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孙大师
    bsp;  “有问题,当然有问题。”

    孙大师不屑一笑:“老夫学医J十年,才敢说懂中医,你一个mao头小子,也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聂凌天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这名孙大师这么说,分明就是看不起他。

    “孙大师,他是我同学,您这么说的话有些不尊重人了吧。”

    慕容雪皱眉看着孙大师,对于孙大师刚才说的那番话也有些反感。

    孙大师淡淡一笑,不再去关注聂凌天,道:“呵呵,是老夫多嘴了,小姐,还是先上去吧,让我给你诊治一下。”

    慕容雪依旧还皱着眉头,听到这话后点了点头,看了眼聂凌天,道:“聂凌天,我就先进去了,你在这自己看看吧。”

    说完,慕容雪又看了眼聂凌天身旁的年轻nv孩:“吕姐,他是我同学,他就帮忙打个八折吧。”

    眼见那年轻nv孩点头,慕容雪才转身朝着二楼走去。

    至于那名孙大师,则是神情高傲的跟在慕容雪身后,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这老家伙,真特么能倚老卖老。”<script>s11();</script>

    聂凌天心中暗骂一声,话音刚落,却是忽然想起清绮的声音:“刚才那小丫头有问题。”

    聂凌天闻言一愣:“清绮,你又发现什么了?”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纯Y之T么。”清绮开口问道。

    “记得,前J天你不是还说慕容雪就是纯Y之T么,而且还说拥有纯Y之T的nv子修行速度非常快,以后的成就也会很高。”聂凌天说道。

    清绮道:“没错,我的确是这么说过,而且这个小丫头也的确是纯Y之T,但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这个小丫头虽然是纯Y之T,但她T内却有一G非常浓郁的寒气,这些寒气如今还没有彻底爆发,只是安静的待在她的T内,可一旦真正爆发的话,凭借那些寒气力量,能够轻易将这个小丫头冻成冰棍。”

    “什么!”

    聂凌天没想到在慕容雪T内竟然还潜伏了这么大的危险,于是连忙问道:“那你知道这些寒气会在什么时候爆发么?”

    “以我的估计,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的话,这些寒气最起M也得到这个小丫头三十多岁才会爆发,但现在来看的话,这个小丫头T内的寒气明显是被人估计刺激了,恐怕最多再有半年的时间,这些寒气就控制不住了。”

    “那这么说的话,岂不是说慕容雪只剩下了半年的寿命?”

    聂凌天心头巨震,要知道,如今的慕容雪才只是上高三而已,即便是再过半年,也都还不到二十岁。

    这么年轻,难道就要因为寒气爆发而死?

    想到这里,聂凌天连忙询问清绮,道:“既然这些寒气这么厉害,清绮,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清绮微微沉默,然后道:“解决的办法倒是有,不过我现在需要先知道她T内的寒气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如果找不出这个原因的话,让她T内的寒气继续遭受刺激,说不定连半年时间都撑不住。”

    “那你怎么才能知道呢?”

    “刚才这小丫头上楼了,你也上去吧,离的近了,我就能知道了。”清绮说道。

    聂凌天点了点头,脸Se却是极为凝重。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慕容雪。

    别的不说,就凭慕容雪刚才给他打八折这件事,他就不能让慕容雪就这么死了。

    “吕姐,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想了想,聂凌天忽然朝着旁边的年轻nv孩叫道。

    “嗯嗯,你是小姐的朋友,当然可以。”

    年轻nv孩笑着说道。

    “我忽然想起来有点事想要找慕容雪说一下,你看能不能让我上去一趟。”聂凌天问道。

    年轻nv孩闻言眉头一

    皱:“上面是我们宝参堂的S人空间,是不允许客人随便上去的。”

    “不过你既然是小姐的同学,那我可以通融一次,不过你也不能在上面时间太长了,和完后要赶紧下来,不然的话我也不好解释。”

    “这个你可以放心,我肯定很快就下来。”

    聂凌天笑了笑,然后就直接朝着楼上走去,很快就到了二楼。

    相比起一楼内数量众多的中西Y物,这宝参堂的二楼明显的就空旷了许多。

    聂凌天悄悄走上二楼,还没走J步,就看到慕容雪坐在一个沙发上,那名孙大师则是坐在她旁边,闭着眼睛,正在为她把脉。

    除了这两人以外,在旁边还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这名中年男子眉宇间和慕容雪有些相似,但也不是特别明显。

    此时这中年男子看着孙大师,一连的忐忑。

    而也恰好就在此时,孙大师缓缓抬起按在慕容雪手腕上的手指,同时双眼也随之睁开。

    “孙大师,小雪她的情况怎么养了?”

    眼见孙大师睁开眼睛,中年男子连忙开口问道。<script>s11();</script>

    至于慕容雪则是没有开口,而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凭老夫多年的行医经验,最多再有两三个月,慕容小姐的病应该就能痊愈了。”

    孙大师沉默了P刻,忽然缓缓说道。

    “真的么?那真是太好了。”

    中年男子闻言直接笑了起来。

    慕容雪可是他们慕容家日后的希望,千万不能出事。

    “孙大师,你放心,只要这一次你能够让小雪彻底好起来,剩下的那五百万尾款,我们慕容家一定会如数送上。”中年男子继续道。

    听到五百万这个数字,孙大师当即眼中一亮,不过只是瞬间就收敛起来,笑道:“行医救人,这本就是老夫的本分。”

    “我知道孙大师是世外高人,看不上这点小钱,不过规矩就是规矩,规矩不能破。”

    中年男子说道。

    孙大师笑了笑,没有接话,而是看向慕容雪,道:“慕容小姐,咱们那就开始吧,还是和以前一样,我用银针将你T内的寒气引导出来。”

    说着,孙大师从身上取出一个布口袋,在桌子上展开后,立刻将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正是一排大小不同的银针。

    慕容雪朝着这银针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觉得意外,显然也已经不是第一次。

    此时微微沉默了下,就将自己的两个胳膊伸了出来,并排放在桌子上。

    眼见如此,孙大师用两根手指chou出一根银针,道:“慕容小姐,施针的时候可能会有些不舒F,忍一下就好了。”

    说完,孙大师手指捏着银针,就直接朝着慕容雪的胳膊扎了过去。

    “唔!”

    J乎就在孙大师银针落下的瞬间,慕容雪的脸Se就骤然变得苍白起来,身T更是微微颤抖,似乎正在经受极大的痛苦。

    不仅如此,在她的胳膊上,那根落下的银针上更是以R眼可见的速度出现了一层白Se的冰层,更有一GR眼可见的寒气,从那银针周围喷发而出。

    “这个庸医,怪不得这小丫头T内的寒气会受到刺激,原来都是这老家伙搞的鬼。”

    清绮带着怒意的声音忽然响起。

    聂凌天闻言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清绮继续说道:“聂凌天,赶紧上去让这老家伙停手,不然的话这小丫头迟早都要死在他手里。”

    “什么!”

    聂凌天心头一震,虽然清绮还没有告诉他具T的原因,可眼看孙大师已经chou出第二根银针,他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喝道:“住手!”

    ——————————

    新书上路,喜欢的就点个收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