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7章 妹妹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

    李宣拼进力气挣扎,可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挣脱不了这些黑衣人。

    她脸色苍白,满脸不甘,终究是被抓住了吗?

    这是命吗?

    可是她不甘心啊!

    不行!

    我不能回去,我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决不能就这样被抓回去了!

    “李宣小姐,回家吧,家主可一直在家中等你呢!”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男子满脸胡渣,浑身脏兮兮的,但其他黑衣男子却对他非常恭敬。

    “李乔,是你!”

    李宣眸子一寒,目光露出杀意。

    “怎么,李宣小姐你认识我?”

    李乔神色露出一丝异色,目光盯着李宣,嘴角露出戏谑之色。

    “当然会记得,当年我娘就是死在你手里!还有我哥……”

    李宣双目猩红,紧盯着眼前的李乔。

    “李宣小姐,这都是陈年旧事了,这么多年前过去了,你还不愿意忘记吗?”

    李乔摇了摇头,笑道。

    “忘不了,这一辈子我都忘不了,你杀了我娘,你良心何安,当年我哥还那么小,你也忍心下的去手?”

    “李宣小姐,你别忘了,我只是个小人物,没人授命,我有这个胆子吗?”

    “二十几年了,因为此事我在这破地方足足待了二十年!”

    “难道这惩罚还不够吗?”

    李乔目光徒然冰冷起来。

    “不够,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死!”

    李宣大声咆哮。

    “李宣小姐,能决定我生死的只有家主,你还不够格呢。”

    “这次我会跟你一起回省城,将功赎罪,恢复当年荣耀。”

    李乔露出狞笑,随即冷声道:“带她走!”

    然而,他步伐刚动。

    一道身影赫然堵在了他们的面前。

    “没有我的同意,你们谁都带不走他。”

    李超在这紧要关头赶了过来。

    他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烟雾缭绕,神色戏谑。

    他刚赶到这里,就发现了打斗的痕迹,赶过来一看,果然发现了李宣。

    “李超!”

    李宣看到李超,神色一变,没想到来救她的人,又是李超。

    她内心疑惑,李超是怎么发现自己在这里的?

    他是特意赶过来救自己吗?

    李宣内心无比感动。

    她跟李超只是萍水相逢,陌生人罢了。

    “你就是前几天救了小姐的那个人吗?”

    李乔狞笑一声,目光一寒,露出冷冽的不屑之色:“别多管闲事,不然你会死的!”

    “放人!”

    李超懒得多言,冷语说道。

    李乔目光越发冷厉,他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耐烦了。

    他挥了挥手,朝着李超一指。

    “杀了他。”

    那些黑衣人满脸杀气,朝着李超冲了过去。

    咻!

    李超在瞬间出手。

    他快若闪电,杀入人群。

    砰砰砰!

    一道道身影飞起,倒在地上。

    刹那之间,尸体躺满了一地。

    “没想到是个硬茬啊,说吧,你是什么人?李家的事你也敢管,不怕死吗?”

    李乔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家伙有点身手。

    “我再说一遍,放人,不然,死!!!”

    李超目光冰冷,浑身杀气弥漫。

    李宣关系到自己的身世之谜,他绝不允许李宣被带走。

    “你似乎并不像是多管闲事的人,告诉我,你有什么目的?”

    李乔神色思索,他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

    “你找死!”

    李超冷喝一声,蘧然出手。

    快若疾风,瞬间来到了李乔面前。

    李乔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居然躲过了李超一击。

    “李超,你别管我,你不是他对手的!”

    李宣清楚李乔的实力。

    李超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李超看着李乔,眼中闪烁异色。

    没想到这家伙也是一个武者。

    “不管你是什么人,多管闲事,也得死!”

    李乔耐心耗尽,他五指成爪,快若残影,朝李超喉咙抓去。

    李超目光一凝,即而一拳轰去。

    砰的一声。

    两人碰撞在了一起。

    这……

    李乔脸色大变。

    他感觉一股磅礴的力量朝他袭来,这股力量仿似携带山海威势,势不可挡!

    噗!

    一口鲜血猛然从他嘴中吐出,身形骤然倒退,一连退了四五步才勉强止住步伐。

    “好强!”

    他神色骇然,满脸震惊。

    眼珠转动,思绪万千。

    自己绝对不可能会是此人对手。

    只能撤退!

    他捂着胸膛,脸色极其狼狈。

    突然,他望向了李宣。

    随即,身形爆射而去。

    “不好!”

    李超神色一变,浑身气息涌动,汹涌的内力瞬间集卷而出。

    轰!

    他凌空一拳轰出。

    一道无形的能量波纹迅速扩散而去。

    直接砸在了李乔的胸膛位置。

    噗嗤!

    李乔鲜血狂喷,整个身体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砸在了身后的墙壁之上。

    力道之大,直接让他的整个身形都陷入墙体当中,弥漫了一层密密麻麻犹如蜘蛛网般的裂痕。

    李超眼中杀意涌动,便要动手杀人。

    “等等!”

    李宣着急大喊。

    李超动作一顿,望向了李宣,目光不解。

    “先别杀他!”

    李宣连忙说道。

    李超气息收敛,杀意消逝。

    李宣走到了李乔的面前。

    此刻的李乔,奄奄一息,气息孱弱。

    “李乔,告诉我,当年我娘是不是你杀的!?”李宣满脸杀气,怒道。

    李超听完这话,神色一凝。

    李宣的母亲去世了吗?

    “李宣小姐……咳咳……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何必介怀呢?”

    李乔笑了起来,又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是你,一定是你杀的!”

    李宣目光冰冷,怒喝。

    “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李宣小姐,我也是听命行事,如果你觉得杀了我能给你母亲报仇的话,那你就杀了我吧。”

    李乔脸上依旧满脸诡异笑容。

    “你听谁的命!?告诉我,我可以不杀你!”

    李宣逼问。

    “李宣小姐,听我的,当年的事,你别查了,就算你查到了又能如何,什么你都改变不了,就像现在,你以为就杀了我就能改变什么吗?我死了,自然还会有其他人来抓你,身为李家人,这就是你的宿命!”

    李乔并不畏惧死亡,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孱弱,气若游丝,随时会死去。

    “我哥呢!我哥现在在哪里?你是不是也杀了他?”

    李宣大声喝问。

    “那个孩子吗?”李乔突然抬起了头,神色流露出回忆色泽。

    “也许死了吧。”

    说完这句话,他脑袋一歪,彻底毙命。

    “你别死,你给我说啊!”

    李宣抓着李乔的衣服,用力摇晃着他。

    “没用了,他已经死了。”

    李超在旁轻声说道。

    他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变化。

    但是他的内心却泛起了惊涛骇浪。

    李宣有一个生死不明的哥哥。

    自己有没有可能……

    “李超,谢谢你又救了我。”

    李宣的情绪逐渐恢复了,她看着李超,真心致谢。

    李超没有说话,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李宣。

    李宣一愣,皱起了眉头。

    “听这人说,你有一个哥哥,是吗?”李超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没错,我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但在二十多年前失踪了。”

    李宣点头,不明白李超为什么要问这个。

    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悲伤的回忆。

    “在哪里失踪的,失踪了多久?”

    李超神色越发激动起来,觉得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他双手抓住李宣的肩膀,迫切需要一个答案。

    李宣眉间露出痛苦之色,李超弄疼了他。

    李超知道自己失态了,他赶紧松了手。

    深呼吸一口。

    李超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李宣,你哥哥是不是二十四年前在长风市失踪的,他身上有一块红色的三角形胎记,对吗?”

    李超沉声说道。

    听完这话,李宣脸色大变。

    满是惊愕之色。

    “你……”

    她指着李超,颤抖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你是不是有我哥哥的下落?”

    “我……”

    李超刚准备说那个人就是自己。

    砰砰砰!

    然而就在这时,几声犹如鞭炮般的响声响起。

    顷刻间,烟雾弥漫,遮盖了一切视线。

    啊!

    一道尖叫声响起,这时李宣的声音。

    “不好!”

    李超脸色大变,伸手想要去抓李宣的手臂。

    但却扑了一个空。

    李超神色无比焦急,内力急速运转,眼眸冒出淡红色光泽。

    四下场景顿时清晰起来。

    但却找不到李宣的身影了。

    “李宣!”

    李超大声呼喊。

    可没人回应。

    李超迅速跳入楼顶,望高处瞭望,但都没有发现李宣的人影。

    他神色凝重,李宣应该是被人绑走了。

    在哪呢?

    李超神色无比焦急,跳下了墙壁,四处寻找。

    但这地方四通八达,到处都是小巷子,连路都找不到,更别说是找人了。

    李超连忙拿出手机,给黑幕打了一个电话。

    “给我锁定整个长风市,寻找李宣的下落,他被人带走了。”

    说完,他便挂掉了电话。

    虽然没能救回李宣。

    但李超却了解到了更多的信息。

    李宣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哥哥。

    而他的哥哥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而且自己的母亲很有可能去世了……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涌起。

    他孤独了二十多年,从来不知道何为亲情,血融于血的血脉悸动。

    在今天,他却感受到了。

    莫名其妙,他可能多了一个妹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