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2章、内战(10)
    随着一声问话,宗主从灯光后面走了出来,正是那日在万罗岛上与于越川针锋相对的徐朝阳。

    台阶下面,洪梁躬身站立,早已没有往日擎天梁的风采。

    “属下不知。”

    “洪梁,你虽然已经离开了丐帮,但是相信在帮中你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且从情报上看,丐帮此次的内乱并没有公开,对外只是声称你洪大梁病重修养,所以说你的举动也许能左右这场战役的的胜负。”

    “宗主您是说.....”

    “去向各大宗门求援,以你丐帮擎天梁的身份,游说他们。”徐朝阳说道:“现在猎魔者内乱,武道界中人人自危,不知道这次的战斗会不会影响未来华夏各门派的发展,只要你去寻求帮助,声称猎魔者此次内乱如果让于越川成功,他将一扫武道界,让华夏只留猎魔者。”

    洪梁喜上眉梢,若是按照宗主所说,一旦计划成功了那么整个武道界将和猎魔者不死不休。

    “你只需要说服几个小门派即可,在得到他们的帮助和我们在适当给点好处,许点未来的规划,几场战斗下来自然会吸引那些所谓名门正派的目光,你别看那些人一个个道貌岸然的,但是在利益面前又有几个人会坚守所谓的正义。”

    徐朝阳的话让洪梁微微皱眉,他曾经也是“名门正派”中的一员,虽然如今加入了万寿宗,但他内心里还是十分不屑于这些邪魔外道。

    “怎么,你不愿意去?”看出了他的游戏,徐朝阳冷声说道:“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这只队伍也只不过是个后备,有没有都一样。”

    洪梁悚然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擎天梁了,现在他只是一个刚刚加入万寿宗,被宗主赏识的小角色,自己的姓名可全掌握在眼前这个男子的手里。

    “宗主,属下愿往,势必完成任务。”

    洪梁退下后,徐朝阳坐会椅子上暗暗思索:从各个方面来看,这都是一场真切的内乱,如果是猎魔者布下的圈套,那这个成本也太大了些。

    ......

    京城,猎魔者总部,中枢。

    “大人,西部战区传来消息,声称愿意拥护大人,重组猎魔者,斩杀一号身边的奸佞。”

    于越川面前,通讯员兴高采烈的汇报者战况,自从他复出以来,凭借着极高的威望和这些年在猎魔者中掌握的实力,如今已经稳稳的压住了局势,甚至跟他齐名的焦炎都重伤败退,据说如今只剩下了一口气。

    而那些摇摆不定的军区长,如今也迅速站队,在他们看来说获胜都无所谓,只要不影响到自己的实际权力就好,他们坚信只要于越川不是个傻子,就不会拒绝他们的示好。

    距离上次的大战已经过去一周了,这一周里西部和南部军区都已经向于越川表示投诚,只有东部军区还没有做出任何表态。

    至于北部军区,他们坚定地站在了焦炎的身边,誓死捍卫着最后一道防线。

    “好,如此一来我们就有和焦炎决战的资格了。”于越川面色惨白,原来的一头黑发如今看来已然是花白一片,面部居然有皱纹浮现。

    上次和焦炎的一场大战,他虽然获得了胜利,但是也并不好过,那焦炎和于越川齐名,实力上也是九阶巅峰的存在,虽然在最终败下一招重伤遁逃,但是奋力的一击也将于越川的经脉给重伤到了,如今的伤势恐怕几年内是无法回到巅峰的实力了。

    “调东部军区进入京城范围内,屯兵南边的安河,南部军区进入北边的沙漠,不要跟那些叛逆交手,只要牵制住他们就好。”

    安排好后,于越川一阵咳嗽,指缝间鲜血不断的流淌出来。

    算了算时间,也是该决战的时候了,这一个月来的侦查和战斗,那些怀有异心的人渐渐浮出水面,有几个地区的分部也是蠢蠢欲动,其动向昭然若揭,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大鱼进入了伏击圈后,就是收网的时候了。

    盘算好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所有情况,他又是一阵猛烈地咳嗽,于越川心中苦笑:这焦炎下手也太狠了些,都说了是做戏还如此的认真,看来他还是没有忘了那件事啊。

    其实不只是焦炎,他有何尝能忘记,又怎么能把那些恩怨抛之脑后。

    于越川挣扎着站了起来,拒绝了手下的搀扶,肚子走进了办公室内。

    剑圣的办公室处在中枢最里面的位置,旁边就是总控室,在他的办公室内,没有召唤任何人不得入内,就算是一号也不可以。

    关上门后,启动了禁制阵法,于越川走到内室,在墙边一番操作,一扇暗门在地面上悄无声息的打开了,门里是一个向下的楼梯,幽暗深邃,不知道通向何处。

    顺着楼梯走下去,两边并没有灯,但是墙壁上都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如果谢步东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种墙壁和万罗岛上囚龙阁内的灯光是一样的。

    通道并不深,在向下走了大概百余步后就到达了底端,映入眼帘的是一扇合金大门,于越川验证身份后,大门自动打开,进入其中又是一条向下的通道,如此三次后,才到达密室之内。

    密室里和上次不一样,现在除了部长陆吾外,参谋部长陈伦也在其中,大门打开时,陈伦好像在和部长争执着什么。

    “。。。。。。这样危险太大了,如果万寿宗不上当,那我们的损失将无法弥补。”

    “老陈啊,你还是这么好冲动。”于越川笑着走了过来,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后说道:“你说你都已经是个死人了,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战役结束不好么,非要去费心琢磨这些事情,如今计划已经启动了,任何人都无法将它停止下来。”

    看见于越川进来,陈伦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情绪,一周前中枢突然被攻破,这完全出乎焦炎的意料,按理说必须三人以上才能停止的防御阵发怎么可能突然就失效了呢,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于越川冲到他面前,一剑就把他的头颅挑飞了起来。    陈伦还记着那柄剑划过颈部的锋利感,还记得脑袋飞起来最后看见自己身体的最后画面,等他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身处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了。

    于越川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穿了过来:陈伦,我是万寿宗的卧底,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沉浮我,或者死。

    面对威胁,陈伦凛然不惧,只是让他惊心的是于越川居然真的是猎魔者中的叛徒,当时他狂笑不止,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大声唾骂,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可是谁知道寂静了片刻后,房间内亮了起来,围在陈伦身边的除了于越川这个“叛徒”外,居然还有部长陆吾。

    如果说于越川叛变,陈伦勉强能相信,但是说陆吾叛变,打死他也不信,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了,这一切是这两个人布下的一个局。

    接下来的一周,他都和部长躲在这个密室当中,通过监控视频和于越川不时传来的消息,了解了战斗情况,同时陈伦也对这个计划所动用的力量和可能引发的后果心惊不已。

    今天于越川再次出现,陈伦已经基本上接受了这个结果,就像他说的那样,计划已经启动了,任何人都无法将其停止,如果强行停下,肯定会引来更大的骚乱。

    “老大,鱼已经有动作了,接来下等着收网就可以了。”

    ......

    陈晨带着特殊事务部第三支队的人正在例行巡逻,今天是他负责警戒。

    这段时间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短短几天里曾经的大家庭猎魔者分崩离析,直属领导于越川公开宣布火德星君焦炎叛变,于是内战开始了。

    这几天里陈晨带领着队员,配合着中枢的防御部队几次将大批的敌人击退,但是自己身边的人也损失严重,曾经百人编制的第三分队如今只剩下了四十多人还有战斗力,其他队员要么战死,要么就是重伤等死。

    他不理解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闹到如今这个局面,作为特殊部门的管理者,陈晨也能感觉到这场内战并不是谁叛乱的原因,而是因为权力的更迭。

    权力啊,真不是个好东西。

    陈晨摇了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在脑后,作为一个军人,他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首长的话就是命令,至于敌人是谁,因为什么而战,这些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一周前的攻击被击退后,这段时间里非常的平静,听说焦炎被剑圣大人重伤,如今已是危在旦夕,恐怕没有余力再来偷袭了,虽然如此,他也不敢放松警惕,一方面巡视着防御部队的警戒哨,一方面把自己仅剩的队员安置到一些重要位置。

    夜空中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预示着今日是元宵佳节。

    “去年的节日我还是和大家在海上度过的,没想到今年居然是这么一个场景。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还能不能再看到明年的月亮。”

    “希望一切安好吧,我宁愿死在海中,也不想死在内战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