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0章 恶毒禽兽
    李超上了陆雅梓的车,面对着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陆雅梓内心极为激动。

    “李先生,你之前是学医的吗?”陆雅梓问道。

    李超点了点头:“之前跟我师父学过中医,并没有在正规学校待过。”

    “那我觉得你的医术比很多医院里面的医生还要好。”陆雅梓道。

    “各有所长吧。”李超笑道。

    “我听别人说,你是叶家的上门女婿?像你这么有才的人,怎么会选择入赘呢?”

    陆雅梓好奇问道,她认为以李超的能力,完全不需要入赘的。

    李超笑了笑,说道:“我从不认为入赘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只要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所谓的名声都是可有无的。”

    “是吗?那你心态真好,你愿意为你妻子付出这么大的牺牲,你们一定很相爱吧。”陆雅梓不免有些羡慕起来。

    想起她自己那段失败的婚姻,她内心就不由惆怅起来。

    李超闻言,叹了一声,随即说道:“我们不说这个了,对了,刚才晚会的事情谢谢你了。”

    “你千万别这么说,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陆雅梓有些受宠若惊。

    “对了,陆总,我能向你请教一个事情吗?”李超突然问道。

    “什么事情,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告诉你。”陆雅梓点头。

    “其实我跟我妻子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在很多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她对我有时忽冷有时又忽热,有时忽远有时又忽近,结婚几年来,我一直都没真正的走近她的内心,更不了解她到底想要什么。”李超神色认真起来。

    听完李超的话,陆雅梓神色不由一愣,随即问道:“那你觉得她爱你吗?”

    “我不知道。”李超摇头。

    “那你们为什么会结婚?”陆雅梓不明白了。

    “事情比较复杂,里面牵扯了一些事情,”李超道。

    陆雅梓想了一下,然后道:“你们之间或许是存在一些误会吧,如果她真的爱你或者是在乎你的话,误会解开了就好了。”

    李超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叶紫曦连沟通的机会都不给他,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抱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其实我的婚姻也不幸福,在我女儿两岁的时候,我就跟我丈夫离婚了,在婚姻中,我也是一个失败者。”说到这里,陆雅梓的神色不由痛苦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的。”李超有些抱歉道。

    “没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也早就走出来了,现在我已经不奢求那些飘无虚渺的感情了,只要我女儿能够健健康康的在我身边长大成人就行了。”陆雅梓道。

    “你女儿一直都是你在带吗?”李超问道。

    “恩,我女儿一直都在我身边。”陆雅梓道。

    “那你一定很辛苦吧,单亲妈妈通常都不容易,况且你还有你自己的事业需要打理。”

    “不,只要我女儿开心,我所有的付出那就都是值得的,我的生命里面不能没有她,她是我生活的希望,是我未来的憧憬,也是我生命中的全部。”

    提起自己女儿,陆雅梓嘴角就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两人边开车边聊天,很快就来到了医院。

    “李先生,我先给我女儿买一碗热粥,我女儿就在608病房,你可以先去那里等我。”陆雅梓说道。

    “恩,好。”

    跟陆雅梓分开之后,李超就乘坐电梯来到了608号病房门口,刚走到门口,他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李超没有推门进去,而是附耳测听。

    “老头子,你说陆雅梓那贱人会让我们把灵儿带走吗?”里面传来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我们按照计划行事,应该能够应付过去,以带灵儿去美国治病为由,她应该不会说什么的,毕竟灵儿也是我们的孙女。”随即又响起了一个老头的声音。

    “老头子,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孙子的白血病已经到晚期了,要是再找不到骨髓,我们就得白发人送黑发人了,灵儿虽然跟龙儿是同父异母的姐弟,但是骨髓却完全匹配,这可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老太婆说道。

    “你放心,我绝不会让龙龙有事的,无论用什么手段,都必须把灵儿给接走,然后马上安排手术。”老头沉声说道。

    “医生那边确定没问题吗?”老太婆继续问道。

    “放心,医生已经买通了,不会有问题的。”老头道。

    两人的对话极其隐秘,一般人绝对听不到。

    但是李超耳力惊人,竟听的一清二楚。

    听完两人之间的对话,他的目光瞬间凌厉起来。

    这两个老不死的简直好狠的心啊!

    没想到他们却想要这个女孩的骨髓,来挽救他们孙子的性命。

    这简直就是qinshou!

    如果陆雅梓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取走孩子的骨髓,恐怕一定会气晕过去吧。

    而这个时候,楚雅梓带着食品盒走了过来。

    “李先生,你还没进去吗?”

    李超阴沉的脸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之色,点头道:“在等你。”

    “恩,我们进去吧。”

    两人走了进去。

    在病房里面,陆雅梓的女儿躺在床上,已经熟睡过去了。

    在病床旁边,一对老年夫妇坐在那里。

    这一男一女年纪差不多都有六十多岁。

    陆雅梓看到这两人,脸色当即阴冷了起来。

    “你们怎么来了?”她声音冰冷,目光蕴含怒意。

    这两人正是她前夫的父母,也就是她女儿的爷爷奶奶。

    “陆雅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是灵儿的爷爷奶奶,现在她出事了,难道我们就不该来了?”那个老妇人站了起来,语气极其难听。

    “灵儿跟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当初离婚的时候我就跟你们说过,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人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面!”陆雅梓语气冰冷。

    “陆雅梓,你果然好狠的心啊,灵儿是我们方家的骨肉,你不让我们见就算了,这次更因为你的疏忽,让灵儿受了重伤,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成为灵儿的妈妈。”

    老妇人语气恶毒。

    “那行,人你们也看到了,现在请离开这里。”陆雅梓不想跟他们争吵,直接下了逐客令。

    “医院是你家开的啊,你想让我们走我们就得走吗?”老妇人冷声道。

    “你们还想干什么!”陆雅梓有些怒了。

    “我们是来接灵儿走的,你已经不配当孩子母亲了。”

    那个老年男人说话了,声音低沉,语气不容置疑。

    “凭什么,灵儿是跟我姓的,你们凭什么要带走!当年赶走我们的也是你们,现在又想接她回去,你们做梦!”陆雅梓当即就炸了,女儿是她的逆鳞跟底线。

    她绝不允许任何人带走她。

    “我刚才问过医生了,灵儿大脑里面有一个血块,国内的医疗水平根本治不好,如果血块不清理干净,以后可能会给灵儿带来严重的后遗症,所以我决定把灵儿带到美国去治疗,那里的医疗环境比国内好很多,会治好灵儿的病。”

    老男人沉声说道。

    “不行,你们没有这个权利!谁都不能带走我女儿,包括你们!”

    陆雅梓当即就急了,连忙跑到了女儿的床边,守护着她。

    “陆雅梓,灵儿受伤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难道就眼睁睁的看到灵儿以后会变成智障儿吗?”那男人怒喝。

    “灵儿的病我会治好,跟你们没关系!”陆雅梓神色突然怨毒起来,盯着他们冷声道:“你们一家子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灵儿去了你们那边,她不会开心的!”

    “陆雅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是灵儿的爷爷奶奶,我们不疼她,还有谁会疼她?”那老妇人满脸愤怒。

    “你们给我离开这里!”

    陆雅梓眼眶通红,大声咆哮。

    那两人脸色极其阴沉,显然不甘心就这么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医生走了进来,对陆雅梓说道:“陆女士,刚才经过检查,你女儿大脑里面的肿块又严重了很多,并且还在持续凝血,如果再继续生长下去的话,血块会挤压神经,不及时有效治疗的话,恐怕会有性命危险。”

    陆雅梓脸色顿时苍白起来:“那有办法治吗?”

    “很抱歉,这种情况必须要动手术取出血块才行,但是目前国内还没有医院能够做这种手术,保险起见,我建议去国外治疗。”那医生建议道。

    “陆雅梓,你听到了没有,医生都说没办法了,我们在国外认识一个权威的脑科医生,他一定有办法治好这个病的,不想孩子出事,就让我们给带走吧。”

    老妇人道。

    陆雅梓摇头:“你们别做梦了,女儿交个你们了,你们是不会还给我的,孩子的病我来治,不用你们管,我再说一遍,给我离开这里,我不想让女儿看到你们。”

    “陆雅梓,你别太过分了!”老男人满脸怒火,大吼起来。

    陆雅梓没搭理他们,而是将目光望向了李超:“李先生,我女儿这情况,你能治好吗?”

    李超脸色阴沉,对现场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他走过来看了一眼,直接点头道:“我能治,你女儿的情况并没有他们说的这么严重,只是普通的脑出血而已。”

    那医生听后顿时就怒了:“小子,你胡说什么,你懂医吗?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医术吗?”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得出这么一个诊断结果,不过我想应该是有两个可能吧,第一,你医术平庸,看不出来真实的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不配当一个合格的医生。

    第二,你被人收买,所以夸大病情。如果是第二点的话,那你就更不配成为一名医生了。”

    这话一说,那医生的脸色顿时煞白起来。

    但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表情,冷声说道:“胡说八道,你根本就不懂医术,如果你再信口雌黄,我就让保安把你赶出去。”

    李超讥笑起来:“你说国内没人能够治好这女孩,如果我治好了呢?”

    “你有行医资格证吗?”那医生脸色阴沉,问道。

    “没有。”李超摇头。

    “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就敢质疑我的医术,还夸下海口能够治好这女孩的病,要是出问题了,这个责任你怎么承担?”

    李超笑道:“无论什么责任,我一律承担。”

    “陆女士,这话你听到了没有,我便让这小子给你女儿治病,不过一旦出现任何后果,我概不负责,你可愿意?”

    医生脸色阴沉,沉声说道。

    陆雅梓毫不犹豫道:“我相信李先生。”

    “胡闹,这简直是胡闹,陆雅梓,我看你是疯了!”

    那个老男人对着陆雅梓怒声呵斥。

    “陆雅梓,我们坚决不同意这个小子给灵儿治病,我警告你,灵儿我们必须带走!”

    老妇人也怒喝道。

    陆雅梓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们,沉声道:“我女儿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来管!别忘了你们当年是怎么对待灵儿的。”

    那老男人脸色极其难看,他的双眼瞪的很大,紧紧的盯着陆雅梓,冷声道:“行!行!行!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这小子没治好,我们立即就把灵儿给接走,到时候你要是不同意,那我们就走着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