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02章 血雨腥风
    申烈差点没气死,指着那小女孩大吼道:"这根本不是花仙子,申豪,你是怎么搞的?!"

    申豪也是一脸懵逼。

    他明明就是按照申烈的指示去做的,怎么会搞错了呢?

    "我就是把车上的小女孩给抢过来了呀。"

    "大哥你看,她身上还穿着伪装的警服了,我没有搞错啊。"

    申豪确实没有搞错。

    那错的就是……

    申烈倒吸一口凉气,说道:"糟糕,我们上当了!我以为江策跟我们玩金蝉脱壳,实际上是在跟我们玩心理战。"

    "他故意大张旗鼓的把花仙子送走。然后弄个假的抄小路。"

    "我们想当然的认为后面这个就是真的,反而把前面送走的花仙子给放掉了,让他们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把人送去了警局。"

    "太狡猾了。"

    "把心理战玩到这个程度,江策,你是怪物吗?"

    申烈跟江策交手的次数并不多,所以他着实小看了江策的实力;如果换成是京城那些人的话,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江策给骗了。

    他,还是太单纯了。

    而且事情可不仅仅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就在申烈、申豪懊恼不已的时候,秘书跑进来说道:"副董,不好了,一大帮警察冲了进来,根本拦不住。"

    "警察冲进来?他们想干嘛?"

    这个答案,警方亲自告诉了申烈。

    一大群的警察冲了进来,带头的是一名刑警队的中队长,他瞪着申氏兄弟。怒吼道:"我们的警察同志在外出办案的过程中遭遇袭击,多名警员受伤,其中一名女警更是被绑架。申烈副董,给个解释吧。"

    申烈本来还想狡辩,但睁眼看看那个被塞进麻袋里面、带回会议室的女警,他要如何解释?

    警方的出警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他们怎么就能如此肯定的知道女警被劫持的位置?

    想必,在那个女警的身上一定藏着定位器。

    在女警被带来会议室的那一刻,定位器就把位置给暴露出来了,中队长带着人直接杀过来,抓了个现形。

    这一次。申烈被算计的死死的。

    江策不光把花仙子光明正大的从他眼皮子底下送走,更是给申烈提前挖好了一个大坑;他们想要抢走花仙子,结果抢来的是一名女警。

    袭警、绑架。

    这可都是大罪,江策给申烈挖的这个坑,真是深不见底。

    申烈的双手已经开始颤抖,这一次的过招,他输的太彻底了,完全就是被江策给牵着鼻子走,连一丁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江策的强大。

    "我……"

    申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个时候,申豪站了出来,仰着头说道:"哼!袭警、绑架的事情都是我做的。这些黑衣人也都是我的手下,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要抓人?可以,把我带走吧。"

    中队长皱了下眉,问道:"你一个人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讨厌你们警察啊!"申豪不屑的说道:"整天跟我作对,我一看到你们警察就浑身不舒服,就想揍死你们,怎么了?"

    谁都看得出来,申豪这是有意的为申烈开脱。把所有的罪名全部都揽到自己一个人身上。

    弃车保帅,非常明智并且具有牺牲精神的做法。

    申烈如果被抓进去,那画尚集团在江南区的经营那就彻底凉了;申豪被抓进去,损失就还能接受。

    况且,这一次虽然袭警、绑架,但没有闹出人命,顶多就是坐几年牢,对于申豪来说完全能接受。

    中队长是不想这样的。

    他当然想要把申烈给抓走,但目前的情况,办不到。

    就目前的证据来看,确实所有事情都是申豪来做的,跟申烈没有任何关系。

    你说申烈是幕后主使?

    证据呢?

    没有。

    那你就真的不能带走申烈。

    江策挖好的这一个大坑,被申豪用身子填了起来,申烈踩着申豪的身子爬了出来。

    中队长深呼吸一口气,挥了下手,"把申豪已经相关人员都给我带回去!"

    "是!!!"

    警员们立刻动手,把申豪以及那些黑衣人全部都带走,并救走了那名女警员。

    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画尚集团。

    虽然没有抓到申烈,但至少带走了申豪这一条大鱼,还顺势铲除掉了申豪的一众打手,这一次的收获不算失败。

    会议室里,只剩下申烈一个人。

    他双眼无神的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越想越生气,这一次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屋子里面疯狂发泄起来。

    笔记本、垃圾篓、材料本、笔、茶杯、椅子。凡是能踢能砸的东西,都被他给破坏了一个遍。

    "啊~~!!!"

    申烈仰天长啸,快要气炸了。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转头看去,那手机早就被他扔到地上还踩了一脚。屏幕都裂开了。

    来电显示:恶毒女人。

    是申宫熏打来的。

    申烈强压着怒气,伸手从地上捡起手机,非常费力的接通,一句话都不说。

    对面传来申宫熏苛责的声音:"怎么不说话?知道太丢人,没脸说话了是吧?"

    申烈继续沉默。

    申宫熏停顿片刻。继续说道:"被一个已经辞掉官位的小角色给耍的团团转,申烈,你真的是太失败了。现在申豪已经进去了,就阮平昌那个态度那个脾气,想要把申豪弄出来,难度极大。"

    "解药也没有,你手底下的那些狗怕是也不会再受到你的控制。"

    "回来吧,老天尊非常担心你的安危,别跟申豪一样也进去了,那老天尊真的难以接受。"

    回去?

    会燕城?

    确实,如果是回燕城的话,那里是画尚集团的天下,一手遮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人能对付他们。

    但申烈怎么甘心?

    他来江南区。就是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并不比申宫熏差,辛辛苦苦经营了十个月,眼看着就就要完成大一统,结果……

    自从江策回来之后,他就处处不顺利。

    特别是江策把阮平昌都给救活了过来。更给他称霸的道路制造障碍,烦得很。

    沉默片刻,申烈说道:"我现在不能回去。"

    "为什么?"

    "这关乎到一个男人的尊严!"

    "尊严?"申宫熏噗嗤乐了,"你都快成一条丧家犬了,还有什么尊严?人,最重要是有自知之明。你给我滚回来,这不是我的意思,是老天尊的意思,明白?"

    老天尊的话,申烈从不反抗。

    但这一次不同了。

    一想到刚刚申豪被带走的样子。申烈就气不打一处来,此刻更是全身都要冒火。

    他极力的压制住怒气,低声说道:"我最后再说一次,现在我不能回去,我必须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才能回去!"

    说完。他直接挂掉了电话。

    啪嗒,他把手机扔在了地上,看都不看一眼。

    申豪被带走了,解药也全部没有了,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江南区的动荡肯定会提前到来,画尚集团势必要土崩瓦解。

    没有任何挽救的办法。

    但是,申烈不能就这么离开。

    他要让江策付出惨痛的代价,即便是要离开,他也要把江策、阮平昌给做掉之后。带着弟弟申豪一起离开。

    "江策,你是不是以为你很厉害啊?"

    "行,你脑子是好,玩阴的我是玩不过你,你厉害。"

    "但是。你的老婆孩子也像你这么厉害吗?"

    "江策,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把我辛辛苦苦经营的画尚集团给整垮,把我弟弟抓进去,把我的尊严踩在脚下。"

    "我不会让你好活!"

    申烈的心中怒火燃烧,脑海之中想出了一个又一个毒计,势必要报复江策。

    这,就是他要留下来完成的事情。

    ……

    与此同时,在警局里面。

    阮平昌跟江策坐在办公室里面,一人端着一杯茶,面露笑容。

    阮平昌竖起大拇指,说道:"江先生,您的智慧真的是超乎常人啊。一招简简单单的'金蝉脱壳'居然被你玩出了新花样,把申氏兄弟给耍得团团转。"

    "现在花仙子平安送达警局,申豪又被抓了起来,真真是一箭双雕。只是可惜了,没有把申烈也一起抓来,申豪替他顶了雷,还挺仗义。"

    事情没有十全十美的,能有现在的结果,已经非常不错。

    江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淡淡说道:"现在还远不是庆祝的时候,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申烈已经没有任何解药了,那么他所控制的那些人,势必要反。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江南区怕是会掀起血雨腥风,到时候发生任何情况都不奇怪。"

    "如果作为局外人,可以什么都不管,嗑瓜子看戏。"

    "但阮区长,我们不是局外人。任由那些人胡乱来的话。江南区的经济将会完全崩溃,你这个区长一定不愿意看到。"

    阮平昌点点头,"是的,所以我们既要对付申烈,又要想办法控制住局面。即便是血雨腥风,也得把它给压制下来,绝对不能让这一场暴风摧毁整个江南区啊。"

    说是这么说,但难度非常大。

    更何况,申烈也不是束手就擒的人,江南区这片战场,要迎来最后的战斗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