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46 酒战 (第一更 5000字)
    仓芸喝酒时的样子就像个混不吝,一只脚踩在成箱的老烧刀上,身子前躬,双眼逼视周栋,充满了压迫感。

    嘴角边噙着淡淡的笑意,仓芸再次将两个酒瓶子从手中放下,她的面前已经堆放了足足六个酒瓶,三白三啤灌下肚去,脸上连半点酒意都没有,冲着周栋一笑:“三十三秒,速度还是慢了些,见笑,见笑。”

    “嗯,是慢了些,要照你这个速度喝下去,这房间里的酒什么时候才能喝光啊?”

    周栋扫视了一眼仓燕山的这个房间,发现光是六十五度的老烧刀就有足足二十多箱、二十斤装的花雕还有个五六坛、啤酒更是不计其数,都是塑料膜包装的京都大绿棒子,就这种绿棒子酒精含量也有十度左右,而且上头极快,比很多红酒都坑人。

    瞥了一眼仓芸,周栋往桌子上摆放了白啤各九瓶:“三倍陪你这一轮,应该是十八瓶没错吧?”

    说着就要开喝。

    仓芸却是冷笑一声:“慢,我可没说要你三倍陪我。

    小朋友,姐姐我三岁就认识酒杯了,从那一天开始,就没被人让过酒!

    说到喝酒,从来只有人怕我,没有人让过我,

    因为但凡敢让我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住进了医院,打着吊水还得被护士嫌弃,简直就是人生阴影!

    你让我的酒?我没听错吧?”

    “不让就不让呗,仓师傅是讲究人啊。”

    周栋拿起两瓶酒灌进肚,接着又打开两瓶:“仓老哥,这种京都绿棒子很不错啊,我其实有个建议,这次的国·宴用酒应该加上这种啤酒......

    仓老哥,你是什么时候把酒运进来的,这都能过得了安保?还是说你们酒务组的有特权,安保人员无条件放行?”

    说着笑着,六瓶酒便已经下了肚,跟仓芸一样,也是面不改色,连酒嗝儿都没打一个。

    这会儿先前醉倒的四位酿酒师兼陪酒员也相继醒了过来,确实都是酒桌上的大魔王,这帮家伙是一个比一个更变·态,虽说刚才喝猛了些没绷住,可只要给他们些时间,就是比普通人能更快恢复过来。

    四个家伙和仓燕山一样,一面拿玻璃杯倒了绿棒子慢慢喝着,一面慢悠悠地吃着花生米、猪头肉什么的,

    这叫‘以酒醒酒’,老酒鬼们都知道,喝多了千万别躺下,人一旦平躺了,本来不吐也得吐,也不要喝什么醒酒汤,那些玩意儿都是坑爹的;最好用的解酒办法就是喝点度数低的酒,黄酒啤酒都行,在酒鬼中这有个术语,叫做‘喝多了投一投’。

    五个老酒鬼一面喝着慢酒,一面看周栋跟仓芸拼酒,

    果然是酒场最怕三种人,后生、女人跟领·导,后者是他敢灌你,你却不敢灌他,前两者是一旦开灌基本最后倒的就是你。

    今天可是火星撞上了地球,‘后生’跟‘女人’碰上了,不知最后是你弄倒了我?还是我弄倒了你?

    有戏啊!看戏看戏......五个刚才还斗酒斗到眼红上头的家伙这会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同时变身为了吃瓜群众。

    一人六瓶白酒和啤酒其实不算什么,五个老酒鬼要不是这会儿喝多了,个个都能做到,也就是感觉两人喝得挺快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可接下来的一幕就他们看傻了眼。

    “小朋友,也是有酒路的人啊?”

    仓芸轻轻拨弄了下右耳旁垂下的一缕头发,四十多的老女人忽然像个小姑娘般轻轻笑起来:“要不换个比法,这样太慢了。”

    “好啊,我也正有这个想法。”

    周栋此刻是精神百倍,自从拥有了酒神之体,自己就没试过这样喝酒,其实不是不能喝,主要是没有爱喝酒的习惯,今天才知道,喝酒原来是如此快乐的事情,尤其对自己来说等同大补之物!

    以后是不是应该经常喝点?就怕老妈会骂啊。

    “那好,咱们就加点量吧,该黄的了,黄酒论坛,一坛二十斤,每人先来十斤漱漱口?”

    仓芸语气淡淡的,仿佛那不是二十斤窖藏了十年的老花雕,而是二十斤高钙奶一般,就说是高钙奶也得撑死人啊!

    “你是长辈,一切随你!”周栋淡笑。

    “小子,等你钻到桌子下面的时候,就知道胡说八道是要付出代价的!”

    仓芸闻言心中大恼,她可以叫周栋小朋友,周栋却不可以叫她前辈,这不是变着法儿的说她老吗?

    岂有此理!见过她的人哪个不夸奖她看着年轻,面容娇嫩如少女?跟女儿走在商场里,美女销售员都说她们是两姐妹呢!这小子居然敢叫她前辈?

    气鼓鼓的仓芸直接让仓燕山联系后勤组要了两个不锈钢脸盆来,后勤组的人还疑惑仓组长这是怎么了,一次要两个脸盆做什么?宾馆里有洗手盆也有浴缸,这东西用不上啊?

    结果来到一看,传说中几个酒场上大魔王级的家伙坐在一堆酒里面,可把后勤组的人给看傻了。

    将不锈钢脸盆用白酒消过毒后,直接倒了半坛花雕进去,仓芸也给周栋倒上半盆,双手捧起脸盆冷声道:“请吧。”

    周栋点点头,端起盆往仓芸手中的脸盆一碰,‘当’!

    众人全看傻了,仓芸也看傻了,

    这尼玛的,这又不是用酒杯,你碰个什么啊?

    仓芸憋着气白了周栋一眼,端起盆‘咚咚咚’就往肚子里灌,同时趁众人都在看她豪饮,悄悄将右脚上穿着的高跟鞋褪下,将一只晶莹的玉足伸到了桌子下面。

    她的脚心份外雪白柔嫩,此刻‘涌泉穴’位置更是变得白里透红,隐隐有水渍缓缓流出,这只脚是酒香四溢,

    不过这会儿房间里到处都是酒的味道,也没人会发现她的右脚居然带着酒香,除了周栋之外,也都有了几分酒意,更是没人会注意她悄悄脱了高跟鞋。

    周栋也没留意这些,说到脚,程钰琪的脚丫怎么也比这个老女人的好看一百倍,他又怎么可能对仓芸感兴趣?

    “我喝完,小朋友,你怎么样......”

    仓芸有些得意地将脸盆放下,却见到周栋正一脸微笑的望着自己,人家面前的脸盆早就空了!

    “不对,这小子肯定也是个天残地缺、是我的同类,可是他的‘漏门’究竟在哪里?居然不在脚,似乎也不在头顶?”

    仓芸的目光悄悄从周栋头上扫过,见这个小帅哥头发茂盛、发色漆黑、虽然没故意做什么头型,一头黑发随意披洒,也是帅气的不行,头发没见湿,额头也不见汗?

    借着往地上放空酒坛的机会,仓芸仔细看了看周栋的脚,

    嗯,是一双叫不出名字却一看就是地摊货的旅游鞋,灰色冬袜,齐齐整整的可没像自己这样脱了光脚晒脚丫子......这可就奇了怪了,居然也不是从脚心漏的?

    又看看周栋挺拔的前胸和腋窝,可惜这小子的衣服比较厚,他若是从这两个地方漏酒,一时间还看不到湿痕......若果真是这样,也不过如此。

    无论男人女人,只要是酒漏子,九成是从头顶或脚心漏酒,这也是酒漏子中最厉害的两种人,其中头顶出酒的速度又要略微慢于脚心。

    另外还有一成是从腋窝和胸前那不可描述的位置漏酒的,虽然也比普通人厉害很多,但是遇到‘天残’和‘地缺’,那就不够看了,所以仓芸发现周栋只是这种酒漏子,立即就放下心来,这小子肯定是喝不过她的。

    “从胸前或腋窝漏酒,哪里比得上我脚底藏乾坤?他能喝得比我还快,应该是青年男子的体质本来就比女人强,再加上他身体的解酒能力也不一般,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另外也可能是年轻人爱逞强的原因,这样的人就算酒路子不浅,也经常会输给真正的酒场高手。”

    仓芸在心中分析了一番,感觉胜券在握,笑了笑道:“行啊,你喝的还挺快?”

    “呵呵,其实还挺好喝的。”

    此刻周栋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仓芸的相关信息——‘对手女性,地缺!

    漏酒方式,脚心处。

    以对方解酒和出酒的速度计算,酒量在四十斤左右,不计酒种,如果进入‘狂暴’状态,可以提升到五十斤。’

    五十斤,倒是也不算少了,简直可以称为酒场上恐怖的存在,但还是有酒量限制的啊?

    周栋微微一笑,酒神之体的特点就是——真正的海量,你拿什么跟我玩儿啊?

    从酒宴开始到现在,仓芸也已经喝下了二十多斤酒,而且还是掺着喝的,算起来她的酒量已经过半,应该支撑不了太久了。

    “好喝?那行啊,就让你喝个够。”

    仓芸将已经喝干的不锈钢脸盆拿起来,用盆底照了下周栋:“这个盆我估计能盛二十斤酒的样子,这样吧,一样样的喝太麻烦,咱们来个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听起来很有意思啊?”

    周栋一听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可以啊?越快越好,时间可不早了,把你灌醉了我好回去煲威信粥,钰琪估计早就等急了......

    “毕竟还是年轻啊。”

    仓芸跟周栋打得是一样的主意,早点把这个小帅哥灌趴下早点回去睡美容觉,现在可都晚上9点了。

    所谓三国演义,就是将白酒、黄酒、啤酒按比例直接兑在一起,这可比什么深水炸弹更为厉害;如果再有红酒洋酒什么的,这种兑法也可以叫做‘世界大战’。

    “咚咚咚!”

    不锈钢盆里面,被仓芸直接倒进去了十斤老烧刀、五斤黄酒和五瓶绿棒子,那颜色老古怪了,尤其被她轻轻一晃,产生出一种非常诡异的味道来,有点像掺了醋的马尿......

    “这种喝法新鲜是新鲜,就是味道好像差了些,算了,就这么喝吧。”

    周栋也学着仓芸的样子掺好了酒,看了眼已经满溢的钢盆道:“还是一次干吗?”

    这可是二十斤的酒,而且他十分清楚,仓芸的酒量也差不多到了,自己跟人家一个老女孩子这样斗酒,实在是有些欺负人,如果仓芸想要分几次慢些喝,他也是会同意的。

    老爸说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毕竟都是白案组的,这次国·宴期间要在一起呆十几天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他居然不慌?

    仓芸自己的酒量自己清楚,这二十斤混合的‘三国演义’灌下去,她也就差不多到量了,这小子的酒路只能算是普通一级的,怎么跟自己这个‘极品’斗?

    在她的台本里,这小子应该早就慌了,会主动要求分两次或者三次喝下这盆酒,自己也就不为己甚,给他个面子。

    没想到他却把选择的权利给了自己,这是要掌握酒场上的主动权吗?开玩笑!

    “呵呵,我从开始喝酒的那天起,就没分开喝过,当然是一次干!”

    说完这话仓芸就紧紧盯着周栋的眼睛,心说小子,慌了吧?给你个教训,以后别在人前装x!

    “哦,这样啊,也好。”

    周栋抬头看了看她,眸清如水:“为了表示诚意,这盆酒我先干为敬。”

    “周老弟,不要勉强啊!”

    仓燕山一直都在冷眼旁观,已经看出仓芸果然是自己最为担心的‘天残地缺’,

    这还怎么斗啊?刚才已经找了几次机会拼命给周栋使眼色了,可周栋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居然是越喝越来劲。

    喝多了?仓燕山都快担心死了,他是老酒场,见过的酒鬼如过江之鲫,别看周栋这会儿跟没事儿人一样,有些人就是这样的,没醉前看着跟正常人一样,脸不红气不喘的,可要一旦到了量,那可是翻身就倒,因此酒精中毒也是有的。

    他此刻是万分后悔,早知道仓芸是个酒漏子,就不该拉周老弟趟这浑水,万一周老弟喝出个好歹来,自己可怎么向商老交待?

    “老弟,你尽力了,这盆酒也太多了些,要不就......”

    “咚咚咚!”

    回答他的是周栋痛饮美酒的声音,不过两三分钟时间,周栋将不锈钢脸盆往桌上一放,长呼一口气道:“痛快!原来喝酒是这么痛快的事情!”

    我去,这话说的,好像你之前都没喝过一样,大家都是老油条,你装什么装啊?

    无比震惊的仓燕山等人心中同时冒出这句话来,可不就是吗,你一场下来五十斤酒下肚了,说出的话却像个酒场初哥一般,这不是欺负人麽......

    仓燕山仔细看了看周栋的脸色,感觉还是不怎么放心,又凑近了看他的眼睛,发现没什么问题才微微松口气:“老弟,没感觉哪里不舒服吧?”

    王姓酿酒师等四人也是上上下下盯着周栋看,今天算是知道强中更有强中手了,算之前喝的,周栋可是实打实喝下去五十斤酒,比仓芸都得多十斤,

    他们这些有着七八斤、十几斤酒量的人忽然看到一场酒喝下五十斤的‘大牛’,就跟普通人看到他们这些老酒鬼的感觉是一样的。

    这什么肚子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也不见鼓?明明是几十斤下肚,就算是水也得有地方盛放啊?可周栋还是蜂腰猿臂一副迷死天下女人的绝佳身材,硬是连小腹都没怎么见涨。

    仓芸面色大变,这二十斤‘三国演义’她也能喝下去,但是绝对不会如此轻松,可这小子却是一副轻描淡写的表情,这怎么可能!

    还没开始漏酒?

    死死盯着周栋的胸口,这可真是太奇怪了,喝了这么多,还不见湿?不可能是腋窝漏,那速度太慢肯定是胸口那个不可描述的位置,衣服再厚也该见湿痕了啊?莫非这小子里面缠了尿不湿?

    不可能,就没听说过有这种型号的尿不湿!

    周栋被她看得有些毛了,忍不住道:“仓师傅,该您了吧?”

    “哦,对,是该我了。”

    仓芸也觉不妥,脸上微微一红,端起不锈钢盆开始往下灌。

    比起先前痛饮的速度,这次却是慢了许多,不过仓芸也是硬气,嘴始终没有离开盆沿,慢是慢了些,却也是一口气喝的,这盆酒用了大概十分钟时间才被她喝下肚去,放下盆本想说两句,却觉酒气上涌,忍不住打了个酒嗝,同时那张从酒宴开始就没变过色的脸也迅速变了颜色。

    仓芸变脸的速度就像是川剧中的变脸一样,刷一下红到了脖颈,同时眼神也开始变得迷离。

    “芸姑,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王姓酿酒师用骇然的目光看了看周栋,真是有些怕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仓芸喝到脸红,这小子莫非是酒桶转世,怎么这么能喝呢?

    “是啊,就到这里吧,王师傅,你带仓师傅回去好好休息,今天看来是多了,这都怪我。”

    周栋也有些自责,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何况人家都四十多了,自己都该叫声阿姨的......

    本来都是好意,却没想到仓芸竟然恼了,一巴掌拨开老王,怒道:“谁说我喝多了?我还能喝!

    小朋友,你是不是怕了?怕了......你说话!”

    仓燕山等人都是摇头,大家都是老油条,这分明是醉的不轻啊,不过也是佩服,仓芸也是四十斤酒下肚,居然也没见肚子怎么鼓,体型在中老年妇女中那还是拔了尖儿的。

    “再来!小朋友,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喝酒!你让开,给我酒!”

    也不知她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老王,抢了两瓶老烧白,在桌边直接磕开塞进了嘴里,居然又玩了个双的。

    “呃!小朋友你......耍赖!你怎么......怎么不喝?”

    仓芸手指周栋,忽然哈哈大笑:“输了吧?男人大......丈夫,输了,输了你就得认,我的要求,你的要同意一个,今天我的就放过你!”

    周栋一听完了,话都不会说了,只能顺着她道:“行行行,仓师傅,我同意你的要......”

    话音未落,就见仓芸一头扑了上来,当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双手扯住他的衣领,往左右狠狠一拉。

    “我就要看看,你的‘漏点’,在哪里,我的.....我的还就不信了!”

    “撕啦!”

    外衣内衣同时被扯破,周栋只觉胸口一片清凉。

    仓燕山都看傻眼了,天啊,我的老天爷啊!周老弟,我对不起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