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04章 重生
    “都一把年纪了,其实没多久好活了,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小辈们的幸福比什么都重要,何必那么固执,你说是不是?”大长老叹口气,“死了,什么都没了,只有活着,才能有所改变。”

    临了,大长老低声开口,“你就当闺女已经死了罢!以后,也别找了!”

    “是慕容安?”耶律长河问。

    大长老没吭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其实我早就该想到的,数次逃出了南玥境内,数次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日在战场上,她还冒充过慕容安,伤过她哥哥……呵,她那点皮毛,都是我亲手教的,骗得了旁人,骗不了我!”耶律长河一直不敢承认,也怕承认。

    敌人成了女婿,死敌成了至亲。

    换做是谁,都承受不了!

    “她会活得很幸福!”大长老说。

    耶律长河点了一下头,“怎么都比打死强!”

    死过一次,便也看开了,如大长老所言,活着才有希望,死了便是真的……什么都没了。

    “人我带走了,以后……生死莫论。”大长老把话撂下。

    为什么要撂这么狠心的话,其实是想让耶律长河能更心无旁骛,更相信女儿已死的事实,断了关系,断了联络,真当她死了。

    只有这样,对耶律家和耶律桐,都好!

    人一送到马车上,漠苍足足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我是让你们送个活人回来,你们这是要让我扶灵回大周?”

    “人还没死,把九尾草拿出来。”大长老眉心微蹙,“拿来!”

    漠苍皱眉,“不行!”

    那是他好不容易才偷出来,准备送去交给傅九卿的,怎么可能交出去?

    “不想扶灵,就拿九尾草先救她,只要吊着她的性命,待回到了大周,便能成全她与慕容安。”大长老解释,“至于姑爷的事儿,一时半会不用着急。”

    眼前,才是当务之急。

    漠苍不是心狠手辣之人,眼见着耶律桐快不行了,只得将九尾草交出去,自个蹲在车轱辘边上生闷气,好不容易才靠着古族的那位族长,得来这么小半株,又给霍霍了……

    “愣着干什么,走啊!”大长老轻嗤,“要不要命了?这儿是能久留的地儿吗?快走快走,早些回到大周,早些了事,我也算是,可以给小姐和公子一个满意的交代。”

    漠苍驱车,“那我不是白来一趟?”

    “怎么能算是白来一趟,好歹把你表兄弟的媳妇带回去了,成人之美……乃是天底下最大的善事。”大长老可劲一顿夸,“老天爷是长眼睛的,知道你行善积德,回头也给你整个漂亮的小媳妇,让你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

    漠苍翻个白眼,“我可不想成亲,你瞅瞅这两兄妹,一个隔着家国仇恨,一个隔着千山万水,哪个不是历经了生离死别,我这人骨头不硬,怕是挨不住命运的重锤,还是请老天爷饶了我,让我孤独终老便罢!”

    “这小子……”大长老直摇头,没救了。

    漠苍心头轻嗤,“您自个不还是打了一辈子的光棍?!”

    大长老:“!!”

    竖子无礼。

    车,行到了稍稍安全处,停在了河边,毕竟长久跑下去,车内的耶律桐会吃不消。

    大长老下去弄了点水,点了根蜡烛,隔着铁片将早早煎好的药包暖了暖,连带着碾碎的九尾草,再给耶律桐喂了一次药。

    至此,耶律桐才从昏睡中醒转,但是神智还不是太清醒。

    “好姑娘,再睡会!”大长老为她掖好毯子,“没事!”

    漠苍立在车外,“翻过这座荒丘,再过去那边的山林,跨过河,就是大周境内,只是边关重兵防守,若只是我单独闯关倒也罢了,这丫头不行,伤得太重,就算过去了,凫水也是个问题!”

    “那该如何是好?”大长老颇为担虑,“换条路走?”

    漠苍点个头,“那就得绕远路,大概还需要两三日的路程,具体得看这丫头的身子承不承受得住,毕竟伤得太重,不可日夜兼程。”

    “她……”大长老犹豫了一下,“刚刚没了孩子,经不得风,也经不得冷水,所以还是绕路吧!”

    漠苍骇然瞪大眼睛,“你说什么?什么孩子?慕容安的孩子?”

    “可惜了!”大长老低声开口,“别在慕容安面前提及,这是他们小两口的事儿,明白吗?”

    漠苍愤然,“怎么回事?”

    “呼延赤生生用脚踹掉的!”

    “畜生!”漠苍切齿,“混蛋!”

    车内,忽然传出了低哑的惊呼,带着令人震颤的恐惧,“孩子……孩子……疼,好疼!”

    “姑娘?”大长老快速回了车内。

    这次,漠苍也跟着进去了。

    耶律桐裹着毯子,额角满是汗珠子,这会整个都瑟瑟发抖,身上的伤因为她的激动而渐渐开裂,徐徐渗出血色,烛光里,令人心惊。

    “孩子,醒醒!”大长老慌忙推搡着耶律桐,“没事了没事了!再也没有呼延赤,没有狼主了,你要见到慕容安了,慕容安,你最喜欢的慕容安啊!”

    慕容安这三个字,真是一剂良药,至少对耶律桐来说,是救命的仙草,胜过人间药石无数。

    “好了好了!”漠苍如释重负,“安静下来了。”

    耶律桐睁开眼,朦胧的视线落在大长老的脸上,哽咽得不能自己,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呼延赤生生踹掉了她的孩子,成了她此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闭上眼,就是他的马鞭,就是他抬起的黑靴,疼痛一直都在,如影随形。

    “我们带你回大周,南玥的耶律桐已经死了。”大长老郑重其事的告诉她,“现在,你是小桐,是慕容安要等的那个女人。忘掉孩子,忘掉耶律家,重新开始,重头活过!”

    耶律桐落泪,重生之泪。

    “小月子不能哭,以后伤眼睛!”大长老赶紧替她拭泪,“你若好些,我们这就驱车离开,绕远一些也无妨,正好给你时间,让你慢慢的恢复,入了大周境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耶律桐点头,干哑的嗓子里匍出两个字,“谢谢!”

    谢你们的救命之恩,谢你们的成全。

    “慕容安在等你,要坚持住!”漠苍低声说。

    他发誓,一定要把她平安的带出南玥,送到慕容安身边!

    车辇前行,再没有停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