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1章、内战(9)
    春节前后,猎魔者总部包括全国各地的分部,都是在战斗中度过的。

    当普通百姓还在为了迈入新的一年而庆贺的时候,数不清的精英战士一批又一批的死亡,这都是国家花费了大量资金打造出来的全能型人才,他们没有死在对抗邪恶势力的战场上,而是死在了自己兄弟的手中。

    三巨头之一“剑圣”叛变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华夏武道界和异能界,随着这一重磅消息而来的,就是猎魔者中高层全部失踪,目前主持还在主持战斗的只有参谋部长陈伦、火德星君焦炎和情报部长蒋玉则。

    由于作战部长吴鸾的失踪,导致猎魔者各地军团都陷入了瘫痪的状态,为了防止其他军团猜疑,各个军团长都没有赶赴京城参与救援,就这样京城总部在敌人强大火力的攻击下,终于在第四天打破了防御,攻占了中枢系统。

    特别行动部解救出了关押在甲字一号牢房里的于越川,但是剑圣却拒绝领导反叛战斗,他声称一号受人蒙蔽,是猎魔者中有敌人势力的存在才导致的内战发生,于是他将矛头指向了刚刚回国的焦炎。

    焦炎在中枢被攻破后凭借着强大的实力杀出重围,在北部军区里接掌了指挥权,他分派出三万人分四路沙奔京城,声势浩荡的要夺回中枢,解救高层。

    如果这三万人进入了京城,恐怕不只是猎魔者的灾难,就算平民也会遭受劫难,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东西南三军区的军团长联名制止住了焦炎的行动,他们声称猎魔者是隐于世外的保护着,不可因为内乱而将其身份公诸与众,更不可造成平民的伤亡,如果焦炎一意孤行这三军区将合力动用武力遏制他的行为。

    由于是猎魔者的家事,武道界只是在观望,而没有参与进去。

    但是异能界却坐不住了,异能界不像武道界那样有三大宗门能镇压住,有很多组织认为这是攀附上猎魔者这条大腿的好时机,于是纷纷站队表态,一时间刀兵四起,剑影凌厉,大战一触即发。

    猎魔者总部,中枢。

    于越川身处一间密室之中,这里虽然没有窗户但是柔和的灯光照射的房间内很明亮,他的面前是一掌方桌,上面有两杯清茶,于越川端起一杯轻轻抿了一口,向着对面的人说道:“现在的事态还在你掌控中么?”

    他的对面是一个白须老者,挺拔的身姿表示着其曾经在军中服役的身份,他也端起面前的茶杯,却只是闻了闻,又放了下来。

    看见老者不说话,于越川又说道:“你真的一点不着急么?照这个事态下去再打上一个月,恐怕猎魔者的家底有死光了,你知道我得到的情报来看,已经有多少人牺牲了吗?各地战斗和情报人员加起来足足有两万人都死在这场战争里了。”

    “小于啊,你还是这么沉不住气。”老者开口道:“你确定你的消息准确吗?”

    “您什么意思?”

    “两万人,这个数字只是为了让‘他’相信,而公布出去的,实则虽有牺牲,也不过千人左右,为了能一劳永逸,这份牺牲值得。”

    “这不可能!”于越川惊得站了起来,虽然他相信老者不会骗他,但是他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死亡19137人,这是前天零组给我发来的统计数据,就算有误差,但是我绝不相信零组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

    “你呀,就是太自信,也太傲了。”老者站起身把于越川按回椅子上,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还纠结于当年的那件事情,可是那已经过去了,现在这场战役关乎猎魔者生死存亡,你也应该放下执念,去配合焦炎把这场戏做足了。”

    “我配合,我一直都配合。”于越川没好气的说道,也就是这个老者,换个人敢提起这件事情他于越川非摔门而走不可。

    看着他赌气的样子,老者开心的笑了起来。

    “小于啊,你说你都一百来岁的人了,生起气来还跟个孩子似的。不过你和焦炎这次还必须要把戏演好了,有什么矛盾以后再说,这是命令!”

    “是!”听闻命令,于越川站起身郑重的回答道:“保证完成任务!”

    在猎魔者中能给剑圣下达命令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已经“失踪”的部长,陆吾。

    猎魔者,江南分部。

    一个房间中,此时聚集了很多人,他们围在一张圆桌上争执着什么。

    圆桌很大,围绕着有22人,此时说话的是坐在东边一个光头男子。

    “老大,时机可以了,京城弟子传讯说于越川和焦炎前天正式交锋,一场大战下来焦炎不敌,重伤败退,而他带来的人也大多被于越川的人斩杀殆尽,这两个人实力相当,焦炎既然已经重伤,恐怕于越川也好不到哪去。”

    “我感觉还是应该慎重一下。”角落里一名老者粘着胡须说道:“于越川和焦炎不足为虑,但是陆吾那个老东西诡计多端,现在他下落不明,很可能是躲在某处张开了网等着我们去钻,宗主我建议再等等。”

    “等等等,等到什么时候?要我说你们这些狗屁军师就是畏战,二十多年前你....”

    “放肆!”光头的话还没说完,坐在北边的那名男子一声暴喝,制止住了光头。“方猛,注意你的言辞。”

    光头方猛也感觉到自己的话过分了,他连忙向老者道歉,同时偷眼看了下主位上的那人,见没有什么反应,他才悄悄地坐了下来。

    “诸位,我们举手表决吧,同意军师意见的请举手。”

    二十二个人,赞同者寥寥无几。

    “同意方猛计划的请举手。”

    大部分人都举手表示赞同,他们也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而对于军师来说,曾经他算无遗策,但是自从那件事后,很少有人愿意再相信他了。

    “请宗主定夺。”刚刚呵止方猛的男子查完了票数后,将目光看向了他身边的人。

    “诸位,你们害怕么?”那个主位上的人身子隐藏在灯光的后面,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他的声音很柔和,但是听在每个人的耳中就仿佛惊雷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宗主,我们不怕!”

    “胡说。”宗主笑道:“你们怕,不只是你们,我也怕,而且怕的要死,二十二...哦二十三年前,于越川勾结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一举捣毁了我们的基地,圆桌议会曾经97名高层,如今只剩下了在座的诸位了,而且还有几人是近几年才提拔上来的。

    你们应该害怕,只有害怕了才能学会谨慎;只有害怕了才能知道动脑子,而不是像某个傻子一样战时就知道冲锋陷阵!闲下来就滥杀无辜。”

    说到这里,他还笑了笑,但是方猛的冷汗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他哆哆嗦嗦的说道:“宗主,方猛知罪,还请宗主饶恕。”

    “你是有罪,不过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这次行动由你做先锋指挥官,你可敢?”

    “我敢!”听到有仗可打,方猛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他并不在乎对手是谁,他的目标只有两个,将对方打死或者被对方打死。

    “我们观望了半个月了,你们也都跟我汇报说没有什么异常情况,那么就证明此刻猎魔者正是几百年来最疲弱的时候,百余年来,我们努力的渗透进去,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如今敌人弱而我们强,他们的两大战力又同时负伤,此时不上,还再等待着什么呢?”

    众人已经明白了宗主的心意,具都盘算起了自己的底牌和战力,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一仗几乎是必胜的局势。

    只有那位军师若有所思,最终还是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我宣布,作战计划正式开启,方猛为前路先锋,带领一千精英弟子进入京城区域,等待命令。赵为、周创,联络各地分盟,准备接应......”

    众人领命而去,大厅中就剩下了宗主、军师和那个呵止方猛的男子,以及坐在圆桌最南边的一个人。

    “秦铸锋,这么多年来猎魔者的线索一直掌握在你手里,如今该是收线的时候了,传我命令,所有潜伏在猎魔者内的弟子,还有倾向于我们的人员,一律全员待命,等时机一到,全都集体行动,这次我要一举将猎魔者打到万劫不复”

    秦铸锋领命退去,宗主又对军师说道:“我知道你对这次的机遇存有疑虑,说实话我也感觉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可是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如果错过了不知道又要等待多少年,现在这个局面,哪怕是个陷阱我也要赌上一把了。”

    “宗主所言极是,您放心就算我拼了这条命,也要助宗主完成我宗的大业。”军师深施一礼,他感谢宗主对自己的信任,哪怕是所有人对他有偏见,宗主还是愿意跟他解释自己的理由,这就足够了。

    “这次战役离不开你,你就去前线做第一指挥,我让昭儿给你做副手,放心的去做,我知道那些老人对你有意见,此去你持我这柄剑,任何人敢于非议或者不遵军令,都可将其直接斩杀。”宗主解下佩剑,递给了军师。

    “谢宗主信任,我必将获得胜利。”军师接过佩剑,感激的看了宗主一眼,转身离开。

    如今厅中就剩下二人,宗主沉吟片刻,开口道:“洪梁,知道我为什么将你留下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