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38章 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你
    “我不想跟你走。”

    她的声音里攥满了认真:“这辈子也不想。”

    薄衍墨眸色微变。

    他从过来的路上就隐隐感觉到事情的不对。

    现在看到宁浅然这个样子,这个感觉就更为确定。

    他才发现薄林手里的“证据”没多久,本是想和他好好谈谈再和她商议,但这样对于宁浅然来说,那就是偏向着薄家的,而薄林又做了些什么,他无从得知。

    但看宁浅然此刻的表现,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宁浅然缩着肩,不想被所有人看到自己的狼狈,咬着牙垂眸擦了把眼泪。

    呵,他还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吗?

    现在又来问她。

    宁浅然很想当众控诉他,质问他这一切,可话才到喉咙里,迎来的却是一阵酸意。

    事情已经发生了,从一开始她就是错的,她就是彻头彻尾最可笑的那个,现在多说又有什么意义?

    “你来这里堵我,那我就走,你们薄家在南城权势大,那我就离开这个城市,我宁浅然的自由,不是你能决定的。”

    宁浅然垂着眸,拿过一旁自己的包就往外走。

    薄衍墨下意识抓住了她的手:“浅然。”

    “别碰我!”

    宁浅然终是抬眸看向他,可那双发红的眼眸叫男人骤然一顿。

    那双眸里,只有无尽的决绝。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碰我,你敢告诉这里所有人你们薄家做的事情吗,你明明知道证据,你知道薄林手里有证据你不告诉我,你知道他心里一直藏着那种恶心事也不告诉我,薄衍墨,你再碰我,我会一辈子恨你!”

    薄衍墨一怔,松开了手,宁浅然大步就往外走。

    他是知道薄林那里有以前留下的证据,但他并不知道宁浅然所提的恶心事是什么。

    周围人都被她这番话给惊到,沈文卿当即就要追出去,却被薄衍墨伸手拦住。

    男人面色沉敛,一丝表情也没有:“你们不用去,我去就好,今天晚上打扰了。”

    沈老爷子连忙道:“没事,你赶快追上去吧,这大晚上的她一个女孩子家也危险,多看着!”

    薄衍墨追了上去,沈家客厅也终于恢复了平静。

    沈家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沈老爷子望着外边浓墨般的夜色,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希望没什么事吧。”

    冬季的夜晚一向最凉,宁浅然出来得急,穿得也少。

    只是在大街上走了几分钟就开始有些冷意,她缩了缩肩,小脸被冷风吹得红红的,但她依旧义无反顾地向前走,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她的心就跟这温度一样,从内到外都是凉的。

    宁浅然压着心底的情绪,处于爆发的最边缘。

    她知道薄衍墨就在她身后跟着她一起走,宁浅然也不理,可走了十几分钟都是无声的,她的心里又有些莫名的恼怒。

    憋久了的怒火,自然而然就转移到了他身上。

    “你到底有完没完,我说了我的自由不归你管,你凭什么管我去哪?别跟着我!”宁浅然停下脚步转身看他。

    男人一身黑色大衣,在夜色里显得颀长又深沉,那双幽深的眸就这样看着她,夜晚里,她也看不清他此刻的目光。

    “我可以不干涉你去哪,但你的安全我有义务在意。”

    宁浅然冷笑了声:“义务?薄衍墨,你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么,你哥哥亲手害死我父亲,又亲手将我母亲送进监狱,你们薄家让我们堕入深渊,你现在和我提义务,可笑吗?”

    薄衍墨沉默几秒。

    宁浅然内心自嘲地笑了声,转身继续往前走。

    许是实在是气,她发狠地快步走了起来,仿佛是要离薄衍墨越远越好。

    前边是南城内最有名的大江,横跨了几座城市,冬季深夜的江面遥望过去一片黑沉,就像张大了倾盆大口的巨兽,顷刻就能将人吞没。

    前边也是跨江大桥,路灯将这座桥印衬得金碧辉煌,但仍驱散不了宁浅然心中的沉郁。

    上了大桥,风也更大了。

    冷风刮在脸上就像刀片一样疼,宁浅然就那样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手腕突地从后被握住,宁浅然下意识就去挣扎,可男女力气悬殊,哪是她能挣得开的。

    “别闹了。”

    “我不要你管,你放手!”

    宁浅然像一只受了惊的刺猬一样拼命展露自己的尖刺,拼了命地想离开他。

    薄衍墨握着她的手腕,将她紧紧抱进怀里:“浅然,别闹了好不好,我们好好地说不好吗?”

    这么冷的天,他看着她冻红的脸颊和鼻头就心疼,要是继续在外边这样回,身子都得冻出事。

    他不顾宁浅然的挣扎脱下大衣要披在她身上,宁浅然却狠狠推开了他。

    后背撞到后边的栏杆上,一瞬间的冷风让她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颤。

    刚刚那两秒多温暖,温暖得她有一瞬间都不想离开。

    可只要想到这份温暖都是假的,都是令人嘲讽的,她就厌恶。

    宁浅然也不走了,她靠在那儿,忍着一阵阵的寒意,压着眼眶的泪看他。

    “好好说,你指望我们还能说什么?我想我爸了,你能让他死而复生吗,你能吗?”

    薄衍墨无言。

    这是宁浅然心中最大的禁忌,这段时间她可以好好地在薄家,好好地和他相处,全是因为心里还存有那么一份希冀。

    她还盼望着可以救出妈妈,还盼望着事情能够回转。

    可薄林的这份秘密,对于她来说就是压垮最后一根稻草的巨石。

    她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件事情,她甚至对整个薄家都开始觉得厌恶,她心疼自己家人,越心疼,对薄家的恨也就更多一分。

    宁浅然的手颤抖着抬起,指着一个方向,定定地看他:“你知道吗,薄林,你知道他让我母亲顶了罪名是为什么吗,是为了让他能清清白白,然后以照顾的名义,说要照顾我妈妈!多嘲讽,而我呢,我从一开始就被你们瞒在鼓里,你明明也知道这件事情,你也知道他那里有证据对不对,可是你就是没有告诉我!”

    “这件事,我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会信吗。”

    冷风不止,宁浅然同他相视,可眼里只有疏远。

    “我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你薄衍墨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