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原始邪神很绝望
    牢房内,陈宗出奇的没有修炼,也没有参悟什么,就是放空身心的静坐着,什么也不刻意去想,什么也不刻意去念,整个人处于一种十分放松的状态,任由思绪飘摇。

    如此放松下,精神的疲惫渐渐消失,仿佛被流水冲走,仿佛被清风吹散。

    之后,陈宗又找上无杀剑圣、百剑神君和王一以及严欢和几个新认识又觉得值得一交的人,从储物神器内取出不少酒水美食,享用起来。

    待在这里的人,除了无杀剑圣和陈宗之外,少则都有几十年了,有吃的也早已经吃完了,尽管对真圣境强者而言,吃不吃喝不喝的无所谓,也不会影响到自身的生命和实力,但很多人都有吃喝的习惯,毕竟在弱小时吃喝是必须的。

    有的好那口腹之欲,觉得那是一种享受,但也有的人只是浅尝辄止,不管是哪一种都与吃喝离不开。

    美美的享受一顿,陈宗并未提起自己所做的事情,因为还不确定,暂时没有必要去说,否则若是找不到离开的方法,岂不是给他人希望又叫他们坠入绝望。

    希望破灭、绝望侵袭,那种滋味绝对不好受。

    那么,还是先等到自己击溃那原始邪神,进入镇邪神柱之中再看吧。

    相聚一番,吃吃喝喝,随意畅聊,这也是一种放松。

    修炼之道原本就是如此,讲究张弛有度,否则逼迫得太紧,只会适得其反。

    待到完全休息好之后,陈宗再次动身,独自来到神狱区的核心。

    十八根镇邪神柱耸立在四面八方,环绕成一个圆形区域,其中有黑暗弥漫。

    但这一次陈宗发现,那黑暗和上一次来时相比,明显要稀薄了一些,这是不是说明一点,这些黑暗其实和原始邪神的力量强弱息息相关。

    收回思绪,陈宗拔剑斩出,直接斩入那黑暗之内,挑衅原始邪神。

    剑光斩入黑暗内,立刻被黑暗不断的侵袭消磨,最终斩中原始邪神时,却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而原始邪神也似乎没有觉察似的,竟然没有反击。

    斩斩斩!

    陈宗微微诧异,手中剑却时刻不停的斩出,一道剑光紧接着一道连续不断斩入那黑暗之中,尽数斩击在原始邪神的身躯上。

    激怒!

    陈宗的目的就是激怒原始邪神,让它爆发,如此一来,定然又会受到镇邪神柱神力的攻击,进一步削弱力量。

    只是,任凭陈宗如何出剑斩击,那原始邪神就是不反击,好像明白陈宗的用意似的。

    “既然如此……”陈宗神色一凛,再次施展刹那芳华。

    虽然有黑暗相隔着,但刹那芳华的威力还是很强,就算是穿透黑暗,应该也不会削弱多少。

    吞噬周身的一切力量,再与自身的混元心力转化为一股生与死界限的玄妙之力,力达剑身,一剑破空杀出,那剑光无声无息的透过黑暗,杀向原始邪神,仿佛是在原始邪神的体内种下一颗种子似的,不断汲取它的力量。

    怒!

    原始邪神还是怒了,黑暗波动不休,但最终还是克制住没

    有反击。

    一剑!

    两剑!

    三剑!

    第三剑时,原始邪神彻底暴怒了,再也无法遏制的波动起来,那黑暗内敛,仿佛被吞噬一空似的,显露出原始邪神的身躯,漆黑触手瞬间破空轰杀而来。

    每一道都带着可怕至极的杀机,要将陈宗轰杀摧毁。

    但陈宗也敏锐的感觉到一点,和上一次相比,这些触手所爆发出来的威能,明显是削弱了一些,换言之,自己的策略的确有效。

    抵御、闪避、反击。

    陈宗和原始邪神展开激战,原始邪神似乎也学乖了,不再攻击镇邪神柱,只要不主动攻击镇邪神柱,就不会被镇邪神力轰击,顶多就是受到压制而已。

    受到压制,那已经很习惯了,唯独企图击破镇邪神柱时被反击创伤才更大。

    那么,只要不主动去攻击镇邪神柱便无事,上一次之所会被陈宗不断的施展绝招攻击无力反击,也是因为主动作死去攻击镇邪神柱的关系。

    难缠!

    这一次的原始邪神变得十分难缠,陈宗却也没有退缩,反而将原始邪神当做磨砺的对象。

    原始邪神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一身战斗技艺比陈宗还要高超,发力的方式、变化多端的招式,叫陈宗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但在一心混元境之下,陈宗不断的汲取原始邪神的战斗技巧融入自身,不断的提升自身的剑术造诣。

    换成其他人可无法如陈宗这般,直接就会被原始邪神压制,唯独陈宗有一心混元境傍身,能够多方位的思考洞察参悟,方才可以在短时间内精进如斯。

    战到最后,这一次,陈宗并未削弱原始邪神多少力量,却没有气馁。

    这一次不行,还有下一次,还有下下一次,陈宗也没有认为自己可以短时间内解决原始邪神。

    现在,总归是有希望,慢慢磨吧。

    激战之后,返回牢房之内休息,一边仔细的回味和原始邪神之间的战斗。

    原始邪神的战斗技艺真的是十分高超,时而复杂到极致,时而又简单到极致,复杂与简单的交替不断,那么的自然流畅。

    可以说,自己至今为止所遇过的诸多对手当中,没有任何一个在战斗技艺上能与原始邪神相比,太精湛太高超了。

    若非原始邪神被镇邪神柱所镇压,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实力,就凭自己现在的实力,完全不是其对手。

    比如不久前那一战,自己基本是被压制着打,是凭着宇宙不灭身的足够强大和混元心力的高速恢复才能够扛得住,再有炼化入体的那一块碎片抵御住邪恶力量和混乱意志的侵袭,要不然估计早扛不住了。

    脑海当中不断的回放与原始邪神的战斗,仿佛旁观者似的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分析参悟,原始邪神的触手攻击,看似杂乱,实则又蕴含着一种独特的规律,乱中有序,序中混乱。

    感觉,就像是一个极佳的战斗宗师。

    间隔一段时间,陈宗就会找上原始邪神,先出剑攻击,不断的攻击,将其激怒,越是往

    后,就越难以激怒原始邪神,不过每一次,当陈宗施展出刹那芳华时,一次不行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基本不会超过三次,原始邪神就会发怒。

    其实,原始邪神也很无力。

    它有不傻,它虽然是古神族的恶念所诞生出来的邪恶存在,却也是具备智慧的,只是一直以来,原始邪神都认为是最高等的生命,比古神族还要高等的生命,因为它不死不灭,是真正的不死不灭。

    只要这宇宙还有生灵存在,它就不会消失。

    连古神族都消失了,它却依然存在着,哪怕是被镇压在此,原始邪神知道陈宗的目的,就是要消耗它的力量,将它的力量消耗殆尽,那时候它就会因此而陷入沉睡,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重新苏醒。

    沉睡,它不想要。

    事实上行,原始邪神曾沉睡过,就是那一次被古神族重创镇压于此的时候,沉睡了一段时间,直到古神王身殒,古神宇宙纪元也开始走向崩灭后,原始邪神方才苏醒,释放出邪恶力量和混乱意志,开始污染神狱区内镇守的古神们,将他们化为后代邪神,而后又释放出其他还活着的后代邪神,逐一吞噬。

    也正是因为吞噬了后代邪神,方才一点点的恢复力量,恢复力量的同时,又得到了后代邪神的战斗技艺,不断提升。

    之后新的宇宙纪元诞生,这神狱区也随之出现被发现,有新的生命进入,很不幸的都被原始邪神给污染了,最终被其吞噬。

    力量恢复一些之后,原始邪神开始攻击镇邪神柱,企图将镇邪神柱击溃脱困而出,结果每一次都被镇邪神柱的神力反击创伤。

    镇邪神柱乃是古神族的至高杰作,不是那么容易破坏的,除非原始邪神是在镇邪神柱镇压范围之外才有可能。

    一次次恢复力量,一次次攻击镇邪神柱,一次次被创伤削弱力量,原始邪神就是这么反反复复的过来,不是它的脑子不行,而是没有哪一个有智慧的生命愿意如此被一直囚禁着。

    现在,陈宗的做法就等于是要消耗它的力量,令它再一次陷入沉睡,它不想搭理陈宗,但刹那芳华那一剑的威力很可怕,竟然可以明显的消耗它的力量,不得不反击。

    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不反击,一直被攻击的话,力量就会不断的削弱,而反击,自身的力量也会慢慢的削弱,差别只在于快慢长短而已。

    现在,又没有后代邪神可以让自己吞噬恢复力量。

    累!

    原始邪神觉得自己很心累,作为一个前所未有的最高等生命,不死不灭的存在,竟然会被一个渺小卑微的虫子逼迫到这样的地步,如果不是因为这该死的镇邪神柱的话,自己早就将这该死的卑微渺小的虫子给打死了。

    陈宗又来了,现在,每一次看到陈宗到来,原始邪神的身躯都会不自觉的一颤,那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并且原始邪神还发现一点,这卑微渺小的虫子每一次到来,每一次的战斗技艺都会有明显的提升,越来越接近自己,明显是将自己当做了磨砺的对象。

    怎么办?

    杀又杀不了,躲又躲不开,很绝望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