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24
    卸下景服,曲睿笑起来有些滑头样儿,话也多,特能逗女孩儿。

    王羊没心思跟他说别的,就想问问考景校的事儿。

    曲睿微笑着垂眼,手里搅弄着咖啡,

    “熟人是有,可我那时候都花了不少钱……”

    “花钱是应该的呀,只要能把人弄进去。”王羊这时候也是“成事心切”,真把些机灵警惕性丢脑后了,也莫怪后头柯秒吼她“不长脑子”。

    曲睿又跟她讲了好些“这事儿难办”,但,每个话尾又都给她希望……最后还是王羊干脆,“你就直说吧,多少钱能拿下来。”

    曲睿看她一眼,比了个“三”,

    “三十万?”王羊望着他,曲睿点点头,“行!三十万就三十万,只要人能正规进去。”柯秒之后就吼她呀,“你自己还是在这个教育行业的,难道什么叫‘正规’不清楚?鬼迷心窍了吧!”也是,王羊最后哭死也没用,这会儿她就是鬼迷心窍了呗,也是太相信曲睿这身景服了……

    第二天,王羊就给曲睿打去了三十万。

    ……

    多多进来,父亲正和几个高参议事。

    “你们看小兵的态度如何,”梁相问,

    “我觉着他还在观望,”

    “是,梅小兵向来貌似保持中立事外,其实精得很,长巷事件就可以看得出来。”

    “我觉得还是得先发制人,把握住他……”

    高参们各个给出意见。

    梁相点点头,“小兵是个脑子转得特别快,有时候又特别会出奇制胜的人,这次其实是个好机会,”梁相望向一旁江联,江联一点头,说,“他的西南鍕区正在整合,原西六、八、九师都要划归他的部下。今天咱们也听了他的后勤报备,他的原部是肯定没问题,清清楚楚,但,这些新划归进来的,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又正值西京州长换届,咱们可以趁此之机,下派一个得力之人,好好查查他的账……”

    均点头表示此方很妙。

    梁相却又开口,“只是西京本人才济济,你看小兵身边的人,就一个笔记丫头都这么厉害……对了,你去问过没有,”又看向江联,

    江联恭敬一点头,“问过了,许咨存也不愿多说。”

    梁相笑笑,“看看,他的人才是很难挖过来的。”

    远坐几步的多多听此,是垂下眼眸的……

    梁相这时也看向儿子,“多多,”朝他招招手,让他坐跟前来。多多听话,坐到父亲身旁。

    亲近梁相的人都知道,其实梁相特别喜欢自己这个小儿子。也是,别看多多在外一片混气,胡作非为。但,真正了解的,才清楚,这都是“鱼目混珠之术”,真实的多多万分才谋,他才是梁相身边最大的智囊!

    “你刚才也听了这些,有什么想法。”梁相微笑问儿子,

    多多一改在外的“混账气”,沉稳开口,“我同意派一个人去西京细查梅小兵的账目,但这个人必须心正气正,本在朝堂之上就有口碑。一来,这样,他查出来的账目才服众;再,这样的人,梅小兵也能很快认可,不会在任命上多加阻挠。”多多沉了口气,再出口之言微带笑容,“刚儿江叔也说了,梅小兵自个儿的账肯定是没问题,但保不齐儿这些新加入的叔将爷将……我反正是听说梅粒正下去调和,不好弄。”

    大家再次均点点头表示“未来可期”。

    梁相也很满意,“那你心目中有人选了么,”

    “程春。”

    多多脱口而出,看来,确实早有谋算。

    ……

    多多从父亲处出来,就掏出了手机,“给我把《长生殿》剧组全部拉来‘承阳楼’!”

    “啊?可《长生殿》这几天正在郭嘉大剧院,元?在……”

    “拉来!”多多挂了电话。估摸对方也没见过多多如此坚决的态度,怎么着也得办到啊!

    接着,多多又拨通了一个电话,这次,声音温柔许多,

    “……你过来,还是上次那个承阳楼,肯定是好戏呀,你下午就回西京了……”

    不错,是王羊。

    “不去了,我不知道怎么开车过去,绕死人。”王羊这时一心还想着景校的事儿,再说下午他们就随巳令回西京了,是没兴致出来。

    “用导航,一会儿不就过来了,”

    “上回导航导一条路,明明可以直行进去了,哪知还被人给拦出来了,说我逆行?气死人,”

    “不气不气,这回还开这条路,保管没人敢拦你……羊儿,我这就去承阳楼等你啊,你不来,我可亲自去接,反正梅叔叔也晓得咱两的关系……”

    这一说,王羊敢不来嘛,只得开着车再来那家戏楼。这回呀,她照样跟着导航驶进承阳路口,真别说人敢拦她,恨不能一路再无它车,她横着开都行!

    ……

    这家戏楼叫承阳楼。比起京里那些老牌顶级豪华戏楼,算寒酸的。但它之后可不得了,越发展越红火,说起来起源就得感谢王羊这“初来京诚”无意一搜,搜到它家……鸿运来了就是没法挡儿,承阳楼的老板做梦也想不到,这样的顶级大戏,专场演给元?看的超豪华阵容大戏《长生殿》有一天会来他的承阳楼演!——激动得流泪呀!

    这么多角儿云集,还不是纳闷儿,谁这么大派头请得动一整出戏的幕前幕后全阵容前来——再一看坐在下方唯一的观众……都了然,原来是多多,那就无可厚非咯。

    王羊下车来,她反正无觉,戏楼还是那个戏楼,人少照样人少,毕竟第一天她来看戏多多就清了场,为她一人的专场。

    多多框着她手臂进来,跟闺蜜一样边小声嘀咕。王羊到底是个好玩儿的,进来一看这显然比上回华丽太多的舞台,肯定心情大好呀。再说多多还给她备了一桌儿符合她重口味的稀奇小零食……王羊嗔他,“你不必对我这样,只要不欺负我就好。”

    多多捧起她脸蛋儿,亲亲她眉心,真的深情地,“羊儿,我以后定把天下最好的都给你,你值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