好听,哪个男人不花心?我还没跟你算一算辛韫的事情了。"

    江策满头黑线,怎么又扯这事。

    他赶紧岔开话题:"那第二了?"

    "第二。就是……"丁梦妍认真的看着江策,"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江策点点头,"放心,我不会死。"

    "不光不能死。从头到脚、胳膊大腿的,什么都不能缺,给我完好无损的回来!"

    "遵命,老婆大人。"

    "唉……"丁梦妍又叹了口气,问道:"还没问,你这一次要去哪里啊?"

    "京城。"

    "京城?那边可危险了!鱼龙混杂,遍地都是大人物,走在大街上都会碰到惹不起的角色。你现在也不是修罗战神、总负责人了,没有实权,去了之后可得小心。千万不要太高调。"

    江策淡淡说道:"我是去找我父亲的下落,不是去找麻烦,放心吧。"

    虽然是这么说,但江策心里也清楚京城是什么地方。

    一般人根本无法立足的圣地。

    要么,你就卑微的活着;要么,你就成为人上人。

    在京城,活在中间档的人是最难受的,每天都提心吊胆,生不如死。

    而且,江策在京城还有着不少的仇人。

    他的修罗战神可是抢了不少京城世家公子的风光。去了之后不知道会被怎么针对;还有那个赵家大公子,江策前不久刚抓了人家的情人,去了京城人家会放过这么好的报复机会?

    这一趟,凶多吉少。

    已知的未知的危险,相当多啊。

    江策说道:"不过也得亏我辞退了总负责人的身份,否则的话,我还没有办法随随便便去往京城。"

    "你啊,现在也就只剩下一个方便了。也罢,我好累了,先睡觉吧。"

    丁梦妍正准备脱衣服,结果一眼就看到江策两颗贼眼珠子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的某个凸出部位。

    她赶紧捂住了胸口,紧张问道:"老公,你那是什么色眯眯的眼神啊?"

    江策尴尬的挠了挠头。

    "那个,还有一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但我又怕你不同意。"

    "怎么说才好了?"

    丁梦妍白了他一眼,"你还会在乎我的感受吗?你要是在乎我的感受,就不会瞒着我那么多事情了。说吧,还有什么事情你想要跟我商量的?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情人了啊?"

    江策连连摆手,"怎么可能?我是想要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

    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

    丁梦妍生气了,"你怎么回事呀?"

    江策低着头有些害羞的说道:"梦妍。你看我们年纪也都不小了,爸妈也一直催着要抱孙子,所以我觉得……"

    这回丁梦妍算是听明白了。

    敢情江策是想要……

    她的脸瞬间红透,在江策的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一下,"你呀。坏死了!隐瞒了我那么多事,我气还没消了,你这会儿还想跟我……不行,绝对不行,我才不想跟你个大坏蛋那个了。"

    江策一本正经的说道:"可是老婆。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啊。我这两天就要走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播种的话,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得来。再说了,你也不能让爸妈一直着急是不是?"

    这话差点没把丁梦妍气死。

    她用枕头"殴打"江策,嗔怒道:"你说什么了?什么叫做"播种"啊?就你这样还修罗战神?依我看。你就是个不害臊的流氓战神,啊呸,是流氓混蛋!"

    两个人在床上打闹着。

    趁着一个空档,江策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丁梦妍,在她耳边说道:"老婆,我真的好爱你,今晚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呸呸呸,江策你好不要脸,你的身手就是用在这种事情上的吗?"

    丁梦妍表面上生气,但内在里却愿意的很。

    半推半就之间,也就从了。

    今夜,风冷。

    今夜,人暖。

    丰盛的雨水洒在肥沃的大地之上,诞生出一片勃勃生机。

    次日清晨。

    江策搀扶着都快要走不动路的丁梦妍来到了餐桌边,给她盛了粥、拿了筷子。

    苏琴疑惑的问道:"女儿,你这是怎么了?"

    丁梦妍脸色一红,"都是他不好,昨天晚上那么……那么……那么急躁!"

    苏琴瞬间明白了。

    她捂着嘴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得了,女儿你今天也别去上班了,我再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一旁,江策吃完穿好衣服,急匆匆往外走。

    苏琴问道:"策儿,这是去哪儿啊?"

    江策淡淡一笑,"我要去见一个长辈,一个我爸的老同学、老熟人。这次京城之旅,我得喊上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