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15章 二嫂,给你看张照片
    第1115章 二嫂,给你看张照片

    桑榆很喜欢孩子,看在眼里拔不出来的,她弯着腰在宝宝的脸上亲了又亲:“二嫂,听说霍佳被抓进去了,这次挺麻烦的。”

    “你这人在国外,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还了解的这么清楚。”

    “那当然了,我最爱的人都在这里,我肯定要时刻地关注。”

    “少贫嘴,我怎么没见你给我多打一个电话。”

    “你跟小妈的话说的一模一样,你们可是真的亲婆媳。”

    “小妈?你当着她的面叫妈妈,背地里却叫她小妈。”

    “我这也是区分清楚不是?”桑榆在夏至的身边坐下来,把玩着夏至的头发:“南怀瑾最近怎么样?”

    “干嘛?”夏至将自己的头发从桑榆的手心里面拽出来:“想要知道人家的近况就打电话给他好了,干嘛要通过我问?我现在人躺在病床上怎么知道他怎样?那我帮你打个电话让他来。”

    “二嫂,那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早就放下了,要不然以我桑榆的性格会心甘情愿地回去?只不过我这次回来还有一个特殊的使命,就是把这张照片交给你们。”

    “什么照片?”夏至抬头冲小鱼儿招招手:“你把她放在摇篮里,总抱着多累啊,他挺沉的。”

    然后她向桑榆伸出手:“什么照片快给我,别卖关子了。”

    桑榆笑嘻嘻慢悠悠打开她的皮包,又从里面掏出一个信封然后高高举起来,在空中摇了摇:“二嫂,我要名牌包包来交换!”

    “你算了吧,跟我要名牌包包,人家阔太排队几个月都拿不来的包包你第一手就能拿得到,少在这里扮猪吃老虎。快给我,不给我我就不看了,看你怎么卖关子。”

    “二嫂,你就装作期待一点不行吗?”桑榆把信封递给了夏至:“等你看到了照片,一定会送10个名牌包给我。”

    “我倒要看看什么照片那么了不起。”夏至一边笑着,一边打开信封将里面的照片给倒出来,只有一张,落在她的床单上。

    她拿起照片只是看了一眼,笑容立刻就凝固在她的唇角。

    她眼睛睁的大大的死死地盯着照片,极快的抬起头头来看了桑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看照片。

    夏至表情如此,那照片里到底是什么,弄的林羡鱼也有几分好奇。

    她放下宝宝的时候就伸头过去看了一眼,照片上是一个年轻女人,20多岁30岁不到的样子,短头发,很素净的一张脸。

    她的眼神像孩子一样纯真,林羡鱼不认得照片里的人是谁。

    到底是谁呢?能让夏至的脸都变了颜色。

    夏至的手剧烈颤抖起来,抖的就像电视剧里剧情渲染的那样夸张。

    “你是从哪里搞到这张照片?”夏至将照片翻过来调过去看,没有看到日期,但是看照片里的人和穿着打扮像是近期的。

    “一个星期前吧,我在这著名的教堂门口拍到了这张照片,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了,因为毕竟我只见过姐姐的油画像,我只是看到这个女孩子长得跟那个姐姐特别的像,所以我就拍下来了,是不是很像啊二嫂?”

    “桑榆!”夏至忽然大叫,吓了林羡鱼一跳。她一把握住桑榆的手腕:“你给我说实话,这个照片里的女孩在什么地方?”

    “二嫂你弄疼我了,我怎么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吗?我只是随手拍下来,然后就拿给你们看了,早知道我就不拿过来了,好疼啊,”桑榆挣扎着。

    “不对,你不可能为了这一张照片巴巴的从国外跑回来。”

    “还不是回来看我的小侄子。”

    “桑榆。”夏至冷笑:“以你的个性,你看到了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你怎么可能只拍一张照片就这么算了,你肯定把她的底细都给查的清清楚楚的,再拿到我们面前来。”

    夏至忽然特别的激动,林羡鱼赶紧过去:“夏至姐姐您别太激动,你瞧你一激动你的奶水都爆出来了。”

    “别管奶水,”夏至咬牙切齿:“两种可能,要么这照片就是合成的,你又跑回来想刷刷存在感,要么你已经把这个女孩的底细调查的清清楚楚,却故意不告诉我们,就以此想要吊南怀瑾的胃口,你出国后想一想觉得不甘心,从来没有你桑榆拿不下来的男人,所以你就弄来这张照片,是不是?”

    “二嫂。”桑榆挣开了夏至的手,一屁股坐在她床前的椅子里面,舒服地伸展了一下双手和双脚:“话都让你说了,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除非你这张照片是假的。”夏至紧紧地握着照片:“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不能根据照片上的地点去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找到。”

    林羡鱼第1次看到夏至这么失控。这桑榆的威力可真不小,随随便便就能让夏至那么激动。

    桑榆见好就收,笑嘻嘻地从椅子上面站起来:“照片我送给你们了,二嫂,现在我要回去陪红糖玩了。我侄女真的是超可爱超可爱,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都没那么可爱。”

    桑榆朝夏至飞了个吻,然后就走出了病房。

    桑榆把林羡鱼给拉过来,自己却却走了。

    夏至坐在病床上使捧着脑袋,十根手指都插进了头发里。

    林羡鱼真怕她把自己的脑袋给插破了,她走到床边怯怯地开口:“夏至姐姐,你没事吧?”

    她喊了好几声,夏至才抬起头来,她的头发被她的手指差的乱糟糟的。

    “小鱼儿,刚才吓到你了,是不是?”

    “那倒没有?我又不是兔子,吓一下就会死。”

    林羡鱼想问但是又没敢问,还是夏至自己说了。

    “照片上的,是我的好朋友,但是严格来说她已经死了。”

    “哦。”林羡鱼应着。

    “她叫,谷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