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卷:厨王争霸 第239章 闪闪发光的宝藏男孩!
    返回陶家,发现陶茹雪还没有回来。家里有人,春姨在十点左右,返回别墅处理琐事。

    想给陶茹雪打电话或者发消息,最终还是作罢。

    夫妻之间要保持一定的距离,给彼此一些空间。

    过多的关心会变成枷锁,逼得人喘不过气。

    尽管这么想,但做起来,还是有些难。

    陶茹雪不喜欢束缚感太强烈。

    陶南芳从小到大对她管得太严,骨子里有种叛逆感,只是一直压抑着。

    乔智能够感受到她内心的那股倔强。

    跟陶茹雪保持一定的距离,反而比较好。

    隔着距离欣赏,可以弱化缺点。

    乔智洗完澡,将内衣、袜子清洗干净,然后取出几双鞋子,认真地刷洗。

    春姨见乔智还在忙着,主动跟乔智说,“将衣服放着吧,等我明天一起送到洗衣店。”

    乔智摇头,笑着拒绝:“就这么一点衣服,随手就搓掉了,不用那么麻烦。春姨,你怎么还没有回家?”

    春姨抱怨道:“突然得到你丈母娘的通知,明天中午有人来家里做客,虽然厨师、服务员已经作了安排,但我还是得做好准备,争取不留任何瑕疵。”

    乔智笑着夸赞道:“春姨你是个完美主义者。你平时将家里打扫得很干净,没必要再整理。”

    春姨摇头无奈,“你还不知道你那丈母娘的性格。即使家里很干净,但我今晚不再检查一下,我和她的心里都不舒服。”

    配合她点了点头,乔智嘴上却是没说什么。

    春姨敢抱怨陶南芳几句,不代表自己便能议论。

    春姨跟陶南芳生活了多年,是主仆,更是闺蜜。

    自己对陶南芳有什么不满,指不定通过她嘴巴,传到陶南芳的耳里。

    倒不是怀疑春姨的人品有问题,而是亲疏有间。

    在春姨的心中,陶南芳的重要性肯定高过自己。

    乔智笑着说道:“等我洗完衣服,看你有什么地方,我可以帮忙的。”

    春姨拍了下脑门,“还真有一件事,后院泳池旁边有一盏灯没有挂好,我原本打算白天请人过来弄一下。现在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又怕自己到时候忘记。”

    索性将衣服扔在盆里,用毛巾将手擦拭干净,乔智笑道:“我们去瞧瞧。”

    跟着春姨来到后院,乔智找到困扰春姨的地方。

    挂在墙壁上的一盏灯掉落,他找来人字梯,爬了上去,将灯给固定好。

    春姨在旁边打下手,见乔智爬高上低,动作干净利落。

    她不仅感慨道:“你这才叫做男人样。家里有个小东西出现问题,眨眼间就弄好,免得到外面请人帮忙。”

    乔智从人字梯上跳下,检查灯的位置是否方正,松了口气。

    “陶家是大户人家,什么事情都用钱解决。我们家里有什么东西坏了,都是我爸来解决,耳濡目染便学会了。”

    春姨摇头笑道:“你那老丈人,应该跟你爸多学学,什么才叫做真爷们。”

    乔智微微一怔,以史家城的大爷风格,绝对不会做这么低级的事情。

    乔智帮着春姨又收拾了其他几处地方,继续洗衣服。

    尽管家里有春姨照料,但乔智保持了良好的个人习惯,不给春姨增加太多麻烦。

    春姨对乔智的印象一直很不错。

    细节决定了一切。

    春姨没想到姑爷会这么勤快,不仅自己的私事不用管,还承包了家里的早餐。

    春姨也品尝过乔智准备的早餐。

    明白挑剔的陶家母女,为何对乔智准备早餐保持默认。

    早餐特别用心,每天都有不同的花样。

    最好的茶馆,也难以做得如此丰富多样。

    乔智进入这个家庭,将近有半年。

    他用春风化雨的手段,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陶家。

    春姨作为旁观者,无疑看得最真切。

    虽然陶南芳挑丈夫挑得不好,但这个女婿挑得没话说。

    勤快、懂事、细心、坚韧,关键还特别有教养。

    教养跟钱财无关,跟父母的教育方式有关。

    乔智的父亲是老师,所以在教育乔智方面严谨、细致。

    跟陶茹雪、陶茹霜姐妹俩,生活了这么多年,有时候姐妹俩不高兴,会说几句带刺的话。

    每次跟乔智聊天,会发现这孩子特别会说话,能说到心里去。

    春姨将姐妹俩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心里对比。

    从教养来看,乔智比陶茹雪、陶茹霜要高上一个层次。

    教养,不是读了多少书,也不是长得如何,更不是银行账户有多少钱,工作有多么好。

    而是,一个人的谈吐、举止、修养。

    春姨跟陶南芳私下聊过乔智。

    在决定让乔智成为陶家女婿之前,陶南芳跟他交流过一次。

    让陶南芳选中乔智的原因,与乔智良好的教养有很大关联。

    有些人认为,人能否成功,看这个人的智商或者情商。

    成功很难界定。

    一山还有一山高,永远没有尽头。

    只要教养好,未来前程总不会太糟糕。

    春姨也生了个女儿,现在才上高中。

    若是长大了,能按照乔智这种类型来找对象,自己和丈夫也就彻底放心了。

    陶茹雪对乔智的态度,一开始冷漠、傲慢,连春姨也看不下去,想帮乔智说几句。

    只是最近这段时间,两人的关系好了很多。

    晚上乔智经常接陶茹雪下班,偶尔会出去吃个饭。

    陶茹雪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会主动微笑着跟春姨说几句话。

    新婚夫妻感情能破冰,春姨在旁看了,也觉得乔智太不容易。

    陶茹雪和陶茹霜是她从小看着长大。

    虽然衣食无忧,但父母对她们的关爱不够,春姨偶尔也会扮演父母的角色,在感情上给予慰藉。

    在春姨心中,两人也如女儿一般,希望她们都能收获幸福。

    从春姨对待自己的态度变化来分析,乔智之前定下的策略还是很顺利的。

    想要追猎陶茹雪的心,得从她身边的人着手,目前达到了目的。

    金子总会发光。

    围绕在陶茹雪身边的每个人,对乔智的评价都很高。

    乔智属于那种有内涵的珍宝。

    不是一

    眼耀目,而是逐步展现出其内在的价值。

    用时下比较流行的词汇评价,乔智属于“宝藏男孩”。

    就像是一个宝藏,需要去挖掘,了解得越深,越能发现他身上的闪光点。

    能带给你的东西,远比表面上看起来要多得多。

    比如善良、踏实。很多男孩子油腔滑调,虚伪浮躁地对待别人。但乔智真正地爱着世界,对所有美好的事物,他都很虔诚。

    又比如自制。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做到什么程度,话要说几分,能控制住脾气和欲望,能把握分寸和尺度。

    第二天起床,乔智按照惯例准备早餐。

    陶南芳比平时早起了片刻,乔智明白她是打算跟自己一起吃早餐,有些事情要跟自己交代。

    现代人生活节奏加快,时间压缩得紧凑。

    亲人之间也只有在家庭餐桌上聊天、沟通,增进或者修补情感。

    “前几天品牌管理中心那边接到通知,省电视台有个栏目组,想要聘请你过去参加一个综艺节目。”陶南芳道,“时间周期很长,估计要有好几个月,以自驾的方式,在全国的乡野间旅游。期间会邀请一些当红明星加入。”

    虽然乔智拿到了食堂的经营权,但名义上还是淮香集团的厨师。

    之前在拍摄广告宣传片的时候,也签署了个协议。

    乔智如果接广告的话,不能接淮香集团竞争对手的广告。

    淮香集团已经认可了乔智的流量价值。

    乔智分析陶南芳跟自己主动提及此事的原因。

    这个机会,是从淮香集团带来的资源。

    也就是说自己如果参加的话,肯定也要以淮香集团员工的身份。

    “集团准备赞助这个节目?”乔智问道。

    “没错,赞助节目的前提,你需要以长期嘉宾的身份,从头到尾参加这个节目。”陶南芳说道,“你不愿意,不会勉强你。但,对你而言,是个很不错的机会。你现在经营的食堂,不正是需要市场热度吗?”

    乔智想了想,笑道:“还有其他条件吧?”

    陶南芳微微颔首,“我的要求很简单,与淮香集团签署劳动协议,成为淮香集团的正式员工。你在外面经营的食堂,我不会插手。但以后淮香集团的事情,你要优先执行。”

    乔智恍然大悟,陶南芳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

    签署这份劳动合同,违约金怕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见乔智沉默不语,陶南芳继续道:“虽然你是我的女婿,但很多事情还是得落实到法律条文。集团用大量的资源、资金投资你,不希望存有太大的损失和风险。”

    乔智颔首道:“我能够理解,愿意签署这份劳动合同。不知道我的职务和职责是什么?”

    转身进入自己的书房,陶南芳取出一份协议,递给了乔智。

    看了一眼自己的岗位——“首席产品官”,再看违约金——“五千万元”。

    陶南芳并不知道,他的私人实际资产已经过亿。

    至于薪水,没有注明。

    并不郁闷,反而有些开心。

    在丈母娘的心中,如今至少已经值五千万元。

    何尝不是一种认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