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4章 够吗
    他文盛华是什么人?

    堂堂文家之主,在整个长风市,地位显赫,甚至称的上只手遮天!

    而李超呢。

    只是叶家的一个废物赘婿,毫无权势,就算有胆量又能如何?

    敢单身直赴他文家,此举在他看来就是找死!

    还妄言要灭他文家满门,他有何底气能说出这句话!

    在他文盛华眼中,李超跟蝼蚁无异,只手便能捏死。

    “不得不说,我佩服你的胆量,从我派出的杀手中逃脱不仅不逃之夭夭,反而还敢单身闯我文家,你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闯啊!”

    李超看着他:“我不来,怎么灭你文家满门!”

    他的语调极重,特别是那个杀字,禀裂如寒风。

    “灭我文家,我问你,你拿什么灭我文家,你可知道文家在长风市的地位吗?无论黑白两道,我看谁敢动我!”

    文盛华这话一说,顿时几十个蒙面男子持刀站了出来。

    这些人都是文家豢养的死士,个个凶残无比,身上散发淡淡血腥气,一看都是手上有染过血的凶徒。

    “对我来说,你跟蝼蚁无异,我会将你剁碎喂狗,告慰我儿子的在天之灵的!”

    文盛华声音冰冷。

    他高举单手,准备动手。

    然后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

    “雅黎集团陆雅梓前来拜会!”

    话音刚落,一身白衣的陆雅梓带着随从走进了文家。

    文盛华见状,眸子微微一缩。

    陆雅梓在商界地位极高,不是他能随意得罪的。

    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来干什么?

    “陆总,你怎么来了?”

    文盛华沉声说道,但脸色却还自然。

    陆雅梓没有搭理文盛华,而是来到了李超面前,对着李超道:“李先生,很抱歉,我来迟了。”

    李超微微点头。

    文盛华眉头一皱,看着模样,这陆雅梓是因为李超而来的。

    “陆雅梓,你是来保他的吗?”文盛华含怒道。

    文家能在长风市屹立百年,靠的可不是商业。

    企业跟家族是两码事,文家的底蕴涉及政商黑三界,可不会惧怕一个陆雅梓。

    “不错!”

    陆雅梓盯着文盛华,冷声道。

    “寻常事我能给你面子,但这回,别怪我文某不给你面子了!”

    文盛华大手一挥,丝毫不给面子。

    内心却是有些讶然,怪不得李超底气十足,原来是认识陆雅梓啊。

    可这又如何!

    区区陆雅梓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陆总不够资格,那我呢!”

    话音刚落,又一道身影从门外走入。

    此时正是影皇集团的老总罗不凡。

    罗不凡身后跟着一大批黑衣保镖,气势汹汹,杀气涌动。

    看到罗不凡,文盛华瞳孔再度一缩。

    罗不凡在长风市地位极其特殊,不仅是商界大佬,在其他领域,也有着极深的影响力。

    “李先生,我来迟了,还请赎罪!”

    罗不凡对着李超深深的鞠了一躬。

    文盛华见状,神色更加震撼。

    他没想到罗不凡居然也来了,而且还站在了李超那一边。

    那这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但他依旧不惧,罗不凡虽然背景深厚,但文家身为长风市本地家族,还是有底气跟罗不凡斗斗的。

    “罗不凡,为了这么一个废物,跟我文家作对,值得吗!”

    文盛华冷声道。

    罗不凡却讥笑一声,露出森白牙齿,满脸杀气道:“李先生让我杀谁,那我就杀谁,别说是文家,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杀不误!”

    “你!”

    文盛华脸色有些难看,换了平时,他可能会跟对方和解。

    但他儿子的血海深仇却不能不报!

    哪怕是鱼死网破,他也要弄死李超为他儿子报仇!

    “罗不凡,你如果持意要插手此事,那就别怪文某不客气了!”

    文盛华声音低沉,蕴含无尽杀气。

    “文盛华,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这时,又一道洪亮声音响起。

    一身黑袍长袍的万奉新在众人的目光下缓缓走出。

    “万奉新,你也来了!!!”

    看到万奉新,文盛华整个内心咯噔一声。

    如果只是一个罗不凡跟陆雅梓他还能对付,但要再加上一个万奉新,那他一个文家恐怕就不够看了!

    该死的!

    这个李超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有这么多大人物替他出头!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难道他不只是叶家的一个普通赘婿吗?

    可一个赘婿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背景跟能量!

    文盛华的脸色越渐阴沉起来,心里已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甚至涌起了一种很强烈的危机感。

    这种感觉异常强烈。

    令他背脊骨都忍不住涌起了一股凉气。

    可他却还是硬生生的将这股寒意给压制下去了。

    “李先生,我来迟了,还请赎罪!”

    万奉新来到了李超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见此状态,文盛华不用问也知道,万奉新也是来保李超的。

    话音刚落,又是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文盛华眼中。

    白玉堂,乔白玉!

    长风市地下势力之一乔白玉也来了!

    带来了白玉堂大批的骨干。

    文盛华内心顿时一凉。

    可笑他刚才还在讥讽只是一个废物赘婿。

    但转眼间,长风市大半顶尖大人物为他保驾护航,站在了他那一边,跟他文家敌对。

    “西北三省赵家兄弟前来文家拜会!”

    哗啦啦啦!

    皮靴踏地的声音密集响起。

    两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子出现在众人眼中。

    两人气势凌厉,就像是凛冽的战刀一般,充斥萧杀气息。

    在他们身后,跟着一批身穿军大衣荷枪实弹的护卫。

    他们个个面目阳刚,战意激荡,杀意滚滚。

    西北赵家。

    那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呢?

    这可是西北军区最高的天花板啊!

    赵家在这块地区权势滔天,握有着绝对的实权。

    看着军方的人也来了,文盛华的脸色瞬间绷不住了!

    他神色震撼,双目尽是血丝!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他们文家到底踢到了一个怎样的铁板!

    “陈先生,我们赵家兄弟来的最迟了,还请你不要怪责。”

    赵天祥跟赵丰两人对着李超抱有歉意。

    李超微微点头。

    整个文家大厅,瞬间宾客满席。

    可文盛华的心都凉了半截。

    今天本来是他儿子跟叶紫曦冥婚的日子,本来是他为他儿子报仇雪恨的日子!

    可他没想到,事情竟转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仅是文盛华,整个文家的人都差点崩溃了!

    他们是想为文豪报仇不假!

    可绝没想到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现在局势闹到这个地步,恐怕不好收场啊!

    人群中,叶天也看到了这一幕。

    他膛目结舌,目瞪口呆!

    整个人直接都傻眼了!

    那个他一直都轻视乃至蔑视的叶家赘婿,居然拥有着如此人脉!

    天啊!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一直针对的李超到底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存在啊!

    得罪这样子的人,简直就是找死啊!

    回想起他之前一次次的找李超麻烦,他背后就直冒冷汗。

    那绝对是在作死啊!

    文盛华倒吸一口凉气,他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脸上再也没了嚣张,目光的怨恨也随之收敛了一些。

    李超冷声一声,看着文盛华,冷声道:“怎么样,现在我可有能力灭你文家满门?”

    这话一说,文盛华身躯一震,他只觉得喉咙发涩,胸口发闷。

    李超对他有着杀子之仇。

    称得上血海深仇。

    如果有可能,他一定要将李超给挫骨扬灰,以泄心头只恨。

    但今天看来,所有的事情都超脱了他的意料。

    他知道今日想要杀李超是不可能的了。

    甚至还有可能连累整个文家。

    为了文家,他只能暂且咽下这口恶气。

    “李超,我看走眼了,你杀我儿之仇,我不再计较,你带着你的人走吧!”文盛华低声道。

    “走?”李超嗤笑一声,随即沉声道:“我说过,我会屠你文家满门的,今日起,长风市再无文家!”

    “你别欺人太甚,大不了鱼死网破,你身后的人为你出手不错,可你认为他们会为了你跟我文家大动干戈,两败俱伤吗?!”

    文盛华沉声道。

    不等李超开说。

    罗不凡率先走出:“我愿意为陈先生赴汤蹈火!”

    乔白玉也随之站出:“只要陈先生下令,我白玉堂觉悟二话!”

    “陈先生让我干什么,我绝不皱一些眉头!”万奉新走出。

    他们都是暗影的人,李超是他们的王。

    李超的命令,他们就算是付出性命,也绝无二话。

    “我陆雅梓也随陈先生马首是瞻!”

    “陈先生是我朋友,得罪他,就是得罪我赵家,谁动他,也要看我赵家同意不同意!”

    赵家兄弟也站了出来。

    他们身后所带来的人也一个个杀气涌动,只等李超一声令下,就会一涌而上。

    整个文家大厅,气氛诡橘而阴沉。

    萧杀之气弥漫,仿佛能够泯灭一切。

    文家所有的嫡系都在此地,他们被团团包围,有些胆子小的吓得腿脚哆嗦,却又无处可躲。

    特别是叶天,都吓得卷缩在人堆里面,生怕被李超的目光给捕捉到。

    此刻的他,连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知道李超是这么恐怖的人,说什么他也不敢针对啊!

    文盛华脸色难看无比,他知道,今天这一战是避免不开了。

    “你杀了儿子,我只伤了叶紫曦,而且还是他自裁的,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文盛华满脸愤怒。

    “别说杀了你儿子,就算是屠了你文家满门,也不及我妻子半根毫毛重要!”

    李超的声音淡淡响起,平淡的语调却蕴含了禀裂的杀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