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灵界修仙 第1271章 一剑之威
    或许是打出了真火,也有可能是这些时日以来,被掌门师兄给欺负得太久了,柳长老感觉,自己这回,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于是他并没有见好就收,反倒是越打越顺手。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已经快没有招架之功的吴姓老者,就一顿劈头盖脸的拳打脚踢。

    可怜那吴姓老者,此刻是完全招架不住,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被打得是鼻青脸肿。

    可怜是唯一的形容。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晕了头,他居然忘了自己还有修仙的手段可以反击。

    就这么傻乎乎的用拳脚去招架抵挡,却又笨拙的完全挡不住,直到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修仙者的议论传入到了耳朵,吴长老这才猛然醒悟。

    他不由得又喜又怒。

    喜的是自己,原来并不是打不过那家伙,而是不小心陷入了思维的定势。

    怒的是这姓柳的下手好狠毒,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自己的整个脑袋都被打肿掉了。

    士可忍,孰不可忍!

    最开始他不拔剑是觉得犯不着,后来则是被打懵了忘掉,如今终于醒悟,请问他是否还可以忍受这样的屈辱?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或者就问一句,凭什么?

    此时此刻,他不说对柳长老恨之切骨,但怨念也到达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善罢甘休是不可能的。

    一声怒吼:“老家伙,我……我与你拼了!”

    话音未落,他浑身上下突然灵光大作。

    明明刚才还狼狈无比,此时此刻整个人却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散发出无尽的杀气。

    “不好!”

    与之相反,柳长老则脸色大变。

    心中暗恨刚刚那家伙多嘴多舌,有道是观棋不语真君子,你看热闹就安静的看热闹好了,在这里胡说八道的干什么?

    这下提醒了那姓吴的老家伙,自己岂不是惨了?于是他浑身青芒一起,连忙向后退去。

    虽然自己也进阶到了通玄期,不过他心里有数,比之眼前这位吴长老肯定还是要逊色不少地。

    所以与其硬刚不是聪明人的选择,先避其锋芒,然后再想下一步该怎么做。

    不得不说? 柳长老的眼光还是很到位的。

    躲避的时机恰到好处,没有分毫迟疑,否则能否将这一剑闪过? 恐怕还真的不太好说。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传入耳朵。

    那一剑落在了空处。

    而吴姓老者的含恨一击? 威力自然是令人咋舌。

    那剑光虽然落空? 但却劈中了前面的一座山峰。

    整座山峰直接被夷为了平地。

    没有碎石纷落如雨,几乎是一瞬间那高达数千丈的山峰,就由众人的眼帘中消失了踪迹。

    一旁? 柳长老也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虽然以他如今的实力? 这一点也是同样可以做到的。

    但却绝不可能如此的举重若轻,不会吹灰之力,这老家伙比自己先晋级了几千年? 功力果然精纯了许多。

    怎么办?

    刚才那姓吴的在自己手中吃了那么大的苦头? 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而以自己的实力? 又没有什么把握打败这老家伙? 那接下来的处境可就有些不妙了。

    想到这里? 他不由得一阵的发愁? 甚至有些怀念起了豆豆,掌门师兄虽然可恶,但如果他在这里,就可以向其求助。

    关键是,有掌门在一旁? 这姓吴的老家伙? 未必敢动手。

    想到这里? 他心中不由得一阵的惆怅。

    而最关键的是? 他现在都有些没有弄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会与对方发生冲突?

    二人明明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这姓吴的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跑来打自己,以至于最后演变成现在这样的结局?

    可恶,我明明是来找那秦小子麻烦的,事情的发展怎么会变得如此的诡异?

    柳长老心中充满了不解与疑惑。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转过头颅,却发现那秦小子正好整以暇的在旁边看戏,还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把瓜子,吃得是愉快无比。

    “你……”

    看到这一幕,柳长老的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怒气,恨不得冲上去与那臭小子拼了。

    但只能想想,他当然不能真的那么做,毕竟旁边不远,那吴姓老者还虎视眈眈的注视着。

    原本就敌强我弱,他哪里还敢分心呢?

    心中真的有些气苦。

    不过他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修仙者,孰轻孰重还是拎得清的,很快就咬牙做下了抉择,还是先将眼前的危机应付过去再说。

    于是他收回目光,不再关注那姓秦的小家伙。

    要找对方报仇,以后总会寻找到机会的,当务之急是对付这姓吴的,当然,如果能化干戈为玉帛,就更加不错。

    不过……

    这个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

    因为很快他就注意到,对方那被自己打得鼻青脸肿的面孔,刚才一时愤怒,下手好像有些太狠了。

    这个梁子结得可不小,不管最初冲突的原因是什么,那姓吴的都绝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

    所以想要与对方握手言和的心思还是趁早收起,根本就是不可能地,自己也用不着白费力气。

    他转过头,又打量了一下那些看热闹的修仙者,其中低阶修士居多,化神炼虚级别的只有十几个。

    至于本门其他几位通玄级别的老家伙,总之他是一个都没有见到的。

    不用感到不稀奇,要知道修炼除了提高实力,同时也是在磨砺心境。

    本门得高阶修仙者,除了眼前这姓吴的天生喜欢看热闹以外,其余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喜欢瞎凑热闹的不多。

    换句话说,这会儿,也就没有人能够阻止吴长老,或者会出手帮自己了。

    这让他心中有那么一些无可奈何。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其余几位长老在,面对这种情况,恐怕也是未必会出手的。

    毕竟就算是他这位当事之人,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心中都稀里糊涂,其他人在形势不明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贸然去掺和?

    一句话,求人不如求己,想要化解眼前的危机,归根结底还是得依靠自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