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64章 求饶
    这座古宅位于长风市中心位段,而且还能保持古代建筑风格,可想而知,这个宅子的主人定不是凡流。

    “李先生,我那好友就住在这里,待会儿给你引荐。”

    龙老先生对着李超恭谨说道。

    李超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他走了进去。

    里面的下人认识龙老先生,很恭敬的带着几人来到了院子里面。

    走到后院,龙老对着李超跟龙在天说道:“龙儿,陈先生,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先进去见见他。”

    “我这位老友最近有些讳疾忌医,我得先给他通报一下。”

    龙老先生笑呵呵说道。

    李超倒是没什么意见。

    他是看在龙老面子上,才愿意来这里。

    龙老在下人的带领下,走进了一个房间里面。

    “老陈,我来看你了。”

    龙老走进了房间,在那房间,一个老头坐在轮椅上面,脸色阴沉,好像才刚刚发完脾气。

    一个下人唯唯诺诺站在他面前,脸色苍白。

    看到龙老来了,老头脾气收敛了一些,让那下人退出了房间。

    “老龙,你来了,请坐吧。”

    陈老对着他说道。

    龙老笑着走了过去,说道:“又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

    “这些下人毛手毛脚,唉,整个陈家就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陈老骂骂咧咧道。

    “你啊你,现在火气是越来越大了,这样对你身体可不好。”

    龙老调侃说道。

    “老龙,你就别调侃我了,我这身体是越来越差了,没几天好日子过了。倒是你这老家伙,是越来越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陈老神色黯然,随即又望向了龙老说道。

    “老陈,你也知道,前段时间我身体比你还糟糕,不过我遇到了一个神医,我的病就是他治好的,这次我来找你,也请来了这位神医,你的病他应该有办法治好。”

    龙老说道。

    陈老听后神色一亮,但很快又黯淡了下来:“唉,算了吧,这些年我看的医生都有好几百了吧,每一个都信誓旦旦的说能治好我的病,但结果呢,老龙啊,你就别为我费心了,我差不多也看开了。”

    “老陈,你也不要太悲观了,但这次我给你请的医生不一样,他可是缥缈子的师父。”

    “而且这位神医可不是普通人,你也听过上官家跟钱家的事情了吧,这手笔你知道是谁做出来的吗?”

    龙老神秘兮兮道。

    “谁?”

    陈老眉头一皱。

    长风市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是不知道的。

    “就是我现在带来的这位神医,老陈,你可想清楚了,机会就这一次,这次我好不容易才请他过来的,下次可就真没有这个机会了。”

    龙老神色认真,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老龙,你这话可当真?”

    陈老脸色一变,目光也随之炙热起来。

    “千真万确。”

    龙老说道。

    “老龙,你只要没骗我,你就是我的大恩人,还有,这要那位神医能治好我,什么代价,我陈华生都愿意承受。”

    陈老目光迫切起来。

    充满了期望。

    “恩,我现在就去请那位神医进来。”

    龙老走出了房间,走到了李超的面前。

    “李先生,让你久等了。”

    李超笑道:“谈好了吗?”

    “恩,他愿意接受治疗,我说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愿意相信你。”

    简单说几句之后,龙老带着李超走进了那个房间。

    “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位神医?”

    陈老在看到李超的那一瞬间,眉头就紧皱了起来。

    这为神医也太年轻了吧,他怎么可能会是缥缈子的师父?

    这老龙,不会是来消遣自己吧?

    “老陈,你可不能以貌取人,我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可不会特意来消遣你的,我可没这个闲工夫。”

    龙老给他吃了一粒定心丸。

    听他这么一说,陈老也觉得是这么一个理。

    老龙应该不会来骗他。

    “李先生,老朽不是以貌取人,你千万不要介意,我只是觉得小友你年纪轻轻,不过是老朽孟浪了,还望不要见怪。”

    陈老给李超拱手说道。

    他就是这种性格,脾气很大,喜欢直来直去。

    “没事,我先帮你诊断吧,看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

    李超倒是没说什么,他走到了陈老面前,正准备给他把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男子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

    “家主,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孙子在外面给被欺负了,你可要帮我报仇啊!”

    突兀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这个贸然闯进来的男子。

    李超也望了过去,神色一愣,这不是之前在酒店的时候,他揍的那个家伙吗?

    这家伙说他是陈家的人,难道龙老让自己治病的这个老头,是陈家的家主?

    想到这里,李超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陈老看到自己孙子满脸是血的闯了进来,眉头当即一皱。

    “别慌,发生了什么事情,谁干的?”

    “爷爷,是被一个家伙给打的,那家伙……”

    他话刚说完,突然发生在场有一个人很眼熟。

    咦,这不是之前在包厢里面动手打了自己的家伙吗?

    “是你!”

    “妈的!”

    “你还敢来我家!”

    陈斌当即就炸了。

    好啊,他正准备找这个家伙麻烦呢,没想到这家伙却主动送上门来了。

    “爷爷,就是这个家伙动手打我的。”

    “你可一定不能放过他啊!”

    听完这话,在场的人脸色皆惊。

    特别是陈老,神色顿时难看起来。

    “小子,你还有胆来我陈家,你真以为我不敢灭了你!”

    陈斌指着李超怒道,目光凌厉至极。

    李超看着他,冷笑一声:“我来了就来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一个所谓陈家,李超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护卫,都给我进来!”

    他喊了一嗓子。

    很快,陈家的护卫们都闯了进来。

    陈斌满脸狞笑。

    陈家是他的地盘,收拾这家伙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小子,你怕了吧,还不快给本少跪下,不然我打断你双腿,让你像狗一样爬出去!”

    陈斌满脸嚣张,内心暗爽不已。

    李超嗤笑一声,却并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望向了陈老。

    陈老脸色阴沉,目光含怒,浑身气息涌动,显然已经快到发飙的临界点了。

    “跪下!”

    他怒声喝道。

    陈斌狞笑更浓,指着李超讥笑道:“你听到了没有,我爷爷叫你跪下!”

    “混账,我是让你跪下!”

    陈老怒气翻滚,他拿起了一个青花瓷,恶狠狠的朝着陈斌脑袋砸了过去。

    哐当!

    陈斌痛叫一声,青花瓷砸破了他的脑袋,鲜血直流。

    他一手捂着伤口,一脸惊愕跟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爷爷。

    虽然脑袋剧痛无比,但内心深深的疑惑却盖过了他的疼痛。

    “爷爷,你打我干什么啊,我是你亲孙子啊!”

    “混账东西,给我滚下,不然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孙!”

    陈老脸色阴沉,喝声如雷。

    陈斌吓得脸色煞白,但仍不服道:“凭什么,我凭什么跪在他面前!”

    “不跪是吧,我现在就打死你!”

    陈老说完又拿了一个铁质的烟灰缸,就要往陈斌的脑袋砸去。

    陈斌见状,吓得冷汗直流。

    再也不敢迟疑,噗通一声的跪在了李超的面前。

    虽然内心充满了不解,充满了疑惑。

    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跪下。

    以自己爷爷的脾气,他真的会打死自己的啊!

    李超冷冷的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陈斌,嘴角露出了戏谑的冷笑。

    看到李超的冷笑,陈斌的脸色更加难看。

    内心更是怒火中烧。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将李超给千刀万剐。

    陈老这时候的目光望向了李超。

    他满脸的愧疚,对着李超抱拳道:“李先生,万分抱歉,是我管教不严,让这混账东西冲撞了你,还望你不要计较。”

    李超冷笑起来:“陈老,你孙子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外嚣张跋扈,无法无天,试问一下,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会怎么对待我呢?是将我碎碎喂狗,还是碎尸万段?”

    听着这话,陈斌脸色更加难看。

    从爷爷的态度能够看出来,这个家伙连他爷爷都得恭敬对待。

    他内心冷不丁的升起一股子寒意,才彻底知道自己这是踢到铁板了。

    “陈先生,陈斌是我族人,他之过,也是我管教不要。”

    “陈斌现在就跪在你面前,我把他交给你处置,就算是当着我的面杀了他,我也毫无怨言。”

    “他自己品行不端,死了也是他自己活该!”

    陈老正色说道。

    陈斌为人不端正,落得此下场也是他活该。

    听到这话,陈斌脸色煞白,瞳孔当中,更是满脸恐惧。

    这时候的他,彻底的害怕了。

    连自己的爷爷都保不了他。

    他满头大汗,浑身虚脱。

    开始对着李超磕头起来。

    “李先生,我错了,我给你磕头了,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不要杀我啊,我真的不想死啊!”

    陈斌一个大男人直接就哭了出来。

    他还年轻,他真的就这么死了。

    此刻的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狂妄跟嚣张。

    就像头丧家狗一样对着李超摇尾乞怜。

    希望李超能够饶他一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