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12章 找对路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当然,风绝羽也没有耍赖到彻底不承认的地步,最起码他现在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墓穴,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走不出去了,必须大家同心协力,才能保证更大的安全。

    一句话呛的梵古圣半天没言,风绝羽索性道出实情道:“不过你说我坑你,我也确实坑你了,那又如何,不告诉你,是想让你明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处,你小看我,就要付出代价。”

    “你……”梵古圣气的刚要还口,萧洪章却听出风绝羽话中的隐喻了。

    当下他伸手拦住了梵古圣,抢着问道:“你往下说,究竟想说什么?”

    风绝羽站了起来,背着手走进了铜门,萧洪章等人见状,莫名奇妙的跟了进去。

    到了阵宫中,一座硕大的刑天雕像屹立在阵宫中间,风绝羽围着雕像转了两圈,然后看见四周的九扇铜门刻着的古字——生与死。

    他指着这些铜门道:“其实上一次在推开铜门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当某一扇铜门吸收了死者亡魂化作的元灵之后,会凝取出一个古怪的印记,这个印记大体上是这个样子的……”他说着,用手指祭出本源神力,在空中绘制出九洲神墓的墓印模样。

    然后指着墓印道:“就是这个印记,不经常出现,适才进来的时候,梵古圣推开的铜门就有这个印记,而三天前,我也遇到同样的状况,所以我猜测过,这个印记就是找到出口的唯一线索。”

    “印记?为何你之前没说。”萧洪章唬着脸,就跟要吃人似的,他恨风绝羽是因为风绝羽瞒了他们三天,明明有发现居然一个字都没提。

    风绝羽笑着回道:“我没说,你们也没问啊?”司空爵刚要说话,风绝羽抢着道:“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但你们好意思吗?我遇到了一个不同的阵宫,费尽了心力将灭掉这三个刑天,出来以后,你们什么都没说,先是把我冷嘲热讽一番,然后视若无睹,各位,我们的确是暂时联手,可是各位为人处事的方式,让在下心里很不痛快啊。”

    风绝羽笑着说完,众人顿时哑口无言。

    是的,那个时候,风绝羽其实是想说话来着,但是从萧洪章开始,一个挨着一个的把他羞辱了一番,试问谁遇到这种情况还会好心好意的出言提醒,如果有人会这么做,那就不是仗义了,那是愚蠢。

    随后,风绝羽又说道:“此外,就算我有这个发现,毕竟还无法论证推断准确,万一我的判断是错误的,几位是否还会这般怨天尤人吗?我估计,几位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在下的身上吧?”

    一番话,萧洪章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想想之前自己等的做法的确有些令人厌恶,人家跟自己无亲无故,怎么会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听到这,萧洪章深吸了口气,眼中的怒意略减,但警惕提妨的神色愈加浓烈了起来。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现在可以说说你的判断了吧?”

    风绝羽嘿嘿一笑:“当然可以,诸位请看这些铜门,上面的生死二字,每个阵宫都殊为不同,我说的是数量,上一次,我遇到的星之宫是六生三死,而我选的是一扇死门,这次是梵古圣,宫中六死三生,他选的是一个生门,如果按照墓印只会在一扇门上出现的规则,从现在我们掌握的线索来看,我个人觉得,这个墓印应该是出现在数量比较少的一种铜门当中。也就是说,第一次我们经过的阵宫是六生三死,墓印会在三扇死门当中,而这次是六死三生,墓印会在生门之中出现,依次类推如今我们进入了这个阵宫依旧是六生三死,我觉得这次极有可能墓印会在死门之上。”

    风绝羽说完,总结道:“当然,这只是我根据一路走来的观察暂时判断的一个可能,作不得准,几位可以再好好想想。”

    众人听他说的头头是道,回过头又细细品味了一番,猛然间豁然开朗。

    莫上仙几乎没怎么犹豫便开口道:“没错,他说的有一定的道理。”

    “那也不代表他说的就一定对。”梵古圣恨极了风绝羽,自然不屑与他为伍。

    萧洪章一言未发,想是有些事还没看清楚,但不得不承认,他对风绝羽的猜测执有赞同的意见。

    规律已经发现,不说是否准确,但现在众人已经不需要像三天之前那样跟个无头的苍蝇到处乱撞了。

    萧洪章睨了一眼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风绝羽,根本没搭理梵古圣,片刻之后,阴柔笑道:“没想到风小友心细如此,这么复杂的局面依旧能洞察秋毫。”

    梵古圣一听愕然,惊道:“萧道友,你信他的鬼话?”

    萧洪章态度冷酷道:“事到如此,我们还有的选吗?”他说完,看了看莫上仙,后者心领神会道:“老朽也觉得风小友说的不无道理,请问风小友,这三天来,你就没有发现别的蹊跷吗?”

    风绝羽想了想道:“别的就没有了,也许几位会有不同的意思,既然大家站在一条船上,那不防站出来说说。”

    众人一时语塞,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别的发现,虽然说都是成名的高手,智计不低,可跟风绝羽一比,众人突然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司空爵站了出来,看着九扇铜门道:“你的意思是,这次选死门,才有机会接近秘藏。”

    “或者离开此地的出口。”风绝羽断言道:“此为死墓,造墓之人定是不想有人打扰墓中亡灵,所以设下重重机关,我只能说,如果此地拥有极大的秘藏,那我们走的越深,就越危险,但也不能排除,此地某扇门是离开秘藏的出口,真亦假来、假亦真,真假难辩,方为最高深的阵法法门,总之要是我摆此墓葬,绝对不会轻易让人找到中殿配室,这就对了。”

    “言之有理。”萧洪章断然点头,看了看紧闭的三扇刻有死字的铜门道:“是真是假,总要试试才知道,萧某来试试。”

    萧洪章言罢,突然挥手,三个倒霉的飞盟弟子发出惨叫,分别砸在三扇刻有死字的铜门上,霎时间刺鼻的血腥味弥漫而起,早就被吓的体无完肤的飞盟弟子缩成了一团,站在角落里愣是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几天的时间,四百名飞盟弟子少了几十个,为了砸开那些铜门,飞盟弟子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就连龙焰都说,恐怕此次活着离开墓穴之后,生存下来的那些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这段经历。

    蓬!

    蓬!

    蓬!

    三个活人瞬间变成了三团血雾,而这时,五个乾坤境的高手皆是仔细的观察起了铜门,这些铜门只能打开一扇,但可以同时将精血精气赋予多扇铜门,然后再行选择。

    有了风绝羽的发现,众高手此次仔细观察铜门上的灵气波动,果然三扇死门中的一扇门板下,一股灵气升腾而出,迅速的在门板上凝聚出一个小小的墓冢印记。

    这个发现,让在场所有人欣喜若狂,不仅所有乾坤境的高手,就连飞盟的弟子也跟上欢呼雀跃。

    显然而易见,如果能尽快找到出口,他们的生存下来的机率就会大大提高,而不会一直活在恐惧之中。

    “中间那一扇!进……”

    看见中间死门墓印出现,萧洪章顿时眼冒精光,跟风绝羽不一样,这些老家伙搜索阴绝山脉最短的也有几十年,好不容易找到秘藏的入口又被庞大的迷宫困了好几天,是个人都会疲惫,这时若没有点精神层面的刺激,恐怕会用杀人而抵消心头的压力。

    铜门一开,其它铜门的禁制自然封闭,萧洪章看准铜门快速掠进,果然通道中古兽雕饰和七宝玉树再次出现。

    “没有机关的阵宫,意味着我们选对了出路,风小友,你立了一功,哈哈。”萧洪章兴奋的放声狂笑,梵古圣虽然极度不满,但也难掩心中的快意。

    “下一个该谁了?”萧洪章压根就没理墓道中的宝物,这些东西他根本看不上眼。

    伸手推开铜门,果不其然,一个顺时针转动的星云漩涡呈现在众人眼前,跟梵古圣之前进的那个门一模一样,与三天前风绝羽遇到的铜门也没有任何差别。

    莫上仙喉咙滚了滚,脸色无比凝重的问道:“梵道友,你在里面究竟遇到了什么?”

    “三个无头的怪人,实力不低,用的是合击阵法,速度奇快。”这次是风绝羽,一点没含糊的介绍了刑天的特性,然后看着莫上仙道:“三个无头的怪人,必须同时杀死,否则你杀一个,马上就会复活,它们应该是某种强大的本源幻化而成,出手的时候要稳要快,否则必死无疑。”

    众人一听,忍不住汗毛倒竖,此前他们确实认为风绝羽和梵古圣遇到的是很棘手的对手,但没想到,这样的对手还能复活,是不死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