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七十五章 不靠他也能行
    既然如此剩下的百分之二股份就不急着出了,九月五号的里约首演不容有失,必须提前去巴西做预热,促销门票,见吉姆克拉克等有空再说。

    “太子妃终于不忍了……”

    ‘满分’巡演大部队已陆续出发,宋亚随湾流4先飞往洛杉矶,把哈莉、艾米和安吉丽娜阿克送回去,顺便处理一些积压的公务。

    现在整个西方世界根本不关心什么网景和微软的浏览器竞争,也不关心自己的巡演或者MJ在干什么,所有媒体、所有人都在谈论英国太子妃突然宣布离婚的事情。

    “他们早各玩各的了吧?”

    王室八卦全都喜欢看,三女不停交换手里的报纸杂志叽叽喳喳,就连同机的斯隆女士都饶有兴致地举着一份太阳报翻阅。

    由于是巴恩案特别调查组成立后的第一次出国,律师们建议要小心在机场出境时遭到对方的突然袭击,大庭广众之下被记者拍到受执法人员询问、阻止登机或者带离可不太好,象党超保守派干得出来,所以这次自己的公关斯隆、还有私人律师兼发言人哈姆林都要跟在身边,一起去南美。

    “到底是有多不喜欢那家人啊。”

    宋亚感觉现在全米都在盯着英国王室骂,属于新闻集团的太阳报等英澳本地媒体也是如此,而且话都很难听,各种翻太子和王室的风流旧账,爆丑闻。

    “哪怕是最落魄的贵族都能娶到米国大亨之女的那个时代早已过去了,祛魅效应吧,现在大家都以看他们的笑话为乐。”

    斯隆笑道:“好莱坞不是经常拍侮辱他们的电影吗?”

    “也没经常吧?”

    宋亚只记得在家看过的白头神探系列中有段关于女王的剧情,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哪怕在恶搞类型片中都显得有些过于无下限了。

    “现在英米关系微妙,CCCP解体之后英国有倾向放弃‘三环外交’玩再平衡的意思,按他们的官僚话语就是‘利用英国在国际组织和多边外交中所拥有的某些特权和优势,促使英国处于事态发展的中心,从而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尽可能大的影响力’。加上九二年英镑阻击战的旧怨……”

    斯隆女士说:“王室有点自身难保,今年英国工党会胜选,明年上台执政的首相贝理雅妻子年轻时可是寻求废黜王室的激进派,没人不喜欢太子妃……前太子妃,一系列丑闻后王室的尊荣地位甚至不一定能维持下去。”

    “还有这回事?也许他们该请你帮忙做下危机公关。”宋亚打趣。

    “他们好像已经着手了,我注意到二王子来纽约时见过一些顶级犹太裔公关和掮客。”斯隆说。

    “对跨国媒体集团低下高贵的头颅,为兄分忧哈……”

    也就随便吃个瓜,那种事离自己太远,到达洛杉矶后,宋亚和各有工作的三女分别,自己去雪琳芬那转了一圈,看孩子,兼过问她制片的那部电影近况。

    “连大卫格芬都不想买……”

    似乎比上一部小成本片处境还不妙,跟着叶列莫夫跑完各家发行公司审片会的雪琳芬苦恼地捧着脸说道:“只能想办法多参加小影展试试,女主桑迪牛顿的演技很被独立电影圈承认。”

    还不死心啊这是,宋亚看了眼叶列莫夫。

    “意义不大,而且我们没有这个预算,向前看吧,芬恩小姐。你马上要把精力放在下一个项目,杰瑞德莱托主演的史蒂夫普利方丹自传电影(阿普正传)上了。”

    叶列莫夫知机劝道:“这次BET应该会买回去作为电视电影独家播放,出价大约三十万刀。以后……我试试看能不能再把录像带租赁授权卖出去。”

    “能回本吗?”雪琳芬问。

    “很难,如果桑迪牛顿露多一些就好了。”叶列莫夫回答。

    “她不愿意……”

    “你是制片人芬恩小姐,和演员谈合同时得耍点心机和手段,比如劝她们答应拍摄一些暴露镜头,同时承诺不会用在院线上映版本中让她们安心。然后在录像带版本中做重新剪辑,把那些镜头放进去,这对提高我们和录像带租赁商的议价能力很有好处,很多租录像带回家的男人无非就是想看那些内容……”

    叶列莫夫说:“电影没法在院线上映,演员到时候也没得话好讲,有合同在,她们会摸摸鼻子认倒霉的。”

    “这不就是我以前的遭遇吗?”

    吃过亏的雪琳芬听到这话非常不高兴,“我可不回头做毫无同理心的加害者……叶列莫夫,记得你以前很同情我的。”

    “呃……”

    叶列莫夫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们的地位和立场都变了,凡事首先得为自己考虑,好莱坞有多实际你又不是不知道。假设没有老板,这部片赔钱之后你觉得你还能拿到新的制片人职位吗?太理想主义可不适于生存,而在这里做个好人的前提是你先能生存下来。”

    “可我有,他就在这,不是吗?”

    雪琳芬甜甜微笑着把脑袋搁在宋亚肩头并抱住胳膊,对叶列莫夫炫耀,“所以你的假设不成立。”

    “好吧好吧是我太啰嗦了。”

    叶列莫夫举手投降。

    “我去见BET老板约翰逊时,他表示愿意接手你的A+CN股份,全部,就按接受新一轮注资后六千六百多万的估值。”

    上车离开时,叶列莫夫报告道:“你最好给他去个电话。”

    六千六百多万刀的百分之四十九点七也就是三千三百万,自己往A+CN里已经陆陆续续投了两千多万了,用A+版权和投资管理公司的五百万刚买了新地皮,而且为这个台,自己的政商人情用掉了好多……

    宋亚不想刚缓过气就卖亲手操办起来的电视台,即使形势需要再减持股份也不能卖得一点都不剩为别人做嫁衣,他当即打给约翰逊。

    约翰逊先抱怨了一会儿A+CN给他家综合频道的晚间新闻收视造成了冲击,然后半开玩笑的老调重弹,“你玩电视台还是个门外汉APLUS,戈登也是。你知道吗?吹牛老爹在纽约干得都比你们好,内城广播公司甩包袱给他的地方小电视台和电台目前经营状况都不错。”

    他说:“先申明,生意就是生意,我可没想乘人之危,但我想给BET旗下增加一家二十四小时新闻台不是什么坏事。”

    “MSNBC开台了,ABC的ACN、FOX的Foxnews也开台在即,CBS的类似二十四小时新闻台大概明年开张……这是大势所趋,约翰逊,我先看清了这一点。”

    宋亚反击,“吹牛老爹只做音乐和娱乐内容,倒是和你的BET的路线相符,为什么不向他求购呢?”

    “哈哈,所以你认为A+CN目前的估值还不够?如果没有你的芝加哥政客朋友……”

    “百分之十怎么样?按当前估值我个人转给你百分之十,或者你也进行注资,都欢迎。”

    宋亚不想和他吵起来,主动打断,“奥普拉也早有意加入进来,A+CN可以作为我们团结的象征。”当然,这话是编的。

    “那是浪费BET的管理能力,而且我听说过‘宠儿’改编权争夺的事,你和白人女星朱迪福斯特联手给奥普拉造成了很大麻烦。”

    约翰逊这种人可不好忽悠,“既然如此那这件事以后再谈吧,反正我不急。”他说。

    “也好,等我忙完第一轮全球巡演。”

    “祝你成功。”

    “谢谢。”

    半路接到海登,老麦克在他指点下驶往查莉丝的新家,先认个门。

    “怎么办?他快到了!”

    海登准备了套距离好莱坞较近,各种方面都不错的独栋HOUSE给查莉丝,花销严格按照之前合同的约定,全弄好五十多万刀。

    查莉丝回洛杉矶后就住进了这里,接到宋亚的电话后,她都快急哭了,“金斯利女士,我到底该接哪一部戏?”

    “你弃演足球尤物女主APLUS会很生气的吧?”

    派金斯利问:“剧组基本已经全准备好了,这时候给他突然袭击……”

    “他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弃演他不是能用角色多勾引一位女明星吗?”

    查莉丝哀怨的说:“如果足球尤物能推迟拍摄我就不用如此苦恼了。”

    “很难。”

    利用查莉丝怀上小琼恩敲诈得来的好处,派金斯利手里一大帮演职人员正打包等着足球尤物项目开工吃饭呢,“弗罗里达外景地已经排好期,定金也交了。除非……”

    “除非什么?”查莉丝赶忙追问。

    “除非APLUS足够爱你。”派金斯利说。

    “呵呵,不会的,我怀小琼恩时他一次都没去看过,电话都没几通。”

    查莉丝翻了个白眼,“你说……如果我等下告诉他,我要弃演足球尤物去接魔鬼代言人女主,他不会气到揍我吧?听过那些Nger明星一个个都是家暴男……”

    “不至于。”

    派金斯利笑了,“他这方面名声很好,当然我劝你最好不要和他把关系闹僵,这对你没一点好处。多讨好讨好他……他对女人向来大方,开动你的小脑筋,吊着男人不用人教吧?”

    “轧戏怎么样?”查莉丝又异想天开,“我年轻,无非辛苦一点,他会同意吗?”

    “绝无可能,APLUS会不会同意我不知道,魔鬼代言人剧组不可能同意一位新人轧戏,这是导演海克福德的雄心之作,主演阿尔帕西诺、基努里维斯应该都不敢轧戏。”

    这回轮到派金斯利翻白眼,“你能击败那么多强劲对手拿到角色已经很幸运很令人意外了,基努里维斯暗中帮了很大忙吧?魔鬼代言人需要一位金色长发、笑容甜美、深具梦露气质的方法派女主,而足球尤物则要求女主用艺匠式表演,留短发,走中性运动风。路数几乎完全相反,光体型你就兼顾不过来,两种表演方式短时间不停切换会让你精神崩溃的。”

    “可足球尤物是绝对的大女主戏,戏份甚至比APLUS还多……”

    查莉丝不停患得患失,内心无比挣扎,“但你也说过,只要出演过校园青春片的艺匠式女主又会制造刻板印象,严重压缩戏路,以后想得到电影奖项的青睐就难了!”

    “无论如何这属于幸福的烦恼范畴,别搞得像世界末日一样查莉丝,好莱坞女孩们如果知道你在发愁这些,会嫉妒疯的。不过你要快点做决定,他来了……”

    派金斯利听到由远及近的汽车引擎声,往窗外看了眼,“应该是他的车。”

    “我的天哪!”

    查莉丝慌慌张张冲向穿衣镜打理自己,直到满意后才挺挺胸,目光坚定地自我鼓励:“查莉丝,你行的!不靠他也能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