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二章 杀皇上
    “彭”

    戚子娴被扔进了铁笼中,她的从天而降,吓得野狼们都跳向角落。https://

    惊吓过后,恶狼看清是一个大活人,立时张牙舞爪的扑上去,对着戚子娴的身体发了狂的撕咬着。

    “呃呃……”

    被群狼的撕扯着身体,戚子娴瞪着着的双眼中流出血泪,她的嘴被堵着,沉闷的低吼从她的喉咙中发出,听得人毛骨悚然。

    一只狼一口咬上她的脸,生生将她脸上的皮肉和嘴里塞的袍袖都扯下来。

    “啊……”

    她终于发出声音,那凄厉的尖叫萦绕于大夏皇宫的上空,不绝于耳。

    所有人都静默的看着铁笼中被群狼撕咬啃食的戚子娴,无一人为止感到可怜。

    独孤晟骑着玉狮子,他身后是虎啸军,护着一辆马车,与朝中众臣缓缓向大夏皇宫走来。

    他看到了姬珑玥将戚子娴从城楼上扔下来,听到了戚子娴凄惨之极的叫声。

    他英俊绝美的面容上,泛着淡淡的愁绪。

    一切的悲剧,都是因为他识人不清,他深感愧疚。

    站于城楼上的姬珑玥看到了独孤晟,她微眯起美眸。

    她身边的乞活军也看到了,有人向下面喊。

    “全军戒备。”

    下面的乞活军听闻,皆转头看向身后,立时摆开阵形,个个眸中泛着汹涌的杀意,做好了要进攻的架势。

    “皇上驾到。”一声呼喝传来,马车帘子被撩起,两名虎啸军将皇上从马车里抬下来。

    李猛扶着独孤庆,带着众将士来到皇上的面前,跪下山呼:“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独孤晟身后的朝官们急急上前,向着独孤庆行礼,:“参见太子殿下。”

    “父皇,儿臣无能,没能保护好您。”独孤庆看着夏皇,眸中泛泪,愧疚不已。

    夏皇脸色惨白如纸,不过短短几天,他竟已满头华发。

    他看着独孤庆,摇了摇头说:“一切都是朕的错,是朕引狼入室,朕就是大夏的罪人。”

    “皇上,臣惶恐。”朝官们也在自责,没有阻止戚子娴的恶行。

    独孤晟无心看夏皇与朝官们的忏悔,他下了马向皇宫走去。

    他的目光一直看着城楼上的姬珑玥,她亦如此,但,他看到了她眼中的强烈的恨意。

    “杀了他。”蚩龙一声大喝,乞活军皆冲向独孤晟。

    厉铖与冥王以及虎啸军皆挡在独孤晟的面前,眼见就要与无所畏惧的乞活军打起来。

    “都给本王退下。”独孤晟一声厉喝,厉铖与冥王等人皆担心的看着他。

    “乞活军列队。”香凝一声大喝,乞活军收敛杀意,立集合成整齐的队列。

    蚩龙瞪向香凝,说:“你干嘛,今天可是给师父报仇的日子,就应该一次都解决了这些杂碎的。”

    “小姐有令,独孤晟,她自有安排。”香凝说。

    姬珑玥从城楼上走下来,她面色沉沉,走到自己的马前,刚要上马,一道白色的身影闪到她的面前。

    “嘶!”照夜玉狮子跑到她的面前,用头磨蹭着她的肩膀,很是亲昵,欢快的打着响鼻。

    “走开。”她冷冷看着玉狮子,推开它的头,翻身上马。

    玉狮子抬头看着她,大大的眸子里充满了委屈,又用头去蹭她的小腿。

    “听不懂话的畜生,滚开。”姬珑玥扬起鞭子狠狠抽打在玉狮子的身上。

    “嘶!”玉狮子一声嘶鸣,终于离开了姬珑玥,它不停的打着响鼻,摇着头,似乎委屈之极。

    独孤晟上前拉住姬珑玥的马,看着她说:“丫头,你们谈谈吧。”

    “我与你没什么好谈的。”姬珑玥说着便拉马走开,独孤晟却是紧拉着马绳不放手。

    姬珑玥扬起马鞭,使足的力气抽向独孤晟。

    独孤晟一动不动,承下了她这一鞭,他的半边脸颊被抽出一道血淋淋的血口子,立时有鲜血流出来。

    然,他的手依然拉着她的马,姬珑玥拿起千机杖,轻轻一转,千机杖变成一把长枪。

    那锋利的枪尖就抵在独孤晟的脖子上,姬珑玥说:“独孤晟,一月后你来寒山,我们做个了断。”

    “丫头,我现在就想和你说,四年前的事,其实……”

    姬珑玥眸光迸射着戾芒,手上长枪猛的翻转,枪毛狠狠砸向独孤晟。

    “亲王。”厉铖一把将独孤晟拉过来,险险躲过长枪。

    独孤晟看着离开的姬珑玥,他着急的想冲过去,厉铖死死抱着他,说:“亲王,王妃不是说一个月让您去寒山吗?你现在说什么王妃都不会相信的,一个月后等魔星来了,到时你什么都不用说,王妃一定会回到您身边的。”

    “亲王,请您理智些,王妃她真的会杀了您的。”冥王说。

    他们这边说话时,姬珑玥已骑着马走向夏皇。

    太后一直在马车里,她撩着车帘早就看到了姬珑玥,她很想见姬珑玥。

    但看独孤晟上去与她说话,太后便在马车里等着,见姬珑玥走过独孤晟,她欣喜的下了马车,来到姬珑玥的面前,一脸慈爱笑容看着她,说:“珑玥啊,你回来了,我知道你回来了,那晚,我看到你了……”

    朝官们看着姬珑玥,都惊讶之极,心中都想着这位不是在四年前死了吗?这怎么又活了。

    姬珑玥没有看太后,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坐于轮椅上的夏皇,美眸森寒。

    她纤长的手指抬起,两指着闪着银光,她一甩手,那道银光直射向夏皇。

    “呃。”

    夏皇感觉胸口一阵刺痛,低头便看到胸口上扎着一根银针,在他月白色的衣襟前,晕开一点黑红的血迹。

    “天儿。”太后眼见着姬珑玥射出银针,她惶然大叫着转身,飞扑向夏皇。

    朝臣看到皇上胸口的银针,还有那黑黑的血,有人喊道:“针上有毒。”

    朝官们挡在皇上的面前,指着姬珑玥大叫。

    “来人,她要死皇上,杀了她。”

    “我看谁敢。”独孤晟站在姬珑玥的面前,怒瞪着朝官们。

    “晟亲王,是这个妖女刺杀皇上……”

    一道寒光乍现,朝官看着独孤晟手中的长剑刺进他的身体中,他惊讶的瞪大眼睛,懵然倒地。

    “敢说本王王妃是妖女,找死。”
为您推荐