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57章 史思齐的弱点
    史思齐却看了他一眼,笑着开口道:“之前静王爷不是向我讨要过家里的梨花酿吗?差点忘了。”

    史思齐一边笑着,一边自腰间解开一个精巧的酒壶,上前一步,直直递到了萧景瑞面前。

    萧景瑞顿时便是一愣,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向对方讨要过那所谓的梨花酿,可这会看对方的眼神,明显是有东西想要给自己,又不想让别人知道,于是只是愣了片刻,便轻笑一声,走了上去。

    “难为二殿下还记得,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上前一步,接了过去,就在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一个人的时候,史思齐的右手帝递过了那个精巧的酒壶,左手却隐在袖子里,在众人都看不到的地方迅速塞过去了一张小纸条。

    “这是母后给你的。”

    史思齐的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清楚。

    这个动作十分迅速,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只是看到史思齐和萧景瑞交接了一下那传闻中的梨花酿罢了。

    “保重。”

    史思齐深深地看了萧景瑞一眼,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随即抬起头来,最后看了那人一眼,缓缓说了一句,随后便转过头,消失在人群中了。

    “瑞儿,你什么时候开始爱喝酒了?”

    萧卿师直直盯着史思齐,对着他缓缓开口道。

    萧景瑞转过头去,还未来得及说话,站在他身边的柴倾城却抢先一步,转过头去,伸手撞了一下萧景瑞的衣角,半是嗔怪半是感动道:“萧景瑞,我就说了那么一次想喝梨花酿,你居然就去找二殿下讨要了。”

    说着,还不忘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伸出胳膊肘撞了撞萧景瑞的胳膊。

    后者立刻反应了过来,无奈地摇头一笑,随即抬起头去,伸手将那瓶梨花酿递到了柴倾城面前,对方微笑着收了下来。

    “钱宁,今夜我们就喝了这瓶佳酿吧。”

    柴倾城提着那个精巧的酒壶,对着跟在身后的钱宁,十分豪爽地开口道。

    后者则转过头去,看了柴倾城一眼,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萧卿师却直直盯着萧景瑞和柴倾城两个人,眼神十分奇怪,却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叹了口气,转头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行走在漫漫长路上。

    很快,身后繁华的明则城慢慢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则是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些雪山和草原来。

    萧景瑞走在中间,柴倾城跟在他身边,钱宁则走在他们身后,而萧卿师则因为是首席使臣,因此必须走在最前面,在他们的身后跟着一队长长的护卫队,还有马车,装满了王后的各种心意。

    “萧景瑞……”

    柴倾城蹙起眉头,小心翼翼地将头凑了过去,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萧景瑞,颇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

    萧景瑞似乎发现了柴倾城的别扭表情,转过头去,对着她小声问道。

    “那个……没什么。就是想问问走了这么久了,你累不累啊?”

    柴倾城思忖了片刻,还是想先前准备的话转了个弯,换成了这一句。

    或许她没有必要知道对方所有的秘密,只要自己认定他是一个善良的人,绝对不会伤害

    自己,这就够了。

    萧景瑞蹙眉,随即深深地看了柴倾城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凑到柴倾城耳边,缓缓道:“那梨花酿是真的烈,喝的时候小心一点啊……”

    柴倾城“唰”的一下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之前可是自己下萧卿师面前讨要了这瓶酒的。

    “放心好了……”

    柴倾城有些不甘示弱地开口道。

    萧景瑞则笑了笑,并未再说话,而是将头转到了另外一侧过去,脸上的笑容也随着慢慢消失了。

    手指隐在袖中紧紧地攥着一张纸条,几乎要捏烂了,那正是之前史思齐借着没有人看到的地方偷偷塞给他的。

    刚刚上路的时候,他曾经借着机会打开看了一眼,里面十分简单地写着一句话。

    “保我儿思齐,便会告诉你生身母亲的事情。”

    萧景瑞刚刚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便是心头一惊,原来那位高高在上的王后娘娘什么都知道。

    那么那位崔嬷嬷呢?

    萧景瑞不禁想到,自己在明则城能够遇见崔嬷嬷,会不会也跟那位王后娘娘有关呢。

    如今突厥的内乱一触即发,王后这是想给她的儿子增加一个强有力的外援。

    而且王后是个很聪明的人,她知道只要这个纸条被自己看到,就一定会在突厥内乱的时候,站在史思齐那边。

    “停。”

    正当萧景瑞在哪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忽然传来了萧卿师的声音。

    众人皆停住了脚步,朝着前面看了过去,便看到萧卿师举起了右手,随即转过头来,缓缓走到萧景瑞他们面前,缓缓开口道:“都累了吧,这是这附近唯一的一个村庄,我们还是先在这里休息片刻,随即便上路吧。”

    柴倾城蹙眉,朝着四周看了看,果真似乎在这周围,这是最后一个村庄了。

    如今已是午后,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赶路,大家也都累了。

    思及至此,柴倾城他们也都纷纷点了点头,随即招呼着后面那些押送着各种东西的侍从来。一起朝着前面的一个小村庄里走了过去。

    午后的小村庄里安详又宁静,而离这里差不多有百里之遥的明则城,也就是他们之前才离开的那座城市,此刻却陷入了一片剑拔弩张之中。

    史思齐刚将柴倾城他们送走之后,便被王后娘娘匆匆忙忙宣进了宫。

    “母后?”

    史思齐匆匆忙忙赶到合欢殿的时候,便看到王后娘娘坐在高位上,眉头紧蹙,似乎有什么极其不悦的事情似的。他连忙上前去,对着自己的母后开口叫道。

    “哦,是思齐来了。”

    王后闻言,抬眼朝着下面一看,微微有些松了神色,紧接着缓缓走了下来,伸手抓住了史思齐的手,有些焦急地开口问道:“东西交给萧景瑞了吗?”

    史思齐点了点头,随即蹙起眉头,有些不明白地开口问道:“母后,您到底跟瑞王爷说了些什么啊?您认识他?”

    之前瑞王爷随着使者一起进宫的时候,也没有发觉母后对他有什么特别的啊。这都要走了,为什么还要特意让自己带给瑞王爷一张纸条呢?

    这一直是史思齐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好孩子。”

    王后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双手紧紧攥着对方的胳膊,缓缓道:“你只需要知道母后都是为了你好就是了。”

    史思齐垂了垂眸子,点了点头,便不再问了。

    反而另起一行,看着对面那没遇见带着些焦虑的母后,缓缓道:“对了,母后您这么着急招我入宫是为了什么?出什么事了吗?”

    王后被他这么一提醒,眼神瞬间一变,抓着史思齐的手也倏然收紧了几分,声音尖利又带着些深深的不安情绪来。

    “思齐,不可知道,今日尼玛将军回来了?”

    尼玛将军?

    史思齐猛地蹙眉,随即联想起昨日用膳的时候,柴倾城无意间说起在城中见到了一位骑着马狂奔的威风凛凛之人,想必柴倾城看到的那人便就是尼玛将军了。

    “可是……尼玛将军不是一直驻守在边疆吗?不传召不得已回城是边疆守将的原则,他怎么能回来呢?是谁下的命令?”

    史思齐蹙眉,随即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后,试探道:“难道是您……?”

    王后则面色难看地盯着对方的史思齐一眼,摇了摇头,声音中充满了忧虑和沉重。

    “不是我,是……国师……”

    听到这话,史思齐的面色当即就白了,盯着自己的母后,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道:

    “他如何有这么大的权力,居然能传召边疆守将?!”

    说着,史思齐的脸色越来越差,转过头去,朝着空荡荡的外面看了过去,天色越发阴沉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预测到了最近宫中的动向,那些小太监小宫女美女纷纷变得谨小慎微起来,死气沉沉中蕴藏着满满的杀意。

    “母后……咱们可要早做准备才是。”

    沉默了片刻之后,史思齐沉声说出了这句话。

    他的脸上并没有终于可以大战一场的痛快来,反倒蒙上了一层深深的忧虑起来。

    现在还远远不是最好的时机,不但他知道,对方也心知肚明。

    既然对方已经咄咄逼人到这个份儿上,那么即便是还没有准备好,自己也要全力搏一搏。

    “思齐……”

    王后看着他的背景,一双美目中含着深深的忧虑,随即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上前一步,伸出双手,将史思齐的双臂转了过来,缓缓开口道:“思齐,既然我们决意要跟那人斗争到底,那么……有些事情,他很有可能会拿出来做文章,母后且告诉你。你好早做准备。”

    史思齐看着自己的母后,随即点了点头。

    虽然是决心要说了,可真当话到了嘴边的时候,王后却还是有些赧然,关于她的背景和之前的一些事情实在是不太光彩,她比谁都明白,这些不光彩在不久后的那场大战中一定会成为别人攻击思齐的的武器。

    “母后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家。”

    王后朝着周围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人之后,这才缓缓开口。

    然而这第一句话便径直让对面的史思齐顿时便是一愣。

    “母后,您不是……贵族之女吗?”

    贵族之女?

    王后冷笑一声,随即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缓缓道:“若我真是贵族之女,为何在登上后位之后,没有为娘家人谋个一官半职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