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3章 血债血偿
    这一刻,叶紫曦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她梦寐以求的下发批文居然就这么批下来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是李超帮她搞定的。

    想到刚才自己的种种行为,对他的不信任,对他的质疑,对他的不满跟愤怒……

    但李超却默默忍受着这一切,直到胡耀光的到来。

    她的神中充满了种种复杂,有愧疚、有自责、有难受,但更多的却还是对他的愤怒。

    她忘不了前几天李超是怎么对她表妹于小娜心怀不轨的!

    这成了她内心最深处的一根刺,令她难以释怀,难以容忍!

    种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让叶紫曦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

    “不可能!”

    “这不可能!”

    “胡耀光怎么可能会在上面签字?这一定是假的!”

    叶田的脸色阴沉如水,双目更是愤怒无比。

    叶老太太的神色同样阴沉的可怕,她目光充满了李超的敌意,但更多的却是疑惑。

    她并不质疑这份批文是假的,毕竟胡耀光本人都亲自来了。

    他疑惑的是,李超是凭什么让胡耀光松口签字的!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连叶紫曦都毫无办法。

    他一个废物赘婿是如何办到的!

    “叶田,人家胡耀光都亲自来了,你觉得还会是假的吗?现在下发批文就在这里,真假随时可辨!”

    李超神色冰冷,指着叶田道。

    叶田脸色难看至极,眼神当中更是充满了不甘。

    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却被这个混蛋给毁了!

    他满脸怒火,拳头都紧捏起来,但却别李超给噎的一句话都说不下去。

    “根据赌约,你输了是要无条件抛售你手上所有股份的!”

    李超目光冷冽,盯着叶田。

    “李超,你别太过分了!”

    叶田神色一沉,内心却忍不住涌出惧意。

    “过分?刚才你们逼迫我老婆的时候,可有过分?”李超怒道。

    “你!”

    叶田神色一白,又被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不可抗力的协议,无论你同意与否,我们都会剥夺你所有的股份!”

    李超的决心不容置疑。

    叶家在梵美拥有不少股份,如果不把这些股份收回来,这家公司就永远不属于叶紫曦的。

    他这是在为叶紫曦扫开障碍。

    李超的话,就像是雷霆一般重重的轰在了叶田的心头,他整个人脸色煞白,站都站不稳了。

    “李超,你一个废物赘婿,凭什么插手我们公司内务!”

    叶老太太站了起来,冰冷的目光望向了李超。

    “凭什么?”李超讥笑一声:“就凭紫曦是这家公司最大的股东!”

    “就凭她梵美的董事长!”

    “就凭她拉来了十个亿的投资!”

    “就凭她拿下来了下方批文!”

    说完,李超那咄咄逼人,气势强势的目光犹如针芒一般的盯在了老太太的身上。

    “可够否!”

    “你!”

    叶老太太气的怒目圆瞪,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倒了下去。

    “我问你,可够否!”

    一股无以伦比的气场从李超身上轰然爆发。

    气势集卷而出,在场的人,无不被震撼的脸色苍白,身体发软。

    “你!”

    叶老太太指着李超,面目狰狞,随即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面。

    叶紫曦看着这一幕,看着霸气侧漏的李超,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从来没有在李超的身上感受到这种气质。

    霸道,强势,而又理性!

    前几分钟,她被所有人唾弃,被所有人谩骂,那些嘲笑跟谩骂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给淹没。

    但李超出现后。

    她便立即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压力都消失了。

    他就像是一栋大山一样,挡在了她的面前,替她保驾护航,格挡所有针对她的恶意跟攻击。

    眼眶这一刻湿润,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好!

    可……

    “李超!”

    叶老太太在别人的搀扶下,又站了起来,她那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李超一字一顿道。

    “你给我等着,我们的事情还没完!我们走!”

    说完,她带着叶家所有的人离开了这里。

    这一仗,她又输了。

    输的一塌糊涂!

    不仅没能把叶紫曦给拉下马,反而丢失了叶家在梵美所占有的所有股份!

    可她绝不会甘心!

    她堂堂叶家之主,绝不会被一个小辈给吓到!

    整个会议室内,只剩下了徐翠兰跟叶紫曦,李超三人。

    气氛却有些诡橘跟安静。

    最终,叶紫曦看着李超,目光复杂,最终开口了。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她首先表达感谢。

    李超目光注视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但……”叶紫曦说完这个字,她皱起了眉头。

    “女儿,这有什么不敢说的,让我来说。”

    徐翠兰插嘴了:“李超,虽然你今天帮了紫曦一个大忙,但你别以为这样我们就会原谅你,你之前做的事情人神共愤,我们不可能会原谅你的!”

    徐翠兰内心充满了兴奋,今天的事情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最美好的结局。

    一石二鸟啊!

    即利用了李超解决了公司的困境。

    又利用于小娜的事情解决掉了李超这个麻烦!

    想到这里,徐翠兰就倍爽无比。

    李超没有搭理徐翠兰,而是将目光望向了叶紫曦。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李超问道。

    叶紫曦眼神闪躲了一下,她没有说话。

    有时候,沉默是最好的答应。

    李超看着她,沉默片刻,随后说道:“我懂了,你选个日子吧,我同意离婚。”

    说完这句话,李超走出了会议室。

    啪。

    门关上了。

    但这声音却像是开关一样打开了叶紫曦的泪阀。

    她蹲在地上,泪水喷涌而出……

    徐翠兰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安慰道:“女儿,你怎么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叶紫曦满脸痛苦,大声撕喊,声音伤心欲绝。

    徐翠兰抱住了叶紫曦,安慰道:“女儿,这世界的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今天这件事情李超或许是帮了我们,但是你要明白,这个男人是靠不住的,如果再继续下去,你会伤的更深。”

    “就听妈的这一回,找个日子,跟他离了吧。”

    ……

    李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梵美集团的,他失魂落魄的走在路边的马路上面。

    他的心都在这一刻滴血!

    都两年了,为什么她还是这么不愿意相信自己!

    难道自己真的有那么不堪啊!

    “罢了,罢了,有些事情勉强也没意思。”

    李超叹了一声。

    该说的事情他都做了,再勉强下去也没有意思。

    叶紫曦一心为了事业。

    那么李超便助她一手掌握整个梵美集团。

    可到头来,却换了这么个结局。

    想想便觉得无比惆怅。

    “这样做值得吗?”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人正是黑幕。

    李超苦笑一声:“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掐死你的!”

    最后一句话,李超加重了语气。

    “老大,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从没有见你这样子过,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

    黑幕说道。

    “闭嘴。”李超道。

    “你不要我说,我偏要说,那就是一个蠢女人,你为她付出这么多,她有懂得珍惜过吗?”

    “在需要你的时候,她楚楚可怜,博取同情。”

    “在不需要你的时候,她有把你当回事吗?”

    “还有那个狗屁叶家,只要你下个指令,我一夜灭他满门!”

    黑幕越说越气愤。

    “你给我住嘴!”

    李超声音犹如兽吼,他面目瞬间狰狞起来。

    一股滔天而又粘稠的杀气犹如潮水一般咆哮而去,仿佛整个空气都在此刻凝固起来。

    压抑!

    低沉!

    恐怖!

    嗜血!

    砰!

    他瞬间便动了,快如闪电,一把掐住了黑幕的脖子,猩红的眸子闪烁凌厉杀芒。

    “我再给你说最后一遍!给我闭嘴!!!”

    黑幕被掐住脖子,脸色也逐渐扭曲起来。

    过了半响,李超安静了下来。

    那股可怕的杀气悄然消失。

    他松了手。

    黑幕一把跪在了李超面前。

    “属下该死!”

    李超看着他,冷声道:“今后的事情休要再提。”

    “是。”

    黑幕点头,满脸恐惧。

    “听我指令,调动我们暗夜在长风市的一切势力,目标陈二爷!”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超浑身的杀气又再度涌动起来。

    “血债终究血偿!他害我奶奶,我灭他满门!”

    李超声音低沉,恨火滔天

    他心里一直压抑着一股怒火跟恨意。

    是该到释放的时候了!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很少这般动怒!

    他一旦杀机再起,便要风起云涌,血气滔天!

    “是,我立马安排下去!”

    黑幕点头,然后消失在了李超的视线当中。

    很少有人知道,整个长风市,都将会迎来一场狂风暴雨。

    风起云涌之间,暗流涌动,也随之会迎来了一场新的洗牌。

    龙虎盟总部!

    哐!

    陈二爷重重的将一个青花瓷摔碎,满脸的愤怒跟杀意。

    “你说什么?王飞又失败了?那个废物,连一座孤儿院都拆不掉,我养他有什么用?”

    其他人个个脸色煞白,不敢说话。

    “杀死王飞的人是什么来头?”安静下来的陈二爷沉吟片刻,又道。

    “禀二爷,据说是一个叫李超的人,跟王飞一样,都是从孤儿院走出来的人。”他一手下说道。

    陈二爷眉头一皱,随即又道:“什么背景?”

    能杀死王飞,并且不把他陈二爷放在眼里,如果没点背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据说是白玉堂的人。”那人道。

    “白玉堂!”

    陈二爷眼中骤然闪烁杀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