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二百八十章 筹谋
    幽月神君叹息一声道,“谁能想到,因为一个朱通明,反倒让这贼子生出了警觉,连锁反应发展到后来,坏了赵普,张成,还有李蔚然的性命,现在想想造物之奇,造化之弄人,真是永远也算计不清。”

    感叹一番后,幽月神君陡然道,“先前我听胡兄说,未必全是坏事,此言何意?”

    幻真神君道,“你说咱们这几年和姜伯约的生意做得如何?”

    幽月神君道,“自然是再妙不过,不如此,你我怎么能获得登神台的资格。”

    幻真神君道,“话是如此,但帝君可不是瞎子,只是无暇兼顾罢了,但总有帝君腾出手来的时候,咱们这些年做的事儿,迟早是个隐患。雷赤炎冲出来正好,这一回,正好让他帮咱们顶锅。”

    幽月神君眼现迷茫,“这话怎么说?雷赤炎可是初来乍到,再怎么着,这个锅也扣不到他头上吧。”

    幻真神君道,“扣不扣得到,那得分怎么扣,倘若说库基毁在他手中呢。”

    幽月神君眼睛一亮,喜笑颜开。

    所谓库基正是星矿的存放点,各大基地和矿坑每日开采的矿石,都不会存放在各大基地,而是直接运到库基中,集中存放,存满一个月后,便即运往春城洗练。

    幻真神君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将库基毁灭的锅扣在雷赤炎头上,那库基中现存的矿石,就可以归他们调配了。

    当然,他也不是要自己贪了,正好用这库基中堆积的矿石,把过往的账给作平了。

    如此操作的话,他和幽月神君固然要负上极大责任,弄不好得承受秦广帝君的暴怒,但秦广帝君再是暴怒,也顶多是减俸,申斥,但前面和姜伯约做了三年生意留下的窟窿,不见了,巨大的隐患不在了。

    “看来赵普和张成,还真是死得其所啊,他们不死,怎证明姓雷的有泼天的胆量,和巨大的武力呢,若不能证明姓雷的有泼天的胆量和巨大的武力,你我便是想让他来背锅,他也背不起啊。如今好了,这巨大的黑锅,舍他其谁,哈哈……”

    幽月神君胸中抑愤一扫而空。

    幻真神君微微抚须,提起茶壶,给自己满上一杯,浅浅嗫了一口。

    幽月神君道,“胡兄,我怎么觉得你还藏着心事儿,你我也许久不曾畅谈了,今日就着这个好消息,把茶言欢,一吐胸中之块垒吧,说说,快跟我说说。”

    幻真神君道,“我所虑者,是怎么能踩死雷赤炎这条滑泥鳅,你当知道,这口锅要扣实在了,最好是扣在死人身上,再也没有翻腾的余地。若雷赤炎不死,这锅扣得再大,也有被他翻过来的可能,劳兄可别忘了,此獠可是得过中宫旨意的,证明他在帝君处是挂了号的,若让这人活着到了帝君面前,那时候,谁胜谁败,谁生谁死,可就难说了。”

    幽月神君才要去抓茶杯的手,陡然凝在了半空中,“老兄,好话也是你说,坏话也是你说,我可是听得有些糊涂了。”

    幻真神君道,“不必糊涂,我只是在想,这家伙现在在想什么,下一步,他会怎么做呢?”

    幽月神君道,“你要说这个,我大概知道,换作我是他,弄出这泼天大祸,自然是远远跑路,难不成还等着你我调动大军来围堵他不成。”

    幻真神君摆摆手道,“不不不,此人做事,目的性极强,一路行来,危险重重,简直将危险当作了家常便饭,这样一个人,遇事的第一步,绝不是想着怎么避险,而是会想该怎么做,才能最大可能的保住自己的利益。劳兄,换作你是雷赤炎,事情闹到这一步,你会是何心情?”

    幽月神君沉吟片刻道,“自然是不痛快的,虽说大仇得报,该杀的都杀了,该灭的都灭了,抄得了赵普,张成,李蔚然的星空戒,也能到得一笔不菲的资源,但总归是和阴庭的这条线被斩断了。在秦广星,是香火灵精好得,青色星辰灵精难求。而来了这土浑星,是青色星辰灵精也不好求,香火灵精更难得。雷赤炎要冲击更高境界,凭他打家劫舍弄的资源,说不定青色星辰灵精已经不缺了,唯独缺的便是香火灵精。只是,事情闹到这一步,他和咱阴庭的那条线,已彻底被斩断,断然无回旋的余地,我想不出来,这人还能有什么利益诉求。”

    幻真神君道,“劳兄你已经说出来了,香火灵精。”

    幽月神君双眼骤眯,“此话怎讲?你把我说糊涂了。”

    幻真神君道,“土浑星距离秦广星亿万里之遥,消息传过去,怕也得一年半载,这一年半载的香火灵精,你说那雷赤炎会舍得放弃?倘若悄无声息宰了前去送信之人,说不定可瞒上三年五载,换我我也得这样想啊。别忘了,迦南域去往真罡空域,只有九股星道,其余皆是乱流,咱们恰好占着一股,这不是什么秘密,雷赤炎打探得出来,他若存心杀掉信使,不是办不到。”

    幽月神君哈哈一笑,“高见,当真是高见,那雷赤炎再是狡猾如狐,也斗不过你胡兄这位老猎手。”

    幻真神君道,“这些只是胡某的猜测,应验与否,还得实验之。”

    幽月神君道,“那还等什么,现在就调兵遣将吧。”

    幻真神君摆手道,“对付这样狡猾的对手,不作万全准备,我怕机会稍纵即逝,他不会再给咱们第二次机会去围捕他的。所以,一切务必要慎之又慎。”

    幽月神君面色凝重,“你我合力,我就不信他能飞出天去。”

    幻真神君道,“可还记得那些惨死的卫士?此人有调动异兽的能力啊,一个把握不好,咱们就极有可能被翻盘。”

    幽月神君道,“区区异兽,不过一些灵药就能引逗,这算不得什么,赵普和张成不是用过这招,引逗兽潮覆灭这雷赤炎么,只是可惜被此獠逃过。我料此贼,也不过是用灵药灵液之类的,引逗兽潮,届时,咱们只需加大投放,自然能将兽潮引开,到时候,再布下天罗地网,我就不信他还能逃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