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27章 老元要去金国
    五兄弟也启程离开若都城了。

    在分道扬镳之前,宇文礼看着他们四个人,“你们回去挑几个人,潜入金国,凡事多盯着点,咱不出手,但是必须要保证知道他做的每一件事情,这些人负责盯着,你们也不能随意出手,要订立一条动手的标准,那就是他打算做伤害阿妹的事,在他打算要做的时候,就要动手,不能等到他真的做了,那就迟了。”

    “知道了,大哥,这事交给我。”汤圆道。

    “好,那你们自己也保重,有时间回京看看爹妈,他们想你们。”宇文礼说完,便策马离去了。

    四兄弟看着大哥绝尘而去,心里都有些伤感,他们也想爹妈,想回京团聚了,但是,边城需要真正的安宁发展,他们才能走。

    但是,很快了,再给他们两年的时间。

    宇文礼马不停蹄地往京城赶去,在他抵达皇宫之前,安王的飞鸽传书先抵达了。

    老五看了信,气得浑身发抖,一掌拍在桌子上,“他真是活腻了,算计我女儿?疯了不成?我瓜儿才十一岁,他就册封为后,连朕都想糊弄过去。”

    元卿凌拿了信看了一下,蹙眉,“这闹得,也过分点了。”

    “穆如,叫冷静言来。”老五喝道。

    “是!”穆如公公在旁边瞧着,也心头沉了沉,金国皇帝是想屁吃了吗?他公主是不会嫁到金国去的,那么远,一年见不到一次,谁能愿意啊?

    元卿凌问道:“你想怎么样?”

    宇文皓眉目横怒,“还能怎么样?总不能打过去,去一封信,让他收敛一下,也阐明朕的态度,想娶朕的女儿,休想。”

    元卿凌松了一口气,还真怕他冲动。

    但她觉得小皇帝怎么那么鲁莽?泽兰才十一岁就封后,这对泽兰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往后关注她的人会很多,他如果真的关心瓜儿,怎么没想到这层上去?

    本来瓜儿对他的印象不错,现在弄得她和老五都不是很喜欢,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不过,她转念一想,小皇帝这一招也算是聪明的,至少,让老五强烈地知道他的存在,从而老五也会特别关注他,如果他以后做得好,治国甚至做人方面都很出色,不排除老五会特别赏识他。

    这样的兵行险着,除非他对自己特别有信心,否则必败无疑。

    这样做很傻啊。

    她一直想去一趟金国,看能不能采到冰虫子,因为老五现在属于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后遗症,出现后遗症如何解决,完全没有头绪。

    不能这样毫无把握,心里很慌。

    或许可以趁这个时候,去一趟金国。

    她想了想,道:“你别太生气了,现在他做了什么事情不是关键的,关键是我们的女儿怎么想,或者她会不会吓坏了,老五,我去一趟若都城,我想陪她半月,好吗?”

    宇文皓听她这么说,也紧张起来了,“对啊,她才十一岁,这事闹得其他国家的人都知道了,她肯定会害怕的,要不,朕陪你去一趟?”

    “你就不要去了,你才回来,一国不能总是无君啊,我去就行,而且这种事,闺女肯定是跟妈妈说的,你在反而不方便,她可能不好意思说。”元卿凌道。

    宇文皓想想也对,想起女儿可能会因这件事情睡不安吃不下,心里就焦灼得很,“行,那我叫人帮你准备准备,明日就去吧。”

    “好。”元卿凌点头。

    她转身出去,刚绕到御花园,便听得绿芽一脸惊愕地走过来,她问道:“怎么了?”

    绿芽还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见元卿凌问,忙福身回答:“娘娘,方才湖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湖水搅动得厉害,还飞溅了好多出来,可吓人了。”

    “是吗?”元卿凌闻言,快步往湖边走去。

    到了湖边,湖水还仿佛沸腾了一般,汩汩地冒,湖水溢出,边上的泥土都湿润了。

    她蹙眉,老五方才发怒,有关系吗?看来,还真要快点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她真的特别担心,如果说他有什么异能,也要学会控制才行,之前听瓜儿说过金国皇帝懂得御水之术,他是如何控制的?这事闹得,还要跟他取经。

    要是被老五知道,估计又得水患了。

    而且,如果老五知道他是因为金国的信沾了冰虫子,才会导致他差点丢了命,估计会更生气。

    冷静言被宇文皓传召进来,草拟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命人快马加鞭送去金国。

    这件事情,确实让老五很堵心,愤怒不已。

    傍晚,宇文礼回到京中,直接就进宫去了。

    他回来的时候刚好是老五余怒未消的时候,或者说是想想更生气的时候,宇文礼来到御书房,穆如公公劝他先不要进去,但宇文礼还是进去了。

    他估计是爹爹知道金国小皇帝宣告天下他要娶瓜儿的事了,爹爹一定会生气,他进去让爹爹骂一顿,让他消消火,正合适了。

    他进去御书房之后,把门关上,单膝跪下,“爹爹,我回来了,我擅离职守,给您请罪。”

    宇文皓正怒火中烧,见他回来,倒也没迁怒他,看着他道:“解释。”

    宇文礼想他既然已经知道,也就没必要瞒着了,道:“儿子去了若都城找妹妹。”

    宇文皓眸色温和下来,问道:“你是知道了这个事情,所以赶过去是吗?”

    “是,那会儿爹爹没在京中,所以我没来得及告诉您。”宇文礼道。

    “还算你疼妹妹,起来吧。”宇文皓道。

    “是!”宇文礼站起来。

    宇文皓也走了下来,父子两人进了内室,在罗汉床坐下,便马上问他,“你妹妹是不是吓坏了?”

    “吓坏倒是没吓坏,但是,估计有些想不通金国小皇帝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爹爹你放心,我已经跟瓜儿说了,让她三十岁之后才考虑成亲的事。”

    宇文皓一怔,“三十岁?三十岁的话,会不会变老姑娘了?”

    “不会,妈妈那边好多女子都是三十岁才成亲的,爹爹难道不想把妹妹留在身边久一些吗?”

    宇文皓顿了一会儿,“想是想,但是三十岁就有些老了啊。”

    “不老,合适了。”宇文礼坚持。

    三十岁心智才真正成熟嘛。

    太早恋爱或者成亲,就容易被荷尔蒙驱使,做错决定。

    老五到底没接受太多的现代文明,不能想象一个好端端的女子三十岁才成亲。

    当父亲的心,其实真好矛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