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0章、内战(8)
    随着时间的推移,局势对焦炎和陈伦愈发的不利。

    负责拱卫京城和总部安全的北部军区拒绝发兵,紧接着就是各阶段阵法连续查到阵眼被毁,而且都是不可修复的致命损坏。

    原来直属于于越川的特殊事务部已经旗帜鲜明的参与了进来,面对这些经过专业训练的高战力杀神,警备战士明显不是对手,仅仅一千人就轻易的攻破了警戒防线,接近了中枢区域的边缘。

    “一号那里还联系不上么?”陈伦焦急的踱着步,身后的沙发上坐着面沉似水的焦炎。

    “还是联系不上,一号的手机和备用手机都关机,警卫员也联系不上。”情报处长紧张的回答道:“不只是一号,二号三号都联系不上,现在整个中枢最高负责人就剩下您二位了。”

    由于陈伦刚刚提上来不久,而焦炎又常年在海外驻扎,所以二人之间不是很熟悉,更谈不上信任,不过此时大敌当前,也由不得陈伦多想,毕竟在军事指挥方面他几乎可以说是个外行。

    “焦总,我想指挥权还是交给你负责吧,我从旁协助。责任什么的都是后话,咱们先度过这一关再说。”

    焦炎没想到陈伦说话如此直白,对他的好感也增加了几分,像他这种职业的作战人员,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参谋的鬼话和推诿责任,他想了想后说道:“也好,不过我刚刚回国,对人员和战力部署不是很熟悉,还麻烦陈总给我提供下中枢的布防图。”

    虽然现在情况看似紧急,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外围沦陷了,但那都是些功能部门,真正的核心是中枢,这里的防御自成一派,只受议会的管理,并不听从任何人的命令,所以基本上不可能存在内部奸细的危险。

    而中枢的防御,那是经过真正的阵法大家设计,又加入了最顶尖的科技在里面,别说外面那些普遍只有三四阶的作战人员,就算是于越川亲临带着十万大军,也完全奈何不了中枢的防御系统。

    如今最危急的,是高层全部失联,这才是真正让陈伦和焦炎心惊的事情,一旦高层遇刺或者被控制住,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焦大人,这是中枢的兵力布防图,请您过目。”

    情报处送来了一个图片文件,经过投放仪器的传输,一副颇具科幻感觉的画面浮现在了眼前。

    从图片上来看,整个中枢系统呈现八卦形状布局,共有八条路可供通行,分别为乾、坎、艮、震、巽、离、坤、兑。这几条路线平时并无异常,但是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会衍生出八条暗路,分别名为休、生、伤、杜、景、死、京、开。八明八暗十六条路,在阵法的作用下演变成六十四种变化,其中只有一条生路,若是敌人误入其他路线,将会承受无穷无尽的阵法攻击。

    而这些还只是固定的阵法,闯过了八卦阵,等待他的是一条幽邃的通道,这个通道只有入口没有出口,在进入后通道后面自动关闭,将敌人困在当中。

    这条通道是华夏花巨资购买振金打造而成,只是为了困住人,振金能抵挡住十阶强者的攻击而丝毫无损,并且自动免疫所有法术和盾术,也就是说敌人一旦被困在通道内,那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

    没错,就是瓦坎达出品的那种振金,在华夏它还有一个别致的名字,叫做“九天玄铁”。

    至于其他的兵力布置和阵法,就不在这里一一赘述了,可以说就算是一号想要带人攻入,也绝无可能,因为中枢系统一旦监测到威胁自动开启阵法,那么就必须要议会中三分之一的人同时操作才能将其关闭,目前议会一共十二个人有权限,那也就是说至少有四个人同意,才能将阵法关闭掉。

    在确定了防御不会被打破后,焦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然而在拟定下一步行动计划的时候,他和陈伦产生了分歧。

    陈伦主张主动出击,依靠着中枢牢不可破的特性,由焦炎带领一队精兵杀出保卫,去寻找其他高层,并且调动其他军区兵力来平息叛乱。

    而焦炎则主张坚守不出,他的理由是不知道叛乱的原因和兵力部署,中枢才是猎魔者的重中之重,这里有控制着那些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按钮,还有代表着军权的信物,一旦这里有失猎魔者将万劫不复,甚至整个华夏大地都将沦陷。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有个秘密隐藏在心底,那就是互相都不信任。焦炎怕自己一旦离开,陈伦会用什么手段损坏中枢的防御系统,虽然在布放图上来看这个阵法毫无破绽,但是谁知道有没有什么隐藏的后门,又恰巧被这个参谋部长所了解呢,他刚刚回国,除了一号他谁都不敢信任。

    陈伦也是一样,他对这个空降回来的高层,也完全不了解,身边有这个观点不明的大高手,如果焦炎有倾向于越川的举动,那么自己完全对他没有办法。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两个人为行动争执的时候,华夏各地的猎魔者,都迎来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

    “来了!”谢步东猛然睁开双目,看向眼前站着的人。

    这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牵着爸爸的手紧张的看着谢步东,而他的爸爸正拿着手机拍摄着远处的风景,仿佛对于眼前这个坐在地上的怪人毫不在意。

    就在谢步东打坐的时候,他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在试探着他的实力,于是心念一动开启了系统的屏蔽功能,将那股气息阻挡在外,而睁开眼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犹豫了一下,这两个人给他的感觉都是普通人,然而谢步东并不认为自己的感觉出错了,从那股气息的角度来看,就是这个怯怯的小姑娘。

    “朋友,既然约我前来,为何还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啥?”那位爸爸以为在跟自己说话,有些不知所措?

    “既然有胆量相约,那就把话说在明处吧,阁下到底有何用意,还请指教。”

    “啥?”爸爸还是没听明白,他左右看了看,这个有点智障的年轻人好像就是在和自己说话,可是怎么就听不懂他说的话呢。

    谢步东也感觉很焦躁,他能感觉到这个小女孩是个高手,他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运转情况,就这份实力绝对远超自己,恐怕一旦动起手来只能依靠那些绝招来应对了。

    “我说,你!找!我!嘎!哈!”

    “女儿啊,爸爸带你去那边转转好不好。”刚刚谢步东站起身甩出那句东北话的时候,已经不经意的把身上的气势透露了出来,那一种浑厚的真气外泄,让这个不会武功的爸爸也感觉不寒而栗,他连忙拉着女儿离开这个让他害怕的人。

    “。。。。。。”看着那对父女越走越远,谢步东挠了挠头,有点尴尬的自语道:“难道真的是看错了?”

    “我说,你还能再二点么?”

    身后,一个仿佛机器合成的声音传了过来,惊得谢步东猛然回身,只见身后站着一个人,全身上下一袭黑衣,连面部都被黑罩蒙住,只露出一双有神的大眼睛,不屑的看着他。

    怎么这些反派都喜欢穿黑衣服呢,你换个绿色的多好看,象征着希望和你们的人生。

    “朋友,既然约我前来相见,为何还藏头露尾,不......”

    “行了,我知道了,你跟我走吧。”那个神秘人不耐烦的打断了谢步东的装逼,转身向着后面走去。

    现在山顶上已经有不少的游客,可是对于这个打扮奇特的人大家却都仿佛视而不见的样子,完全没有一个人向这里看过一眼。

    “喂喂喂,去哪啊。”谢步东在后面大喊道。

    神秘人并没有搭理他,继续向着后方走去。

    “喂大哥,那是悬崖,你丫想不开别讹我啊,我可没....卧槽。”

    只见那个神秘人径直向着悬崖走去,可是并没有像谢步东想的那样直直坠落下去,而是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桥般,托着他的身子走在半空中。

    在离开玉皇顶大概三十步左右,神秘人转过身来对着谢步东做了个跟上的手势,在转过身去一步就迈入了虚空中,不见踪影。

    山顶上那么多人眼睁睁的看着奇迹的发生,然而他们都仿佛没看到一样,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这是用了某种功法或者幻术,让这些普通人看不到吧,谢步东暗暗想到,走到悬崖边上,看着底下深不见底的样子,他可不敢向前迈出那要命的一步,虽然他现在实力提升了,可是飞行还遥不可及,就算那什么飞行药水飞行符的,也只能基于离开地面几米的距离,若是使用遁符,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凭着惯性也得扎入地心里。

    现在摆在谢步东面前有两条路:跟着过去赌一把,还是继续等待时机。

    对于这个选择,谢步东毫不犹豫的就做出了选择,他转身回到了“岱山极顶”巨石前,盘膝坐下继续沉思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