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00章 冷汗直流
    包厢内,朱宏挂掉了电话。https://

    他满脸狰狞的盯着李超,沉声说道:“小子,你死定了,等我爸来了,你就等死吧!”

    于小娜听说朱宏父亲要来,神色也随之一亮,指着李超怨毒说道:“李超,你完蛋了!朱叔叔脾气很不好,你打了他儿子,他不会放过你!”

    其他青年也都一个个幸灾乐祸。

    李超得罪朱宏,现在他父亲来了,李超死定了!

    朱家在长风市的势力虽然比不上五大世家,但却绝不算弱小,绝对称得上是一流家族。

    政商黑三道都很吃得开。

    李超却坐在了沙发上面,点燃了一支香烟,盯着面目狰狞,满脸怨毒的朱宏。

    神色戏谑道:“本来你老老实实的让我揍一顿这多好,却非要把事情闹大,到时候你要收不了场子,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李超目光阴冷,这混蛋竟然要找死,那自己便成全他。

    四季酒店门口。

    数十辆商务车停在楼下停车场。

    几十号人在朱志洪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闯进了四季酒店。

    朱宏神色冷厉,目光阴翳,满脸煞气。

    四季酒店的服务员们见了,一个个退避三舍,不敢招惹。

    他们认出了朱志洪,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带这么多人来。

    难道是有人得罪他了吗?

    想到这里,他们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得罪朱家,这不是找死吗?

    哐!

    朱志洪一脚踹开了包厢房门。

    带走几十号人乌央乌央的闯了进来。

    “爸!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你儿子我就被人给打死了!”

    朱宏见到自己父亲终于带人赶来了。

    他神色一喜,随后哭丧着一张脸跑了过去。

    朱志洪眉头一皱,看着眼前的儿子,当即怒意翻涌。

    如果朱宏不是喊了一声爸,他都认不出自己儿子了。

    鼻青脸肿,整张脸肿的跟个熊猫似的。

    满脸血迹,惨不忍睹。

    ……这还是自家宝贝儿子吗?

    他杀意翻涌,怒吼道:“那个不要命的敢动我儿子,我他妈杀他全家!”

    他威严阵阵,目光迸射寒芒。

    杀机集卷,恨意绵绵。

    “爸,就是那个小子,就是他动的手,你可一定要给我报仇啊,我要抽他筋,拔他骨!”

    朱宏朝着李超一指,怒吼道。

    他双目喷火,异常得意。

    小子,你不是嘚瑟吗?

    现在我爸来了,你还敢嚣张吗?

    朱志洪冰冷的眸子随之望去。

    目光凝聚在了李超身上。

    嘎!

    也就在这个瞬间。

    他的表情瞬间凝固!

    目光焦距,一股难以遏制的恐惧更像是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这……

    这特么不是李先生吗?

    那个一手干掉钱家,上官家,熊家,统一整个长风市,创立流沙的李先生吗?

    想到这里,一股寒意由他脊椎骨一直绵延而上,令他整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天啊!

    我竟然在这里碰到了李先生!!!

    朱志洪所执掌的朱家也加入了流沙,所以他自然是认识李超的!

    “小子,你倒是嚣张啊!你他妈还敢嚣张吗?”

    “草!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还他妈敢站着,你现在要是给老子跪下叫我爸爸,我打碎你四肢!”

    朱宏神气无比,现在有他父亲撑腰,他根本就不再惧怕李超!

    李超嘴角露出一丝戏谑之色。

    他看都没看朱宏一眼,而是几步之间走到了朱志洪面前。

    冷冽的眸子盯着后者,沉声说道:“跪下!”

    “什么?”

    朱宏一愣,随即炸起。

    “你他妈说什么,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这混蛋居然敢让他父亲跪下!

    这简直不能容忍。

    然而下一秒,朱宏看到了这辈子都难以忘切的一幕。

    他双目瞪的跟头牛眼睛似的,嘴巴大的更能塞下一个鸡蛋……

    他的父亲……

    居然就这么直挺挺的跪在了李超面前。

    这一幕不仅朱宏讶然,在场的其他人更都一个个目瞪口呆,呆若木鸡,整张表情仿似雕像一般凝固起来。

    天啊,我们这是在做梦吗?

    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宏的父亲,朱家的家主,居然跪在了一个废物的面前。

    朱志洪满脸惊恐,诚惶诚恐,就像是一条狗一样匍匐在李超面前。

    “李先生,我该死,我罪该万死啊!”

    朱志洪带着哭腔,声音颤抖,浑身都在颤抖,瞳孔当中,没有了焦距,惊恐万分。

    什么?

    李先生!

    所有人一愕。

    随即突然反应过来!

    难道这个李超就是传说的那个李先生?

    反应过来之后,所以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特么真不是在开玩笑?

    朱宏脸色瞬间煞白。

    浑身的气力在瞬间消逝一空。

    就跟没骨头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爸,你是不是认错了,这个废物怎么可能会是李先生?”

    “他就是叶家的一个上门女婿而已,怎么可能会是李先生!”

    “爸,你再看仔细一点,你一定认错的了对不对!”

    朱宏嘶哑着嗓子,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住口,你这个逆子,你要是再敢侮辱李先生一句,我现在就打死你这个孽子!”

    朱志宏对着自己的儿子怒吼!

    这个该死的孽子啊!

    得罪李先生,这不是找死吗?

    你这是要把整个朱家都拖入地狱啊!

    上官家,钱家,熊家!

    这可是武道世家啊!可却因为得罪李超,顷刻间化为灰烬!

    我朱家跟这些家族相比,又算个屁啊!

    李先生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他朱家万劫不复!

    而且他怎么可能会认错人。

    当初熊家覆灭,他就在现场。

    他可是亲眼看到李超大杀四方的。

    他的模样就像是烙印一样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子里面,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

    “你知错了?那你说说,你何错之有啊?”

    李超蹲在了朱志洪面前,讥笑道。

    朱志洪吓得浑身颤抖不止,额头更是冷汗直流。

    感觉蹲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会吃人的猛兽。

    稍有不慎,他就会被撕成碎片。

    “小的教子无方,冲撞了李先生,罪该万死!”

    “可念在犬子在不知你身份的前提下,饶了他这条贱命,在下感恩不尽!”

    朱志洪对着李超重重磕头,连脑门都被磕破了,鲜血直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