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72章 上天巡查
    “好锋利呀!”诸葛凤颜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了一跳,紫雷之前她也是见过的,紫雷虽然同样锋利,却根本不可能在如此轻描淡写的情况下发挥出这么霸道的能量,随意对于她的惊讶其实我是一点儿都不意外。

    我面露微笑的拿起了不二:“说出来你可能都不相信,这木刀是姬轩辕现场帮我制造而成的。”

    诸葛凤颜闻言,眼神略显羡慕道:“其实我倒是很想亲自见一见姬轩辕究竟长什么模样。”

    “是吗?凤颜,你怎么当着我的面儿说想见别的男人呢,难道不知道这样我会吃醋吗?”我一脸玩味的望着面前的美人。

    “讨厌,我什么时候当着你的面儿想过别的男·····”然而,她的话根本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双唇给覆盖了。

    那天,诸葛凤颜在我的房间里一直待到第二天早上才出去。

    这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放在有些人的眼里,则显得五味杂陈。

    “大小姐,您还是看开点吧。”赵飞燕望着面前一个劲儿的揪着花坛前绿叶的轩辕雪痕,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轩辕雪痕目视着从我房间里面走出来的诸葛凤颜,紧紧的抓了一把绿叶,幽怨道:“难道是我长得不够好看吗?还是说男人其实都像他一样这么花心?”

    赵飞燕轻咳了声,拨弄了一下耳边的垂发,有些尴尬的回答道:“其实还真被大小姐说对了,天底下的男人其实都一样呢,不过,我倒是觉得社长大人身边女人多一点好像也没什么,毕竟这天底下如他那么优秀的男人好像也并不多呢。”说到这里,她自个儿倒是忍不住偷笑了起来,惹得站在花坛前的轩辕雪痕心情更不好了。

    瞧着轩辕雪痕真的生气了,赵飞燕一脸无奈的上前哄她,虽然在这国道社里,两人其实并没有尊卑之分,可有些东西其实早就已经深深的刻在了骨子里,甚至会伴随一个人一生。

    “老大,我刚才瞧着张建东那家伙收拾行李跑了,你说这小子会不会是想当叛徒啊?”我这边刚起床呢,黑曜这家伙便从外面呼啸着赶了过来打张建东的小报告,我一脸郁闷的朝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张建东会不会当叛徒我不知道,你要是再不抓紧时间提升自己,我就得一脚把你给踢出去了!”一看到黑曜我便想到了姬轩辕脚下的那条牛逼轰轰的金龙,黑曜这家伙现在怎么着也得有两千多年道行了吧?再不济也是条低级的黑龙啊?可他倒好,整天就围着黄安慧身边转,满脑子那些个小九九,压根就没想到提升,所以都过了这么久了还是条蛟龙,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黑曜瞪大着眼睛望着我,估摸着我来的这么一手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啊?

    瞧着他一脸吃瘪的模样,我一本正经的拿起了泡着枸杞的茶杯喝了口茶,朝他询问道:“怎么?他们可都是去副社长那里领取自己所保护的目标人物了,你呢?难不成你是想留在这里保护我?”

    “这咋可能啊?老大压根就不需要任何人保护啊?老大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了,肉身成圣,陆地神仙呢。”

    我恍悟的点了点头道:“这样啊。”随即不解的望着他道:“那你还留在这里干啥?”

    黑曜顿时郁闷不已,不过在我面前他是不敢说一个不字的,所以当时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

    望着黑曜离开的身影,我忍不住在心里面摇了摇头,希望这家伙能够明白我的苦衷吧。

    当天下午,钦天监由中北海下发了关于天空窟窿的监测报告,报告中称上午十点钟左右曾经监测到两股奇异能量曾经出现过,碍于技术有限,暂时还没办法得知究竟是外来的能量还是内部能量。

    这个通报看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大事儿,可任何关于那俩窟窿的消息在我看来都不是小事,内部的问题再大那也不是问题,一旦有外部势力掺杂进来了,那再小的事情也是大事。

    所以,我紧急的联系了另外两部一队,两部自然是guo安与民调局,至于一队,则是四象大队,因为尊龙一直在闭关,所以,四象大队暂时是由斩龙代理的。

    上官轻与昝喜川俩因为之前的夜袭造成的损失苦不堪言,这会儿又上面又传来了这么个消息,两人对此都保持沉默,毕竟,那里的任何事情其实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了,这一点其实我也能够理解,倒是斩龙那边给了确切的消息,会在今晚上亲自搭乘气象气球靠近窟窿边缘一探究竟。

    斩龙的这个决定其实非常冒险,因为那个窟窿其实已经是连接高纬度世界与低纬度世界之间的通道了,所以,我决定晚上陪他一起上去,这样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相互之间还有个照应。

    对此,性格向来高傲的斩龙这次并没有拒绝,毕竟,他也很清楚那里的危险等级究竟有多高。

    临近傍晚的时候,我安排好手上的琐事,恰好迎来了斩龙,我们一起在国道社里吃过晚饭后,便一起驱车前往赋能大厦,没辙,那个高度除了黑曜之外似乎也只有赋能大厦上面的直升机能够接近了,而前者则被我一句话给撵走了,所以这会儿只能我们自己搭乘飞机上去。

    而赋能大厦其实并不属于国央,而是一座私人性质的大厦,为了保密性,我直接让李焱带人过去将整个赋能大厦给封了,至于借口是什么,也就不是我们能够关心的了,上者劳人,中者劳心,下者劳己,古往今来都是如此,当老大真爽,当老大真香。

    赋能大厦天台上,时间,晚上九点。

    坐在直升机上,我朝一旁的斩龙询问道:“你真的会开?”

    斩龙自信满满的朝我做了个ok的手势,而我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傻眼了。

    “那咱俩是不是就在窟窿附近溜达一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