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054章 大蒙古的圣公,长生天的道理
    “孔胤植,是你家祖宗隐瞒了孔林被忽必烈盗掘之事,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和朕请罪。不过你请辞衍圣公的奏章,朕还是收下了。大明衍圣公之爵,还是要还给南宗的,毕竟南宗才是嫡系啊!”

    曲阜,孔氏宗庙,大成殿内。孔胤植正领着一群胤字辈的兄弟,一起跪在祖宗神像和大明皇帝朱由检跟前请罪。

    不请罪不行啊!《孔子遗篇》上的道理太真了!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名儒会帮孔氏北宗说话的——当个名利双收的大儒不香吗?那些名儒在四书五经里钻一辈子牛角尖的成就,也比不了研究《孔子遗篇》三个月的!

    孔胤植虽然称不上硕儒,但终究是曲阜孔氏的族长,祖宗传下来的道理,他还是认认真真学过的。而且和他往来的友人当中,也不乏真正精通儒学的高人。所以孔胤植跟着听都听出一点道亨了,当然知道《孔子遗篇》的价值了......这就是祖宗苦苦追求的大道啊!原来祖宗是求着道以后才过世的。

    可是祖宗为什么不把这么好的大道传给后人呢?这要是传下来了,儒学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祖宗的坟茔,也不会被忽必烈这个倒斗汗给倒了!因为压根就不会有靖康之耻了!

    不过孔家的北宗,也不可能问鼎衍圣公之位了,因为有了《孔子遗篇》的儒家就有了格物的法门了。到宋朝的时候早就格出红夷大炮,不对,应该是鸿儒大炮了——这大炮不就是格物格出来的吗?先格青铜铸造之法,再格火药提炼之法和炮弹开花之法,最后再格大炮发射之术。如果能把鸿儒大炮格到致知,教化蛮夷可就方便了。

    致知了鸿儒大炮的道,靖康之耻一定就没有了,宣和北伐也肯定胜利,蒙古人多半也打不进中原,孔氏也就没有南北二宗之分了。那么他孔胤植不过就是孔府的一个旁支庶子......

    想到这里,孔胤植心中也就释然了。这个衍圣公不当就不当吧......当了也烦心,好大一家子事儿得要他伤透脑筋,一件一件的去摆平,真正可以用来享受的时间才几何?

    不当衍圣公了,他的太子太保还在,他还是大明正一品的文官,而且他还有点私人的积攒,足够他和他儿子孔兴燮荣华富贵到死了。

    “孔胤植,”朱由检这个时候温和的笑着,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朕准你辞去的只是大明的衍圣公,但是你家还有一个大蒙古的衍圣公啊!”

    什么?大蒙古的衍圣公?这个皇帝想干什么?

    孔胤植原本轻松下来的表情,一下又紧张起来了,他都不当衍圣公了,皇帝还想怎么样?

    朱由检笑吟吟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瞧了瞧那个穿了身小一号儒服的大块头孔胤正,笑道:“据朕所知,你家祖辈没有辞过蒙古衍圣公......那么你就还是蒙古的圣公!”

    圣公?

    孔胤植心说:万岁爷你怎么样也和孔胤正那傻小子一样说话呢?

    朱由检才不管孔胤植怎么想呢,因为他看中的根本就不是孔胤植,而是那个大块头孔胤正——去蒙古讲道理,就得是膀大腰圆,力大无穷,讲道理之前先来几场蒙古摔跤热一下身,然后仗剑论道,谁不服就立即斩妖除魔!

    只有这样,儒家,不,是长生天的道理,才能在草原上传播!

    儒家的天理,不就是草原上的长生天吗?

    和那个实际上不相信儒家道理的逆子不同,朱由检是真正的儒生......在他看来《孔子遗篇》真的是孔圣人传下来的道!而这个道,现在也是他的天命,所以他有义务为儒家传道!

    而儒家的道,其实也是有难有易的。其中格物致知是最难的道,甚至比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加一块都难。

    因为格物的道,探究的是宇宙万物的本源,格物格好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是容易的很——崇祯当然不知道生产力约发展,他的家天下就越难整。他这两辈子都是个要饭皇帝,吃够了匮乏的亏,当然想要发展生产力了!

    而简单的道,则是天理人欲、天人合一的那一套。就是整个天理之说去骗下面的小老百姓,让他们听话守规矩而已。而为了让下面有钱有势的人配合,天理又和孝道联系在了一起,而孝道又带出了宗法。而孝道和宗法,又构成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基础。小民被宗族控制,而宗族在科举制度下通过培养举人、进士和天子建立从属关系。如果没有科举,则会变成豪族,就犹如东汉到隋唐的这一段。如果实行分封,则会变成封君封臣......总之,万变不离其宗!

    在儒门堵了鬼神的道以后,中国的封建社会怎么变化,都需要孝道宗法来支撑。

    现在朱由检要用封建的办法控制草原,并且向西域扩张,当然要把天理或长生天捧出来,用来构建一个等级森严的分封制下的宗法社会。

    所以必须要有一位蒙古圣公!

    “孔胤植,你不用担心草原上的苦寒,”朱由检笑道,“朕不会让你一大把年纪还往绝漠以北走的......不过你得在归义城建立圣公府,再从北宗当中挑选1000名粗通儒术的少年,同去归义圣公府,先学几年武艺和蒙古的文字语言以及朕删改过的儒学,然后再去漠南、漠北各处建立学校,传播儒家的道理。”

    “可,可是蒙古人都信喇嘛教啊!”孔胤植对草原上的事情也不是一无所知,人家蒙古人信的是喇嘛,不信儒学。而且喇嘛很凶的......生活中元朝的祖宗们见了那些喇嘛都是要绕着走的。

    “草原上的人本来信长生天的,”朱由检道,“只是雪域上的喇嘛们努力传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这教,他们能传,咱们就不能传了?咱们不传,那么大明封在草原上的藩臣,早晚都会入了喇嘛教,到时候就不认朕这个大明天子了。

    还有,《孔子遗篇》你仔细看了吗?这遗篇不仅可以格物,也可以用来弘法论道的!”

    《孔子遗篇》里面有太多可以用来辩论的法门了,讲道理是不输喇嘛的。

    《孔子遗篇》用来弘法论道?孔胤植心说:难道要用鸿儒大炮去弘法?

    朱由检顿了顿,“孔胤植,传法弘道,难道不是你家的份内事吗?北孔南孔,多少都享受国家的优待,世人的敬仰.......可是你们又为国家,又为世人做了什么?在位贪鄙,无功而受禄,可不是君子所为啊!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孔氏的北宗南宗,都要负担起传播儒学的责任。北宗去草原传道,南宗要下南洋弘法!”

    总之,无论北宗南宗,混吃等死的好日子都没了!

    想要保持现在的待遇,就得在草原、在南洋建立公府,再派出子弟仗剑持枪,去弘扬儒家正气,帮着远在草原、南洋的大明封臣建立封建秩序。

    朱由检又一指五大三粗的孔胤植,道:“山东多壮士......算上他,挑100个这样孔家少年,跟着朕,朕亲自教导他们长生天的道理!回头也让南宗挑100个,教导出来后,他们就是儒学北进南下的急先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