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627 吃肉,喝汤
    “唉哟..”

    孔浩被我一烟灰缸直接撂翻在地,脑袋上的红血瞬间喷泉似的涌了出来,躺在地上呲哇乱叫。

    “马德!我特么不亲手打人很久了。”我抬腿又是一脚狠狠跺在孔浩的脸上,两撇眉梢连在一起,指着他唾沫横飞的呵斥:“万良活着的时候,看到我都得恭恭敬敬矮半截子,你说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昂!”

    “王朗,你等着..”孔浩双手护在脑袋上,瓮声瓮气的低喝。

    “等啥呀,等你给我拜年,还是等着给你出殡!”我弯腰一把薅住他的衣裳,将他从地上拽起来,双目圆瞪的轻笑:“万良是特么你杀得吧?”

    此刻孔浩脸上血污弥漫,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听到我的话,竭力扩张瞳孔挣扎叫唤:“你说什么?少恶人告状我告诉你..”

    “浩哥,勾引二嫂可是江湖大忌。”我阴森森的一笑,猛地推搡开他,然后手指王娟出声:“你敢说你没骚扰过嫂子?”

    “放你娘的狗屁,全公司人都知道王娟和方涛之间不清不楚,你竟然往老子身上扣屎盆子。”孔浩慌忙喘着粗气咆哮,一边手指方涛和王娟,一边往后踉跄的倒退着身体,看架势打算随时跑路。

    原本双手抱在胸前看热闹的方涛马上面红耳赤的骂了出来:“姓孔的,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谁跟大嫂眉来眼去?”

    “嫂子,你放心大胆的说,今天你兄弟就算背上杀人犯的骂名,也得给我万大哥讨要公道,以告慰他在天之灵。”我回过来脑袋,冲王娟眨巴一下眼睛。

    王娟犹豫一下,眼眶当即红了,眼泪就得提前准备好的一般“吧嗒吧嗒”的往下滚,抽泣道:“兄弟啊,你得替嫂子做主,孔浩不是人,从好几年前就开始骚扰我,给我打电话说恶心的话,有时候还会趁着老万不在家,去我们家踹门,我以前跟老万说过很多次,老万总觉得不可能,还说他们兄弟情比金坚,我没办法啊..”

    孔浩气急败坏的咆哮:“臭婊子,你再敢血口喷人,信不信我杀了你。”

    真正的奸夫方涛也立马蹿出来开口:“确实有这事儿,我可以证明,我无意间撞见过好几次孔浩给大嫂打电话骚扰,尤其是大哥过世以后,他更是肆无忌惮,有些时候公然在公司里说一些污言秽语。”

    “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给我等着,老子就算什么都不要,也肯定把你们的破事公布于众。”孔浩紧紧咬着牙豁子,转身拽开房门就打算往外走。

    房门打开,地藏双手插裤兜站在门外,完全挡住孔浩的去路。

    “干什么?还要绑架我么?”孔浩棱着眼珠子伸手推在地藏胸口,结果后者纹丝不动,反倒他自己被反震的往后倒退两步,随即像个碎嘴子似的吓唬:“我告诉你们,我出门时候跟人说过,半小时内如果走不出,他们会第一时间报警,头狼公司现在破事一箩筐,我不信你们还敢..”

    “嘭!”

    地藏抬腿,简单粗暴的一脚蹬在孔浩肚子上。

    孔浩立马像颗炮弹一般倒飞回来,重重跌在地上,高一声低一声的呻吟起来。

    “有后手是吧,来!我让你感受一把什么叫死心。”我攥着手机走到孔浩跟前,一只脚踏在他胸脯上,表情狰狞的当他面拨通贺来的号码。

    电话“嘟..嘟..”响了几声后,那头的贺来接起电话:“起这么早啊朗哥?是不是有心事想跟兄弟说道说道。”

    “我有没有心事不好说,但你肯定有心事。”我沉声道:“来,你掀开距离自己最近的窗帘看看。”

    手机里顿时传来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接着贺来懵懂道:“什么也没看到啊?朗哥想表达什么?”

    “我在干活,烦别人打扰,尤其是你贺家的,但凡我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狙击枪马上打烂你的脑门,我替叶家办事,后果叶家会替我承担。”我牙齿咬的“吱嘎”作响,横声道:“大声告诉我,听明白没?”

    “朗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贺来咳嗽两声回问。

    我的语气立时间加重:“我问你,听明白没?”

    “明..明白了。”贺来迟疑几秒,不情不愿的回答。

    “天亮还早,继续睡个回笼觉吧。”冷笑两声挂断电话后,我低头冲孔浩努嘴:“你的第一道屏障毁灭了,咱们再来试试第二道筹码哈。”

    说话过程中,我又拨通李倬禹的号码。

    这次等待音刚响,李倬禹就“喂”一声接起。

    我冷冰冰的开门见山:“三和就那么大,你想插足我也想,刚刚我跟贺来通过电话,他不介意分点干股,再算上叶小九,你感觉我们三家揍你辉煌,有没有问题?”

    “吓唬我?”李倬禹不服气的轻哼。

    “对呗,能吓唬住吗?”我嗤之以鼻的反问:“你要感觉自己状态到位,咱们就以三和为界,鹏城为圈,趁着天亮之前玩一把烽火连天,话我给你提前撂出去了,你只要敢动弹,地藏、白帝、洪莲、谢天龙啥事不干,就特么磕你一个人研究。”

    “呼..”李倬禹吐了口粗气。

    “消逼停睡你的觉,上回配合林梓绑架姚军旗的事儿,姚大少还没找你唠,别逼着我让他旧事从提,听懂没?”不给他太多反应的时间,我又连珠炮一般的出声。

    孔浩立时间不安分的扯脖呼喊:“李总,别听他胡说,地藏在..”

    “嘭!嘭!”我抬腿连续两脚狠狠跺在孔浩嘴上,打断他的叫嚣。

    手机那头的李倬禹沉默几秒后,压声回应:“就这样吧。”

    结束通话后,我盯着面如死灰的孔浩吧唧嘴:“还有啥依靠没?”

    “王朗,你特么凭..凭什么参与我们的事情。”孔浩的大门牙被我踢飞几颗,嘴里淌着带血的唾沫含糊不清的咒骂。

    “凭啥?就凭我叫王朗!”我邪魅的笑了,扭头朝着方涛和王娟若有所指的开腔:“勾引二嫂是江湖大忌,老万不在了,但我记得他内个拜把子兄弟周山好像还活着吧。”

    这里提到的周山,是叶小九刚想进驻三和时候,万良手下那个副总,当时还借着绑架叶小九的名义,想要掀翻万良,不过后来让我们治的服服帖帖,连夜滚出了鹏城,此刻我故意提起这个人,就是想暗示这对狗男女,想要舒舒坦坦的花钱,消息就得彻底封死在这间屋里。

    “马德,吃里扒外,难怪你这几天总是阴阳怪气的跟我们过不去,今晚上还故意破坏咱们和叶总的谈判,原来是早打算把公司卖给外人。”方涛的反应不可谓不快,风风火火的冲过来,疯狂的照着万良脑袋“咣咣”就是两脚。

    看到这一幕,我咧嘴笑了,退后两步走到王娟跟前,压低声音道:“大嫂,七千万已经在向你招手,随随便便拿出来一点买几个顶缸换自己下半生一个比翼双飞的机会,我感觉蛮划算,你说呢?”

    王娟深呼吸两口,沾染着泪痕的眼眸立时间泛过一抹寒芒,小声道:“我想天亮之前离开鹏城。”

    “巧了,叶总在机场有不少朋友。”我指了指叶小九微笑。

    说罢,我昂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悠哉悠哉的吹了口气:“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来小时,肮脏的事情就让它留在黑夜中吧。”

    丢下一句话后,我给叶小九使了个眼神,又冲王鑫龙歪嘴道:“只配合,不参与。”

    几秒钟后,我俩从房间里出来,屋内立时间传来惨绝人寰的嚎叫声。

    “屋里有监控吧?”我扭头问叶小九。

    叶小九点了点脑袋坏笑:“这点事我还能摆弄不明白嘛,不过你丫真牛逼,一早就算到辉煌公司和贺家有份参与吧?两个电话打出去,直接把他们吓懵逼了。”

    “他们不一定真参与了。”我摇了摇脑袋道:“不过打好预防针还是有必要的,不是让你准备一千万嘛,天亮以后分成两份,分别给贺家和李倬禹送过去,你大口吃肉,总得让他们喝口汤不是?不然这俩王八犊子肯定找别扭。”

    “给他们?”叶小九一怔。

    “对,这钱必须花。”我笃定的应声:“一份钱交到贺家手里,另一份钱交到李倬禹,是李倬禹哈,不是辉煌公司,这其中有很大的区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