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25章 应该对我更好
    江小白以为萧肃会自己开门进来,反正他有钥匙不是么?谁知道她把他赶出去以后,外面居然很快就安静了,之后她等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反应。

    想到这里,她觉得有些奇怪,这货难道真的那么听话自己打地铺去了?

    两分钟后,江小白蹑手蹑脚地打开了房间的门,悄悄探出一颗脑袋张望着,门口没有萧肃的身影,她只好朝外面轻轻地走,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了睡着的萧肃。

    他像是困得很,躺下来就睡着了,双手互抱地躺在那里,被子只盖了一半。

    看到他这个样子,江小白心里忽然有些难受起来。她刚才给他的,是春秋的被子,但现在是冬天,她还以为他会抗议呢,谁知道他居然躺下来就睡着了。

    江小白在萧肃的身侧蹲了下来,安静地看着他的眉眼。

    是最近加班工作太累了么?所以才会这么困,困到什么事情都不想,又或者是因为那个女生婚期将近,他故意用这种忙碌的方式来催眠自己,这样晚上就可以累到躺下就睡,而不去想任何其他的事情。

    想到这里,江小白心里既酸又涨,有点心疼他,又觉得极不舒服。

    她缓缓地伸出手,想去触碰萧肃的眉毛,结果手指才刚刚碰到他,萧肃便倾刻睁开了眼睛。

    “又想干什么?”

    他陡然睁眼,把江小白给吓了一跳,所有的动作就卡在了原地,“呃,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又醒了?”

    萧肃的眼神看起来很清醒,好像刚才睡着的他只是一个假象。

    “你这么折腾下去,今天晚上我们恐怕都别想睡了。”

    听言,江小白撇了撇嘴:“你这是怪我的意思咯?我不是跟你解释了,我前面不是故意踢你的,我那是在做梦,我不小心的啊。”

    “那现在呢?”萧肃反问,缓缓地出手抓住了她的手指头,“你又想做什么?”

    他虽然身上盖着春秋的薄被,可是身上的温度还是很高,倒是江小白一直折腾,可是手却是有点凉凉的。

    江小白看了一眼被他抓住的手指,抿了抿唇,然后道:“把你赶出来了以后心疼你了呗,我还能想做什么?难道我还会加害你不成啊?”

    加害他萧肃倒是没想过,只不过小白一向古灵精怪,鬼点子也多,谁知道她下一秒会做什么?

    “心疼我了?那让我回去睡?”

    “你真睡得着啊?”

    “很困。”

    “困?你这是困的样子吗?每次看我的时候都那么清醒,我看你根本就是在装睡,心里想着那个人。”

    其实,如果不是江小白提,萧肃还真的没有想。她都要结婚了,而他最近工作的确挺忙的,他是喜欢过她,但很多事情就算是伤心难过也改变不了结果。

    而且喜欢了那么多年,也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

    他无奈地看着她,“你既然知道,又为什么还要说出来?”

    果然如此,江小白看他亲口承认,随即冷笑了一声。

    “你说出来,就是在提醒我。”

    “什么叫我提醒你?我就算是提醒你,也是在提醒你不要一直挂念她,人家明天就要结婚了,到时候就是别人的老婆了,我是在提醒你死心才对,谁让你想着她了?”

    说着说着,江小白又有点生气了,情绪激动得不行,索性在地板上坐下来。

    “算了,我看今天晚上是睡不着了。”

    见她坐在地板上,萧肃也躺不下去了,索性坐了起来,“起来吧。”

    江小白坐着没动。

    “这么冷的地天,坐在地板上会着凉的。”

    “着凉就着凉呗,反正你也不关心我。”

    “谁说我不关心你的?”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不关心我,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萧肃抱起来放到了沙发上,那张薄被也披到了她的身上,然后萧肃在她的身畔坐了下来。

    “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江小白将被子卷起来,虽然语气上很嫌弃,可是身子却下意识地往他的身边靠,别扭地道:“你不冷吗?被子分你一半?”

    听言,萧肃看了她一会儿,掀开被子钻进去,两人共用一张被子。

    萧肃身上的温度挺高的,挤在一起没一会儿就热乎了,江小白索性整个人靠在他的肩膀上,“说吧,要跟我谈什么?是不是谈你的心上?”

    “当初我跟你说的,是尝试交往对吧?”

    听到他说这个,江小白心里一阵咯噔,警惕地看着他,难道他是觉得自己这样闹开始烦了?要跟自己提意见,或者是跟她提分手?

    她没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最近这段时间,我也有在学怎么当一个男朋友,但是最近公司的事情有点多,所以可能忙得疏忽你了一些,至于我心里想的,你肯定都清楚,我不会说谎也瞒不过你。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都负责下去,如果中间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实在委屈,那……”

    “你什么意思!”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江小白整个人就不好了,“这才多久,我才闹了一下,你就想跟我说分手了?”

    听言,萧肃皱起眉:“我没有要说分手。”

    “你没有?那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从侧面上听着,你就是要分手的意思?”

    “不是要分手,我是觉得如果你委屈的话,那我也不愿意这样一直亏待你。”

    江小白直接怼他:“我觉得委屈,你不是应该觉得愧疚,然后加倍地对我好,这才是正确的方向啊?你听听你说的什么鬼话?”

    被她这么一说,萧肃忽然也觉得好像说的还挺对?

    的确按照她说的办法会更好,于是他严肃地点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以后就这么做。”

    江小白看他一脸严肃的模样,心里这才舒坦一些,“算你识相。”

    这男人果然要教导,你不教导他,他就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办事,她这段时间也算对萧肃进行了一些指教,经她江小白手出来的男人可能不就这样随便就放跑了,要不然就是造福其他的女性。

    她才没有那么傻。

    “说好了?那现在可以睡觉了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