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13章 想放假吗?
    “凌医生,我到下沟诊所了,方便过来蹭个饭吗?”左慈典快到诊所的露台了,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先发一条信息。

    虽然猜想凌然和田柒是在公共场合,不会有什么特殊情况才对,但从理智的角度来考虑,左慈典不认为帅成凌然的样子,女孩子还会有什么理智。

    左慈典无悲无喜,无欲无求,无虑无思,无声无息的站在楼梯的走廊拐角……

    “来吧。”凌然的回答依旧简短。

    左慈典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扰到凌医生好事,其实真的扰到了,也应该没什么关系,但如果因此让田柒小姐不开心的话,左慈典还是觉得有点紧张的。

    露台。

    一张两米多长的椭圆形桌子,披挂了漂亮的亚麻布,在两名厨师的环绕下,正在做着各种冷盘的制作与装饰。

    凌然和田柒坐在风景更好的露台边,一边看着前方的城市风景线,一边用品尝着面前的美食。

    “病人没事吧?”凌然见面先确认了一句。

    一般来说,病人出现问题,肯定是先打电话的。但就凌然的经验来说,总是免不了有人会放弃先进的现代科技,而采用落后的见面方式来报信,对此,凌然还是要服从经验教训,有所提防的。

    左慈典连忙摇头,道:“我出来的时候,病人状况都好,吕文斌他们也看着呢,渗出液基本都是澄清的。”

    心脏手术应当是各类手术里面,最容易二进宫的手术了。或许按照难以程度来讲,颅脑手术才应该是第一,但现实的情况是,颅脑手术需要二进宫的时候,病人往往已经不需要二进宫了,而心脏手术的二进宫,则是频繁发生的。

    如果哪个心脏外科的医生,本月内没有做二进宫的手术,那是要在家里斩鸡头拜神佛的——毕竟,科技的伟力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凌然微微点头,神情重新放松下来。

    田柒此时才笑眯眯的招呼左慈典,道:“今天刚到港的金枪鱼,一起尝尝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左慈典嘿嘿的笑两声,连忙上前,再打量一番鱼,笑道:“这个是蓝鳍金枪鱼?”

    因为能从田柒这里混到好东西,所以左慈典特意的研究了一番比较出名的美食,不是为了蹭吃蹭吃的方便,主要是为了方便服务于凌医生……

    “这是条北方蓝鳍。”田柒示意厨师上菜,又给凌然倒了一杯茶,再笑道:“大腹已经被我们吃掉了……”

    “没关系没关系,有的吃就不错了。”左慈典又乐呵呵的笑道:“这东西据说价比黄金什么的?很贵吧。”

    “没有那么夸张。”田柒笑了出来:“这一条大概就是几千块或者几万块吧。”

    左慈典的嘴角抽搐两下:“几千块和几万块的差距可是蛮大的。”

    田柒再次给出一个可爱的微笑。

    左慈典无奈摇摇头,心道,我没事说钱做什么,在吕文斌身上得到的经验教训还不够多?

    “你们先聊,我去跟伯母喝茶。”田柒猜测左慈典应该是有事,随意说了这么两句,就起身了。

    她对左慈典的观感与集团内的老头子们是差不多的,两者的长相也是差不多的,都是眼皮耷拉,脸皮耷拉,下巴耷拉,耳朵耷拉,嘴角耷拉……的样子,左慈典相对可能更黑一点……

    左慈典待田柒离开,也是松了一口气:“田柒小姐的气场太强了,有种被县卫生局检查的感觉。”

    凌然夹了一块金枪鱼的中腹,放肆的咀嚼,并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左慈典。

    “县卫生局吃拿卡要的,又有各种执法权,比镇卫生局的厉害多了,又比市卫生局的不要脸,所以,我们以前在镇卫生院的时候,被县卫生局检查是最紧张的,有时候来的人的级别高了,还得上茅台……哦,您想问的不是这个……紧张了紧张了……”左慈典尴尬的吃了一口金枪鱼肉:“真香……”

    凌然赞同的点头。

    “我主要是想跟您沟通一下霍主任这边的情况……”左慈典想了想,道:“不知道您有没有给熟人做过手术,说实话,外科医生各有不同,但至少得有一半人……起码三成的人,是不太愿意,或者不好给熟人做手术的……”

    凌然听的缓缓点头。

    左慈典一边要表达清楚意思,一边又要说的圆滑,费尽心思的道:“手术总是有失败的概率的,尤其是手术过程中遇到抉择的时候,给熟人还是陌生人做手术,估计会有不同判断了。”

    “所以,要手术过程尽可能的顺利,平滑?”凌然重新解构和分析左慈典的话。

    左慈典愣了愣,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凌然继续推进,道:“要尽可能的提高成功率?”

    左慈典无奈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当然,尽可能的提高成功率肯定没错……”

    “要减少手术中的直观判断,尽可能以数据为支撑,以客观判断为主?”凌然再问。

    左慈典茫然:“您说的虽然对,但和我说的不是一个意思。”

    “我明白了。”凌然做出了决定,道:“做个实验如何?”

    左慈典没想到凌然思维跳的这么快,疑惑道:“实验?怎么做?”

    凌然盯着左慈典看了几秒钟,再问:“你最近有没有做体检?”

    左慈典瞬间肝颤,忙道:“才做过,我身体健康的很……”

    凌然又认真看了左慈典几秒钟,没有视诊出什么结果来,再思忖着道:“咱们组内,谁最近有做手术的需求?正好给他们放假。”

    “没人想这么放假的。”左慈典叹口气,道:“咱们组内的年龄普遍偏轻,就算天天熬夜,也还没到出问题的年纪呢,最多也就是给马砚麟割个包皮。”

    “那就给他割。”凌然立即做出了决定。

    左慈典迟疑了几秒钟,低下了头,掩住了莫名扯动的老蔫吧苹果肌,道:“那我给马砚麟打个电话,看他想不想放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