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章 拆迁
    听着这话,李超喉咙一阵干涩,心里莫名发堵,很是难受。

    “奶奶,你现在身体还这么好,所以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这些孩子们还要在你的眼皮子底下长大成人呢。”

    李超紧紧的握着老太太的双手,轻声说道。

    院长却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超儿,奶奶已经老了,再没有年轻时候的那份精力了,一晃四十多年就过去了,老头子等了我四十多多年,我也该下去陪他了。”

    “超儿,你能答应奶奶吗?奶奶离开后,你会接替我们这个大家庭吗?”

    李超眼角湿润起来,重重点头:“奶奶,你放心,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一定会当好这个家长的。”

    “好,好,好。”老太太满脸欣慰,一脸说了三个好字,继而看着李超道:“超儿,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奶奶,不好了,那群坏人又来了!”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满脸慌乱的跑了进来,着急喊道。

    老院长脸色一变,满脸愤怒:“这帮杀千刀的,一定会遭报应的。”

    李超问道:“奶奶,怎么了?是有什么人来闹事吗?”

    肖琳儿说道:“前几天,一个房地产开发商说要拆迁孤儿院,建立商品楼,说是拿到了政府的指标,要让孤儿院的所有人都搬走。”

    李超脸色立即阴沉起来:“那他们有说补偿吗?”

    肖琳儿摇头:“只有二十万的补偿,你也知道,孤儿院里面现在有几十个孩子,如果这里被拆了,他们就无家可归了。”

    “奶奶的意思是让他们在别的地方建立一个新的孤儿院,但是那些人不愿意,说这块地是公家的东西,有二十万补偿就不错了。”

    “这群该死的混蛋!”

    李超脸色铁青。

    也就在这时,四五个男子已经气势汹汹的来到了院子里面。

    “老家伙,拆迁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那些人站成一排,双手抱胸,满脸凶戾。

    老太太坐在轮椅上面,浑浊的眸子满是怒火:“你们的条件我不会答应的,要想拆掉孤儿院,除非从我的尸骨上面践踏过去!”

    其中一光头男子神色顿时狰狞起来,凌厉的目光盯着老院长,冷声道:“老家伙,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趁着现在还有几十万的补偿见好就收,不然我一把火烧了这孤儿院!”

    “你敢!”

    老太太怒喝。

    “嘿嘿,我有什么不敢,你都一只脚踏进棺材里面了,还拿什么给我斗?实话告诉你,一周之内,我必拆了这孤儿院!”

    光头男子寒声狞笑。

    “你们这群坏蛋,不要欺负奶奶!”

    一个小孩子突然跑了过去,一口咬在了那光头男子的手臂上面。

    啊!

    那男子惨叫一声,眼中个闪烁凶色,怒道:“妈的,你这贱种找死!”

    他用力一推,那孩子重重摔倒在地,大哭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吗?”

    肖琳儿一把跑了过去,抱住了那个小孩。

    “我奉劝你们不要多管闲事,到时候引火烧身别怪我们没提醒你!”

    光头男子满脸怨毒表情,看了一眼自己被咬的地方,肉都差点被咬下来了,不由火冒三丈。

    李超脸色阴冷的走了过去,指着光头男子冷声道:“有种你再说一遍试试!”

    光头男子眉头一皱,盯着李超沉声道:“你也要多管闲事吗?”

    砰!

    他话刚说完,李超便一脚踹了出去。

    这一脚正中男子腹部,只听见噗的一声,男子就像是泄气的气球一样倒飞而去,足足倒飞了五六米远才重重的摔倒在地。

    李超眼中闪烁刺骨杀意,此刻的他已然动了杀心。

    噗。

    光头男子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这一脚痛的他整个脸部都扭曲了起来,他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怨毒的目光当中,尽是无穷无尽的愤怒跟杀意。

    “给我弄死他!”

    他的几个手下听后,都同时朝着李超冲了过去。

    李超从地上捡了一个铁锹,对准一男子的大腿直接就劈了下去。

    咔嚓一声,那男子的骨头直接就被敲断,倒在地上惨叫起来。

    又是接连几撬挥出,另外几个男子同样落的如此下场,纷纷倒在地上哭爹喊娘。

    李超拎着铁锹,神色阴沉,对着那光头男子缓缓了走了过去。

    光头男子脸色顿时惨白起来,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这是碰到硬茬了。

    “小…小子,我警告你,我是飞哥的人,你要是动了我,你不会有……”

    ‘好果子吃’这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李超就一撬砸了下去。

    这一撬正正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面,顷刻间,整个脑袋血流满面,发出着如同杀猪般的凄惨叫声。

    “不想死的话都给我滚!”

    李超冷喝一声。他神色阴冷至极,杀芒闪烁。

    光头男子等人不敢多待,撂下一句狠话之后灰溜溜离开了孤儿院。

    收拾了这几人,李超安抚了老太太跟孩子们之后,带着肖琳儿了解情况。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可能就这么完了,这几个家伙只是小喽喽。

    事实上,任何关于拆迁的事情,各种关系错综复杂,绝不会简单。

    里面涉及的利益也是五花八门,会牵扯出很多人进来。

    所以这个事情他一定会调查清楚。

    对他来说,孤儿院是他的家,他不可能容许别人拆掉这里。

    “李超哥,奶奶太不容易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撑起这家孤儿院,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肖琳儿心疼道。

    “是啊,她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女人,她的一生都奉献在我们这些孤儿身上了。即便是现在,她担心的还是这些孩子们啊。”

    李超叹了一口气说道。

    “李超哥,你一定不会让那些混账拆了这里的,对吗?”肖琳儿看着李超,目光炙热。

    李超同样看着她,目光坚定道:“我不会让那些人得逞的,对了,你跟我说说,这个拆迁项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事情我了解一些。”肖琳儿说道。

    “前段时间,市委提出要把政府搬到这片区域,好带动西部地区的经济,这一消息也随之炒热了这片地区的房产,很多开发商闻风而动,在这里大肆收购地产,大兴土木。我们这家孤儿院也在他们投标的范围之内。”

    “那投标我们这块地产的是哪一家公司?政府提出的拆迁补偿又是以什么为标准的?”李超沉吟片刻,随后问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