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一场迷局
    李青君瞪着祖宗。

    李断玄抬手,作势欲打。

    李青君下意识抱头。

    手抬到一半,觉得这动作很蛇化,很不青君。也不知道怎么传染来的……可能是秦弈被传染之后带来的?于是又放下手,梗着脖子继续瞪祖宗。

    结果意外的更萌。

    李断玄看得哑然失笑,作势欲抽的手又放了回来,笑道:“我要是乌龟,那你是啥?你骂谁不好……真是叫做伤敌一千自损一千……”

    李青君强行道:“不管,按秦弈说的这叫极限一换一。”

    李断玄实在拿她没办法,摇头道:“行吧,这次我随你去。我的后人……虽然我不想管,也不是任谁欺负的。”

    李青君大喜:“师父英明!”

    “少来这套。我会去,但我不会跟你们混在一起,老夫自有行事。”

    结果李青君更喜。

    这不是更好吗?

    看她那小模样,李断玄失笑道:“其实……如果我说这次的事,按理是根本用不着我来插手的,你信不信?”

    “不信。”李青君道:“太一宗全面涉足的话,我和秦弈根本顶不住。”

    李断玄悠悠道:“但你侄女有巫神宗。”

    李青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个什么展开?

    “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正魔之争不但没有消停,反而愈演愈烈?”

    “嗯,大致看得出一些。”见过棋痴,李青君和秦弈就知道万道仙宫暂无压力,棋痴都有闲工夫乱跑,也就是说巫神宗还没法腾出手去给万道仙宫施加什么压力。

    说明正魔之争还持续着,没有消停。

    但他们都没想过,这场主角根本不是万道仙宫,而是太一宗。万道仙宫反而是个看戏的……

    听李断玄讲解了半天,李青君才大致理清楚始末。

    原本太一宗是暗示几个附属外门参与了这次大乾鼎立,这是挺正常的,历朝历代都会有些仙家“为了苍生”,扶持“人间明主”,终结乱世。

    当初叶别情就做过这事,当然后来秦弈知道他的本意和“为了苍生”无关,而是试图在他的画卷之中添加山河国运之气。

    这次的太一宗也差不多,说着“为苍生择主”,“尽快结束乱世”,实际上是有深层次原因的。

    他们包括古心在内的三个年轻一代最优秀的弟子一股脑儿死在血幽之界,这可不是一般死了几个腾云那么简单,而是宗门的种子出现了断档,堪称伤筋动骨了。

    修仙界的师徒是道统传承,某种意义上比血脉后人还重要。有很多人宁可一辈子不找徒弟,也不想弄个废物丢人现眼,影响名誉不说,指不定还有气运影响,遗祸终生。所以不少人收徒都是游历人间很多年慢慢寻觅,即使看对眼了也要经过好几番考验,最终才成就师徒之缘。

    但对于宗门来说,不找不行,否则你宗门就比不过别人,此消彼长很容易渐渐衰弱下去,所以宗门都有专人去网罗好苗子,不能傻等缘分。

    优秀的天才弟子并不好找,世上哪来那么多天才?

    有灵根、有福缘、有品行、有心性的四有弟子,几千年也不一定遇得到一个,所以很多正道宗门也不得不放弃完美要求,只要有灵根就可以了,人品心性是可以培养的嘛……

    所以古心那些人的人品不咋地,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连古心他们都算是挺勉强的,这次还被这么一断档,短期内想要补上谈何容易?

    解决这个问题有一个最直接的办法,直接借助人间国势。

    只要你是国教国师,要收罗好苗子那就太简单了。当然众所周知弊端也有很多,太一宗也知道不能自己直接下场,于是让外门参与逐鹿。

    往年这种逐鹿各家多少都有一点,目的差不多,但输赢也就截止在外门层面,上头一笑而过,也就那样。甚至曾经还有过外门修士被纯人类势力射成了刺猬的,大家也就一摊手,笑叹一声“天命在彼”,还是很超脱的。

    结果这次太一宗变成志在必得,性质就有些不一样了,别家看面子都没去下场。但搞笑的是,太一宗几个外门扶持的势力都被大乾生生干翻,活脱脱的“天命在彼”的情况下,太一宗终于忍不住亲自下场了。

    一开始下场还有点底线,只是让几个腾云修士出手,大败了一次乾军,反占了一个城池。结果等开打第二战的时候,乾军那边就来了几个巫师。

    李无仙请来了巫神宗,而且看上去是早有准备。

    人间战场彻底变成了仙家斗法,如果秦弈看见,肯定第一时间就会想起《封神演义》。

    这次太一宗被巫神宗打得大败亏输而回,高层终于忍不住出动了。

    若是别家还可以谈判,是巫神宗?

    古心他们死在血幽之界的锅不就是巫神宗的吗?大家这几年正魔之争还没消停呢,居然在人间战局也出手捣乱,是可忍孰不可忍,真当我们太一宗是泥巴做的?

    正魔之争就此升级,主角彻底变成了太一宗,在人间和世外各个战场和巫神宗打得不可开交。

    “体量上,太一宗当然打不过巫神宗,但我们也算盟友,一起施加压力,只要巫神宗无相不出,反而是我们上风些。”李断玄道:“后来我察觉巫神宗居然是在帮无仙的,我们蓬莱剑阁这些时日就按兵不动了,没出过手。万道仙宫那边大概也差不多,已经开始袖手。”

    李青君哭笑不得,原本和巫神宗的仇怨是秦弈为主,她为辅,也就是万道仙宫和蓬莱剑阁才是与巫神宗敌对的核心,结果现在反过来了,万道仙宫和蓬莱剑阁一起进入了看戏模式。

    这就是因果的典型影响,太一宗的断档与仇怨前因,加上李无仙的身份关系,让这件事的走向完全变了个样,奔向事先秦弈根本没想过的方向。

    “所以……”李断玄意味深长地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自己行事了吧?这事闹个不好,居然会演变成我们两家帮着魔宗打正道盟友了,出手一定要谨慎,真要弄死太一宗的人也一定不能被人知道,连天机测算都必须设法抹消……”

    很好,帮魔宗打正道盟友都毫无压力,只是说要手脚干净,这不要脸的风范果然是李家祖宗。

    李青君极为舒坦:“是,师父。”

    李断玄道:“现在最大的问题,难道不是巫神宗和秦弈有仇?这事儿变成这样,已经敌我难分了,谨慎出手也不仅是遮不遮掩的问题,而是出手本身就要想清楚,搞个不好就跟帮敌人自抽耳光没两样。”

    李青君沉吟半晌,才终于叹了口气:“总算知道棋痴前辈为什么会让秦弈多看,少做,不入局中了。”

    “这是一场敌我难分的迷局,弈棋者居然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真是让人震惊。”李断玄抚须:“身上有我的血,果然就是不一样。”

    李青君道:“我也有你的血,我怎么就没这么聪明?”

    “没办法。”李断玄笼着袖子道:“就算生两个孩子,一个聪明一个白痴也是有的。”

    “白痴的那个才是你的血脉影响。”李青君没好气道:“她这么妖孽,大概要考虑考虑,是前世影响有几分才对。”

    李断玄眯起了眼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